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象上的粉丝数已经要超过wb了,于是来更新一下置顶。

大家好,我是黄白熊,请叫我白熊or熊熊。
绝世懒鬼,骨灰级同人女,缺德泥塑受腐唯,剧场爱好者,呼唤境外安乐死中介机构。喜欢和讨厌的东西都很多,慢慢了解。

喜欢讲道理,瞎几把归因十级学者,会用逻辑解释一切。
三次元上奋斗毫无兴趣,没有任何升职加薪买房成家生子的计划,母胎solo。终极梦想是做一个自由开放包容社会的公民。会在象上进行包括但不限于政治性抑郁的输出长文,但本质是个心理状态不怎么好的熊人,并不是一个热血反动政治批。

除了我自己,🚫禁止将任何长毛象内容发布在墙内sns。
关注请谨慎,害怕缺德到你,但交友大欢迎,欢迎和我进行讨论和交流,请私信或评论。

解封第一天就立马进行非必需外出了,去看了北京人艺的茶馆,确实好,老舍的本子真的好,此处拉踩郭沫若,跪下之后写的蔡文姬他妈的是什么狗屎
结尾那句经典台词把我直接哭崩了,泪射了出来.gif
好本子常看常新,大家经常说被感动是因为氛围到了,确实有时候这个氛围不是剧场氛围,而是社会氛围。 ​​​

关于工作我有一点非常想吐槽:
听一遍or看一遍获取信息的效率不会超过30%,你想想你在学校听课听一遍,作业做一遍,期末复习一遍,可能才堪堪掌握个七八成的水平。有一些需要高度协同或者准确性的工作,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这个东西过了一遍就万事大吉啊。

过刊最新的两期是上海封城普通人日常,讲的非常好,推荐大家去听。今天去复习了朝鲜游记那一期,看到这条葛小姐的评论,难过的一塌糊涂。
「门一旦打开过,总是很难再适应再合上的日子。但放在更长的时间线里,有时候光亮又好像只是门开合的那一瞬间,打开门就又步入了黑暗里。」

有两句话是我最近非常有感触的:
一切都不会过去;
一切都与我有关。
这不是一个可以岁月静好的世界。

薇娅和李佳琦这一对卧龙凤雏,其实是商业竞争之外(对于他们所代表的商业模式而言他们都非常成功)特色悖论的两个表现:
对于薇娅而言,为她倒台而摇旗呐喊拍手叫好的,往往是真正意义上的直播电商受众群体。
对于李佳琦而言,如果不想触碰红线,就要了解所有红线,而了解红线本身就在触碰红线。
悖论本身代表的是高度保守和压力下商业环境的畸形,就像在不平的地面搭积木,塌下去是迟早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没有以文字的形式记录过这个日子,有时候甚至会忘记,但互联网「不能提」的氛围总能提醒我,快到这一天了。
我爸当年也去过,北京的夜里太冷,好心人送了他一件大衣,而和他一起去的同学现在在深圳住千万豪宅,说当时太年轻,聊天已经满是习近平执政理念和建议我多看中医。
纪念不会再出现的勇敢,history has its eyes on you.

和友连麦看了《瀑布》,虽然打着疫情后生活巨变的旗,但电影中疫情只是物质与精神生活崩塌的导火索,是天灾,是意外,而经历过八百件更加魔幻防疫的两位偷着乐国人只觉得…not so bad………哈哈,为自己感到悲哀

大百京因为端午仍然不让堂食,即使在官po底下怨声载道的也占到了90%以上,哈哈,没用的民意增加了。

我有一计:不用对现行政策做任何官方层面的改动,只要抓几个防疫过度的典型,买几个热搜,又保证了秦王的面子,又能松松绑。嘻嘻,大老爷们考虑一下?

口述历史继续,今天讲给居民做核酸拿外卖倒垃圾的大白:
只有一个马扎,没有睡袋,北京这个三十多度的天气晚上睡在电梯间,撤走前不换人(意思就是还要在这里起码小半个月)
一方面觉得他们真的很可怜,另一方面对【】的恨意也要把我吞掉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