母亲对我说,你看你搞这些东西,最后什么作用也没起到,反而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何必呢,人还是自私一点好。
真好笑,我们从小听到的可是完全相反的,但一旦真的为别人做了点什么,他们又全部都来告诉你,”还是自私一点好“。

陈晃 boosted

去了趟喀什博物馆… 整个博物馆都充满着令人不适的内容。

按朝代分的模块,各个模块的主题都是“x代对新疆的管辖”,内容都是朝廷派来的官员及相关事迹文书,比如平定xx叛乱,并附上一句:“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域和x代友好往来”。

宗教模块则在整个大厅循环播放:“伊斯兰教不是西域民众主动选择的宗教,而是战争和政治强制推行的结果。”

总之整个博物馆都是由上到下、由中央到地方的俯视角度,和我从小到大学的历史也完全一致。这就非常片面,除了各都护府、伊犁将军,我完全不知道新疆还有什么自己视角的历史。此处的先辈如何建造楼宇、如何耕作食物、如何发展文化、除去和中央政府的冲突,和周边地区有什么往来、对非中原地区的探索等等。

之前一个英国人和我聊天时发现我不是穆斯林,他说“我以为你是新疆本地人”,我说我是的,他说不,你不是,就像很多小孩出生在上海并长大,他们也不是上海人。于是我意识到,确实是这样。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的认知并不是第一视角的,甚至我对她一无所知。

陈晃 boosted

唐山终于从热搜消失了,红码甩给几个程序员,河南先把气温的热搜买上,微博又回归了平静,受害者是死是活都不重要了,前几天爆发的网络冤情也不重要了,此刻热搜第一是东航回应核酸过3分钟无法登机,第二是我就买个玉米你给我讲哭了。
太多的废话已经不想说了,想起我以前总是会因为过于刺头被找去谈话,他们总是说说嘛没有什么不能说,摆出很开明的姿态,说了之后又要说“哎呀不要说了啊将来你都会懂的”,我总会追问懂什么,他们就会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摆摆手,你这个性格出社会会吃亏的。吃什么亏,你能明白吗,你能清楚吗。

我的所有男性长辈,不管平时看上去是个多好的人,面对自己的妻子都会冷暴力,而她们似乎都对此习以为常。真的很难不想杀男的。

学校、恋爱、摇滚乐、漂亮的衣服、舞动的身体、华丽的年轻人,想起这些就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陈晃 boosted

今天我妹给我发了女同学在qq空间的言论,从过去女人不被当人看,到新中国女人顶半边天,洋洋洒洒论述了小1千字:这不是性别问题,故意上升到性别问题的都是境外势力别有用心唆使,企图分裂国家。
还有小朋友在下面回复:不要把阶级斗争转移成性别矛盾。
这些孩子明年高考,她们的教导主任会说女生尖叫是为了吸引异性。
不是上一代人死完了,下一代人成人了,日子就会好起来。
这玩意儿好像是他爹地死死跟在说中文的人的血里面一样。

陈晃 boosted

可视化辱华时间

freedom house 的报告里详细列出了各个国家对海外异议者使用的手段。其中唯有中国是真的五毒俱全的。

陈晃 boosted

#跨国追捕 #异议者

哪些国家在跨国威胁自己的公民?
中国,土耳其,卢旺达,沙特,俄罗斯,伊朗。三百五十万人因此受到威胁。freedom house 2022年的报告可在以下链接下载

freedomhouse.org/report/transn

陈晃 boosted

我的朋友小乌贼说:有没有可能,核酸试剂才是公民,而我们是耗材。

陈晃 boosted

到这一步,只恨最上面那一个人的意义也不大了,因为这是全民的坏。

权力机构往下一层又一层,但凡手里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权力,它们不仅不会把枪口抬高一寸,反而把锁链铰得更紧,折磨恐吓的手段层出不穷丰富多彩。有权力的施展权力,没权力的合伙举报。

就像普京发动战争,它是罪魁祸首,但不代表士兵都是无辜被迫的,虐杀平民难道不是自发的?

讲什么下面的也无可奈何只能听从上面的命令,明明是有人享受权力放进它手里后,它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发威了。和它们共情的人,潜意识也是这种人,为它们开脱是为有可能成为这样的自己开脱。即使沉默都有罪,听话的执行者居然成无辜的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