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深夜了,希望你们能睡个好觉:

我就是一普通直男,
网上看见人说“蝻的”“杀蝻人”“男人怎么不去死啊”
我知道不特指我
但我看见依然很不适
这是我的真实感受

我从来没对此做过什么
我知道你们都是苦难人,你们有你们的恐惧,你们有你们的期盼和失望,欣喜与愤怒
你们有你们远远大于文字的人生
我知道
我体会不到

你们骂男的
有点像小粉红骂资本家似的

但你们都是受过苦难的人
其实我觉得我也是
我选择憋着
你们骂了出来

你们恨得空洞
我沉默,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我时常幻想进行一些恐怖活动
我想告诉人们我沉默不代表我没有波澜
也让你们尝尝我的感受
我觉得这就很男权

我曾经也往自己身上贴女权的标签
但我觉得我不配
我没办法为你们做什么
我想做点什么
哪怕逞个口舌之快呢
我知道我不会
所以我不配

你们骂男人的时候
我不适,我也憋着

倒不是说我欠你们的
我只是有点可怜你们
受了苦难
也就只能咒骂男人
或者真就踢了哪家小男孩
又能怎么样呢

你们骂男人的时候
我不适,我也憋着

也不是想跟谁邀个功或者表什么决心
有时候我就是单纯不知道该怎么看待

慢慢地,我把“自由”“改变”“平等”这类字眼埋了起来
它们耀眼,也很危险

我觉得人们都错了
世界是个乐园
我们应该夺回自己的歌声

但人们不听音乐
抢到话筒第一句:“呵呵NMSL”

那其实我也能接受灭亡

这属于自欺欺人了
活着的人都是有所渴望的对吧

我想走上街头
走进电视台
和年轻的朋友们对着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说
“共产党,我操你妈”

此起彼伏
生生不息

BBC的 Kate Adie 和 John Simpson,他们这段短片(节录)记录了6月3日深夜至6月4日晚上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一切

乱枪扫射的声音及呼救声不绝于耳

感谢这些西方媒体留下的珍贵史料,他们当时绞尽脑汁躲过了中共的搜索和封锁,我们今天才有机会得以回看

Show thread

@board
求一个好用的接短信平台😥,之前在网上找了好多接码平台,结果没一个能用的,在这里向大家伙求一个 :ablobcatheart:

看到tl上嫌弃简中自媒体,说他们能独立于墙内语境,可以用极其专业的能力把一个无聊的事情来龙去脉解释的清清楚楚,为啥不拿这个能力干点别的。我真的火都来了。我是2014年进入的新闻行业,那一年北京暴雨,我跟着老师干了八个版的报道说没就没,实习的时候去民生新闻栏目,去调查企业被企业恐吓,去跑热线跟街道扯皮,暑假出了个台风灾害,水库决堤冲走了一个村子,记者过去采访被拦在外面,我和摄影师等了一天,最后凤凰台的记者进去了。对于现在严苛到连中文都不能使用的今天,那时候大众还普遍觉得是一个宽松自由的年代,但是对于刚开始工作的我来说,我已经够了。我每晚都要花时间做心里建设,根本没有勇气去上班,直到有天,我看到台里要求员工上交自己的微博账号,我知道以后的路一定越来越难走。那大家要怎么办?我的肉身还会存在。我还是热爱做内容生产,为什么同样是劳动,我就要活得那么贫穷且悲伤,我还得不到尊重,我要被长期当做异见人士尽管我只是想寻求真相?我不能像一个程序员那样有职业骄傲的同时还有一个评价体系给我职业反馈,我的行业不能让我普普通通的谋生工作。那怎么办?就不活了吗?简中就算糟成这样了,大家也会想办法去做点东西,换句话说,我觉得如果我们还没有点东西供人批判和讨论,就剩点人日,新华社,大家就觉得很好吗?一个行业已经被连根铲车,一些自媒体营养不良地成长,对此我仍然抱着宽容之心。是,大家只能下沉,只能做内容搞电商卖货,那能怎么办?媒体平台都让渡给了互联网算法,我们是流离失所的行业难民,我们更早地被排挤被边缘化,我们给你解释一个梗,就这样了,不想看也无所谓,大家还会继续去摸索传播规律,做短视频长视频,强打着精神在这个时代活下去,怎么了,你不要活的吗?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