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晃 boosted

RT:今年是内蒙最后一届蒙古语高考,是延边最后一次朝鲜语高考,是新疆最后一次维吾尔、哈萨克语、柯尔克孜语高考。

“要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

陈晃 boosted

关于1989年的运动,曾有一段时间纪念的焦点总是北京、天安门广场、名校大学生。八十年代的大学生一度被人们称为 “天之骄子”,天之骄子的遭遇必然特别引人注目,甚至遮住了别人的存在。

多年后,逐渐有不愿意被遮住的人站出来,讲述更有层次的1989年——抗议活动是全国性的,各行各业都有参与:

比如北京最严重的伤亡发生在工人团体和市民身上。工人和市民的诉求,一直被排挤和边缘化,他们的遭遇也在国际视野中边缘化。
比如发生在成都(可能还有其他地区)的、没有人纪念的屠杀。
比如一些流亡海外的民运领袖,如何行骗,如何凌霸他人。

而女性至今没有自己的1989,唯一的女性声音或许是柴玲事件和远志明强奸案,但她几乎成为一个不能提的人。直至今年终于有人打出女性主义的质问和“反共不会给鸡巴镶金”的标语。只要她们控诉运动内部的不公和侵害,她们就戴上 “帮镇压者搞分化” 的帽子……

革命与纪念革命都不能停留在最惨烈、最宏大的时刻。记录乌坎事件的纪录片《迷航》,跟踪了陆丰的村民整整十年,展示各人流散东西之后的命运,以及农村基层民主选举短暂实践之后,选出来的依然是 “贪官”,腐败的路径与选举之前并无太大区别。
如果没有这种 “令人不悦的后续故事” ,所有的革命与纪念都会沦为电影院里的感官刺激大片。

好想死啊 

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北京时间四号了。今天朋友问我想做点什么吗,我说我需要准备语言考试还有拖了好久的三篇稿子。没钱,没时间,没力气,没未来。

Show thread

好想死啊 

为了练习语言我一度无差别答应约会软件上的所有见面邀请(当然,几乎全是男的来邀请我),每周都在嗑着药背着兑酒的水壶和陌生人见面。半年过去了,我在这里依然没有朋友。完全不理解人类是怎么交朋友的,语言学校的同学们还会课后约着出去玩,好神奇啊,他们是怎么熟起来的啊。如果不是需要学语言我也不会因为没有朋友这么焦虑。干脆去住个院算了,精神病院这种地方还是相对容易跟人说上话的吧。

陈晃 boosted
陈晃 boosted
陈晃 boosted

断言:从来没见过一个真的聪明的人说自己厌蠢。

好想死啊 

每天下课后都会在厕所里躲半个多小时,不知道在躲什么,也不一定都会哭或者吐。焦虑存在的时间长得已经麻木,但身体不会麻木,腰痛和呕吐会时刻提醒自己有多想死。不敢去想一个月之后会怎样,之前听人说“流亡”和“流散”的概念区别,更多被迫离开中国的人会选择后者,会倾向于在新的地方重新建立生活而不是把自己绑在“能不能回去”的执念里。可是重新建立生活需要多大的力气啊,我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跟朋友讲到说,我最极端的恨意也不会想杀人,而是在对方面前自杀。非常东亚的复仇方式,活着斗不过你就变成恶鬼折磨你,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我总是说恨其实最恨的还是自己,因为没有力气做任何事更恨自己,越恨自己越没有力气。想象不出有什么事情能让我打起精神生活,现在活得跟恶鬼也没什么区别只是没有恶鬼的能力。看上去我居然还在保持学习和工作,不可思议,虽然事实上学不下去一点,学不下去然后更焦虑就更没有能力学习。我越来越语无伦次,已经好久好久没写东西了。

陈晃 boosted

nytimes.com/2024/05/16/magazin

这篇纽约时报关于以色列的犹太恐怖主义的深度报道很值得看(也可以听音频),文中的犹太恐怖主义指的是以色列政府定义的犹太恐怖主义,犹太恐怖组织的目的包括驱逐、毁灭西岸和加沙的阿拉伯人,建立“大以色列“,一些犹太恐怖组织宣扬推翻现有的以色列政府,建立宗教国家。这篇报道有很多重要的列举,通过采访以色列政府工作人员和调查政府发布的报告,报道指出以色列政府,从总理内阁到军队到行政人员到警察,长期对犹太恐怖组织针对西岸的阿拉伯人的暴力(焚烧车辆和房屋、伤人杀人等)犯罪行为采取容忍的态度,并且西岸的非法犹太定居点在法律上不被认可的情况下却多年来得到以色列政府的资助和军队的维护。

报道的完成时间长达数年,它提出的核心问题并不是关于正在进行的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而是极端主义如何危害了以色列的法制和民主,极端主义在以色列最高政府的直接渗透发生于Netanyahu22年重新担任总理之后,他任命的国家安全部长Ben-Gvir,和国防及财务部长Smotrich,曾经分别因支持恐怖组织、策划暴力行动被拘捕。

纽约时报去年以来关于以色列战争的报道有很多争议,分享的文章也不代表我完全拥护它的叙事,但是这篇报道提供的细节很重要,完整的报道远比我上面总结的内容要丰富和详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