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向关心新疆议题的、可以读中文和英文的朋友推荐可以在推特上follow的相关账号:
@shahitbiz 新疆受害者数据库,由Gene Bunin建立,这个号被用来更新信息和新的计划,我建议一定要首先阅读数据库的Q&A. 关于他的故事,请看theinitium.com/article/2018121.
@HumanKazakh Atajurt, 原来在哈萨克斯坦的人权组织,对新疆议题进入公众视野,以及拯救受害者方面做出了了巨大贡献,请看m.facebook.com/nt/screen/?para. 目前他们的骨干已经流亡美国,活动基本完全停止
@ProjectXinjiang UBC建立的研究机构和资料库,现由Guldana Salimjan主管,原始文献比较多
@uyghurkitap 维吾尔文文献资料库
@UyghurInstitute Institut Ouïghour d'Europe, 在欧洲的一个组织,举办一些文化活动

@JimMillward 米华健,著名清史学者,目前在乔治城大学任教,他90年代关于清朝新疆财政的著作是相关领域的必读书,关于新疆的通史著作至今是英文世界最重要的一本,2021年也出了新修订本(可获取)。现在仍然经常发表非常重要的社论
@StevanHarrell 郝瑞,我们都很尊敬的人类学家,他可能是人类学家中最了解中国或者说中国的民族议题的(说实话我就是直到看了他的发言,才完全确信新疆真的出事了)
@dtbyler Darren Byler, 人类学家,研究新疆十余年,他也在supchina上开设了专栏,基本上我们也都翻译过来了。他在十多年前就建立了有关新疆话题的网站livingotherwise.com/. 那时候讨论的还都是小说、电影之类的
@jlfreeman6 Joshua Freeman,语言学者,现在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研究维吾尔文学,现在每月都会在twitter上发布自己翻译的维吾尔现代诗
@EricTSchlussel 刚刚获得费正清奖的许临君,那一本书对于了解当代殖民史绝对不可或缺,现在在哥伦比亚大学
@robertsreport Sean Roberts, 人类学家,目前在乔治城大学,最近出版的关于反恐战争的书非常值得读
@GroseTimothy Timothy Grose,新疆研究学者。他关于内地班的研究被广泛阅读。他会在推上发布大量从官媒公开发表的文章中扒下来的信息(不过最近几年的很少了)。如果你想向朋友分享关于新疆危机的铁证,就仔细翻一翻吧
@YXiaocuo Guldana Salimjan, 哈萨克人,目前在Simon Fraser University研究性别问题,写了很多文化方面的社论文章
@j_smithfinley Jo Smith Finley, 新疆研究学者,目前在纽卡斯尔大学。上了中国政府的制裁名单(离谱)
@Rachel_A_Harris Rachel Harris, 研究新疆音乐的学者,目前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任教
@adrianzenz 郑国恩,鼎鼎大名是吧。他的报告书至少还是要通读一遍
@KasgarliKarluk 阿布都热西提·基力力,原来曾经在中央民大任教的社会学家、语言学家,现在在德国任教
@HamutTahir, 塔依尔·哈木提,著名的现代派诗人,他逃出新疆的故事非常震撼,很多细节以及他所描绘的那段时间的社会气氛令人冷汗直流。YouTube上有他到了美国后的(用中文的)采访,他也在自己的个人号上上传了一些以前拍的纪录片作品
@AbduwelA Abduweli Ayup, 语言学者,很多有关新疆的信息都是他最先发布的
@ErkinSidick Erkin Sidick, 社会活动家,也发布一些最新信息
@akida_p 热依拉·达吾提的女儿,现在是社会活动家
@chinese4uyghur 一个组织,大家可以去树洞投稿,或者也参与一些重要文章的翻译工作
@WEghurStories WEghur Stories, 有关维吾尔文化的播客节目,由在法国的舞蹈家Mukaddas Mijit主持。主要关注文学艺术,比如之前就做过与前述诗人塔依尔·哈木提对谈维吾尔电影发展历程的节目

@humarisaac 湖玛,我们的豆瓣网友,之前也一直致力于写一些促进相互交流的文章。她原先的公众号 湖玛Humar 依然可以看得到,也在本站哦
@Menkazak 卡扎克,我们的前豆瓣网友,现居哈萨克斯坦,也在本站哦
@nyrola Nyrola, 我不玩微博所以以前并不认识,但很多感想真的是感同身受
@Ozgur81735861 画一些漫画,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wuerkaixi 吾尔开希,他用facebook比较多,而且现在主要还是投入在台湾的政治活动中。不过那个YouTube上的口述史视频非常不错
@nuryturkel @Dolkun_Isa,也就发布一些官方信息
@HKokbore 伊利夏提,世界维吾尔人大会的中文发言人。政治倾向当然很重,但比民逗还是强很多(与马聚的某集采访中也忍不住把对这些人的看法真情流露了)
@majuismail1122 马聚,在新疆待了很多年的回族,也是出身伊斯兰教学者家庭,很绅士。在YouTube上做过一些关于新疆和伊斯兰教的节目
@OlsiJ Olsi Jazexhi, 阿尔巴尼亚人,最初抱着揭穿西方帝国主义谎言的强烈愿望主动报名参加了中国政府组织的新疆考察团,结果大受震撼。他在新疆拍的视频已经上传YouTube. 他的采访比BBC要更尖锐,因为他是一位穆斯林。也可以看看他用英文的社论视频,比如和印度人连线的那一期,了解了解非常仇视欧美的伊斯兰教徒如何看待新疆议题

Pinned post


docs.google.com/document/d/1oa
这是一个由各位学者合作编辑的Google文档,汇总新疆危机发生以来所有的报道、资料、数据库、学术研究,并坚持实时更新,任何关心相关议题的都不应当错过

Pinned post

去年春季学期Freeman开了一门讲维吾尔历史的课,这是当时的课纲,我们当时询问他能不能把这个内容公开,他说可以,但要等他调整过才可以。嗯......但是后来又没下文了。这一年过去了,确实有很多很重要的新书出来了,但这个对我帮助很大,还是先放出来吧

看过《动荡的大国 普京的俄罗斯》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eodb.social/movies/66123/
每每对你国绝望的时候,就会去看看俄罗斯。你国的现代化大都市中心可有人流如织的当朝领袖头像文化衫专卖店,可有在光天化日之下组队殴打少数民族并上传抖音的爱国主义者,可有在大街上表演反同快闪的少女团体,可有每天花四个小时培训小学生组装AK-47的金牌公立学校,可有都沦落到在大街上要饭还说美国一定会崩溃的的流浪者,可有满脸兴奋双眼放光地回忆在邻国杀人经历的老兵痞子?

辅导员忽然通知要搬宿舍到隔壁幢,现住的要整幢改男寝。下午煞有其事地叫每个宿舍派个代表去听情况说明,结果其实只是想派传声筒回去传达旨意。辅导员吧啦了十分钟后问,那你们回去商量一下是下周搬还是下下周搬,还有什么问题吗?旁边同学都默不作声。

我问,老师,我还是想了解一下,这么多幢宿舍楼为什么挑了我们这幢改成男寝,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有没有经过论证,还是是公平的抽签,是通过什么方式定下的?

辅导员错愕了一下,估计没想到还会面临“疑问”。她说,这个决定我也是接到的上面的通知,肯定是通过会议做出来的,我没有参加。

我说,那“上面”是指谁呢,是什么部门给你发的通知?有没有一个我可以联系到的渠道?这个会议的决策信息能不能公开?或者我如果想要申请信息公开的话,要联系哪个部门?

她顿了顿,说,那你是想要会议纪要吗?这个东西不可能全部给你的呀,这就是学校方面的决定,你知道这个东西对你有什么意义?有什么用?

我说,可是这样忽然要我们搬走,当然不可能只是一个“通知”下来就可以接受的,我们想要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知道”和“我知道了却无法改变”是两件事情。

她说,好吧,那你等着,我去问问领导。

然后她走了几分钟。这几分钟里,原本其他在场的同学也仍然在默不作声,但我和另一个相熟的同学稍微聊了聊,才知道她们宿舍从早上起来看到消息也是抱怨了一上午。其他坐着的人听见我们这样说,也都开始窃窃私语,似乎也有很多不满想问为什么。可是为什么不问呢,反而都在点头称是呢。

过了一会辅导员回来了。坐下看着我说,领导说会议纪要这东西不会给的,而且本来这就是上面的决定,就像放假通知开学通知一样,难道每个通知都得给大家这样回应吗?你们是学生,就要遵守校规校纪。而且宿舍楼本来也不属于你们,你们住在哪怎么住都是学校决定的。

我说,可是搬家的事跟放假通知性质不一样啊,这是确切关乎我们自身利益的事,为什么不可以问呢?

她语气已经变得很急了,说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搬是吧?

这时候,几个默不作声的同学开始陆续离开。估计是觉得我在没事找事,怕被辅导员怀恨在心吧~

我说,我没有说我不搬,但我希望得到一个“我需要搬”的理由,为什么是我们这幢的理由。

她又绕回去,说就算知道了对你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能改变什么呢?

我说,可是“知道”本身就是意义。我应当有权利知道。

她说,我知道你们学法的学生就是爱较真,抠细节,凡事有这个习惯,但是我们这个工作开展balabala也很不容易要搬的也不就是你们balabala,总之是车轱辘话来回说。

我说好吧老师,那既然你们不愿意回应的话我也就不想再问什么了,好吧,那就这样可以吗?她估计是怕被抓到把柄,又极力澄清“我们没有不愿意回应”。

走回去的时候一路就在想,如果连这种时候对自己的权利没有一点敏感度,如果分不清“知道”和“知道后什么也做不了”的分别,如果不敢为权利而斗争的话…我们学法到底都学到了些什么啊。在法学院的这些年,如果说它教会了我什么的话,一定就是想要不停问的勇气啊。

回去后没多久又接到辅导员电话,她说又问了领导,选择我们这幢搬迁的原因是…(还算可以信服的理由)。估计是她怕我没得到答案再继续往上面找吧。然后她又感叹了句,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可是,知道本身就是意义。

youtube.com/watch?v=I0DJlSqlmE
这一次BBC的调查报导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看一看。讽刺的是BBC中文发布了这条视频以后在评论区立刻招来了比报道本身揭露地恶毒得多的种族主义的攻击
另外,看过之后,可以去检索一下“文化润疆”

来见识一下,这就是在全中国遍地开花“乡建派”领袖。恶臭到可以说是没边了,但就是这样的人,一年几十篇论文,靠着疯狂的互引和吹捧,门下学生已经基本攻占了华中、华南各地的社会学领地,现在还朝西北进发👍只能说你国老学蛆们,真的病得不轻。

又看了一眼当年王志安对吴京的访谈,这个人的表情神态语气真的可以说集合了日常可见的所有爹味直男的特征,生活中总能在男性身上见到很多类似的神态和语气,我甚至看到了我中学粉红男同学的影子(两个人长得完全不像,但神态和微表情一模一样),那种压抑、病态又盲目自信又充满了恶狠狠的攻击性的感觉,也可以说洋洋自得,小人得志,摇头晃脑,阴险油滑,笑里透着癫狂,总之可以描述的词汇太多了,外交部那几个有名的战狼发言人也常有类似的神态,这东西特殊的地方就在于它还真不是全世界直男共有的特质,而是独属于中国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男性,一种特色的油腻,你也可以说这些人是演的,没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熟知这种推动民粹情绪的方式,知道自己受众的特质是这样的,本色也好表演也好,总之是惟妙惟肖的,拿捏准确的,而且是被官方支持和有意推动着的

我最讨厌做的那种播客就是“我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下面我要来告诉你”的播客,我做播客是从一个无知者角度出发的,我邀请人来对谈是为了Communicate。
如果我对某方面领域了解得很透彻了我就没反而新鲜感做相关播客了。写论文也是一样的,我写论文永远在写我不了解的东西,边写边学。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