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RT @[email protected]

我承认notepad++是一款很优秀的软件,我曾经很喜欢使用它

但这种夹带私活的行为我无法接受,对于文本&代码工作者而言,文件就生命

所以即便我不反对你的政治观点,我也不敢再使用这款软件了,今天可以因为政治观点而摧毁文件,明天就能以其他理由摧毁文件

对于文件编辑器而言这种做法是触及底线的 twitter.com/Notepad_plus/statu

🐦🔗: twitter.com/AyagawaSeirin/stat

一般小孩有问题,父母多多少少也会有问题

RT @[email protected]

精神科能不能来一个连坐制度,发现小孩有精神问题就把他的父母抓过来一起检查一起吃药治疗,就小孩自己嗯造精神药品有个屁用啊

🐦🔗: twitter.com/NankyuHaneturu/sta

寻找所有人的匿名问题!

Arlia Étoile尚无任何问题!
Arlia Étoile第一个令人难忘的答案可能是您的问题! ?

peing.net/zh-CN/arlia_etoile?p

在公民社会被打压后的10年,一群20多岁的年轻人不小心变成了中国抗争的符号。曹芷馨和她的朋友们爱生活、有理想、关心社会。她们一起吃吃喝喝,一起去看脱口秀,一起去弦子的庭审现场,一起去了亮马河。这是一个关于亮马河抗议后被刑拘的文艺青年的特写:

wsj.com/articles/in-china-youn

这些年轻人是记者、编辑、艺术家、摄影师、诗人。她们的理想不能实现,表达不被允许。有些人为了生存去996,有些人选择过贫瘠的生活。她们反思自己的privilege,关心边缘群体。一起玩乐很开心,但是政治抑郁无法消解。新疆大火后,曹芷馨在和朋友的微信群里提议:要不我们也去看看有没有悼念活动?

抗争中的年轻人并不是有经验有组织的行动者,因为那些人已经被打压了。文艺青年们没有什么安全意识,组电报群、拉很多人进去商量去哪里悼念新疆大火的同胞,带着手机去了现场。参加完悼念活动还是很激动,续摊去喝酒吃串儿。11月27日之后,没来得及清空记录的人陆续被捕。

警察想要知道她们是不是同性恋,是不是女权主义者,有没有境外势力的支持。这些文艺女青年对性别问题和少数人群的权益都有深刻的思考,有些在国外读过书,有些参加过公益组织的活动。

吕频说,有经验的组织者都被打压了,现在连文艺青年也被暴露了。但是也有人感到一丝希望,毕竟谁也没想到11月有那么多人上街。益仁平创办人陆军说,在威权统治和数字监控下,可能只有这些没有组织、非正式的吃喝玩乐群才有可能成为反抗单元。

女权五姐妹事件7年后,女性没有停止抗争。有经验的行动者被迫转到地下、转行或者出国,没有经验的素人愤怒在积累。从铁链女到唐山,过去一年针对女性的暴力事件政治化了很多年轻女性。有些人第一次意识到结构性不公,一通百通。11月走上街头后,一些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曹芷馨和她的朋友们都关注铁链女,也都感到无力。本来今年要申请出国读书,但上周检察院以寻衅滋事正式批捕了她。这个喜欢弹乌克丽丽、观鸟的女孩在11月和男友一起领养了一只小野猪,名叫小桑。动物园每月给她发小桑的成长动态,1月13号的动态开头是:好久不见!新年快乐!祝福不知身在何处的你新年快乐。

果然,那个因为母亲去世说自己跟躺匪不共戴天的博主,正在跪舔理直气壮牺牲掉一半人口的流浪地球。同时声称满江红票房第一只是因为资本下场。典得荡气回肠。

RT @[email protected]

我必须承认,虽然王欣然@[email protected]学历垃圾,人品垃圾,代码水平垃圾,hlab更是垃圾中的战斗机
但他独创的拉黑脚本技术是真的大师级水准

🐦🔗: twitter.com/hannahshusband2/st

RT @[email protected]

如果你在回忆起创伤性事件的时候,为自己当时作出的选择感到愧疚或后悔...

请记住,你当时在危机状态之中,你的逻辑思考能力已经被生存的紧迫性抑制了。你的选择只剩下战斗、逃跑、或屈服。事实上你根本没有能力选择,你只能在瞬息之间让你的生存本能为你选择。

facebook.com/alliesacademy/pos

🐦🔗: twitter.com/translate_cn/statu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