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这两天的心情好像和全世界最好的男朋友走在路上一起看了电影吃了芭菲牵了小手正准备一起回家男朋友突然被车撞死成了前男友,尸块滚得满地都是,我大哭着把尸块捡起来收殓了结果他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哥哥冒出来把我家弄得一团糟还说他正是我前男友你看哪里都一样啊鼻子眼睛嘴声音都一样,很多人逼我承认他哥就是我前男友,也有很多人站在我这边。我对他哥说去他妈的,傻逼滚。
接下来我就跟没事人一样过着接下来的生活,但是每次早上醒来的时候都会愣愣地想一会:啊,这个人,我超级认真地喜欢了这么久的人,他原来已经不在了啊。
这就是过于投入感情,结果纸片人塌房的故事。

我好想狠狠地吃一顿西班牙海鲜饭。。。打开yelp 搜索 搜索

真羡慕啊另一性别啊,可以毫无顾忌地和任何人住在同一套房,而我点开一套平价房间租赁时,看到房客里有男性时只能悻悻退出

舍小家保大家什么的……这口号不觉得很异常吗?在非战争时期,一个连小家都无法保护的大家有什么被保护的必要吗?

我们会计就不一样了,我们大一到大五全是四大,最后也基本上end up in四大

最喜欢的作家是村上春树,梦想是写出他一样干脆爽快的文章!

很可惜,那些能喝/不能喝/喝什么酒/调什么酒的趣味故事都与我无关,因为我既不是能喝也不是不能喝,而是无法喝——人们所通称的,酒精不耐受。

那种被巨大的,无望的祈求笼罩的感觉……好像去年的事件重演了一样,每一点都重演了,而且即将复制更多……好无力啊,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些人的错误杀死更多的人……

再说两句
各路洗地者都说“让法律定夺”,而中国在性侵犯方面的法律,如我们大家所知,是最无用,最可悲的限制,其作用恐怕还不如一顿痛打来的有效。指望这样的律法与执行力来定夺他人的苦难?搞笑呢吧。

看到共青团中央的微博,我只能说,你不乳化化自辱。。。。。丢不丢人啊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