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春已至,恶习必除。值此新春佳节,祝愿毛象的朋友们平安喜乐,有勇气追求自由。

太阳底下无新事,确实如此。恁国人举报来举报去跳赛博大神召唤克苏鲁的剧情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事件本身如何我已经懒得评论,我更怀疑的是等国人人性本身。
总说制度有问题,因为人召唤克苏鲁总是管用。但人本身就没问题了么?经过数十年的逆淘汰,大部分等国人已经劣化成深潜者了,只有看别人遭罪或者毁灭事物才能获得一丝快感。等国人总嘲讽人用爱发电,在我看来用“恨”发电更可怕更脱离人性。
索多玛在沉沦,义人在离去。

看了下知乎那个推测人口出生率的文章,假设数据基本准确的情况下,那计生这个部门组织可以名垂青史了,狹义上的「中华民族」真正意义上地由盛转衰不可避免地到来。
幻想人口少而强这种意淫在北欧发发梦还行,等国在国际市场中扮演什么角色大伙心中有数,不靠人口红利「低人权优势」也会逐渐消失。等国统治者坚决贯彻「商君书」驭民术,终于,自己整出的怪胎「计划生育」点燃了引信。
等国需要行尸走肉帮忙「建设社会主义」,但面对不可避免的人口下降,提高个体素质以应对转型必然需要开启民智,这就跟等国只要奴隶的原则冲突了。
所以我预测等国将会一直这么拧巴下去,人口就跟着溃而不崩,接下来会看到政府颁布各种离谱和刷新人类底线的政策但然并卵。比较可能的是伺机引入外国人口,有奴隶就行,管他什么种族,坊间各种一等洋传闻算是佐证了。
另外,这个人口数据更让我笃信等国不敢发动一场实际意义上的战争,打仗是要年轻人用命去填的,再加上瓦房店这水平,就一北洋水师。

[一月番观看感想]
发现自己已经看不下去甜甜的恋爱番了,不知道是年纪大了还是无法共情青春了。反正「堀与宫村」的漫画当时我看了挺多的也没特别感想,就当个消遣。想当年我看「好想告诉你」狂热得很,潜伏进字幕组的群找法兰拿生肉片源,在完全不懂日语的评价下看了不少集。
巨人这种我是要等完结再看另说,不过铺天盖地的剧透我已经没有悲喜了。
另外龙傲天类的也随便翻看了几个,观感都不太好,回复术士甚至让我有点生理性不适,想来我看来看去似乎还是无理由无敌龙傲天类的适合我。
还是看「摇曳露营」好,社畜放松调剂良药。

无意中看到了李铁那篇雄文,自称「我原来也是公知,现在迷途知返,精英都在体制内」云云,转发列表那叫一个太监大联欢争相当骟人你妈的恶心到我饭都不用吃了。
公知,你也配?!

我作为本站第一恨国党出来谈一谈关于「代孕」的看法。
从国家人口、出生率这方面的「危机」来看,等国在短期内开放或者暗戳戳开放「代孕」市场是有一定可能的。
首先,治疗不孕不育是个巨大的市场,按以往的说法,是「繁殖癌」作祟,我本人倒不赞同这种说法,不过展开来跟要说的无关就不讲了。这个市场是如此庞大,庞大到你能在等国随便一个小乡镇都能看到治疗不孕不育医院的广告,当然这些医院大部分是莆田系的。
等国的大部分三甲医院和妇幼保健院都具有操作「代孕」相关业务的能力和资源,一旦「代孕」正规化,这些医院可以直接对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形成降维打击,只要是稍微有点钱的无子女家庭,都有可能转投「代孕」医院的怀抱。三甲医院和妇幼保健院这些医院基本都是官方背景的,人搞这个于公「利国利民」,于私「盆满钵满」,我是想不到等国有拒绝的理由。当然,有人怀疑这种家庭的数量,但以我对等国民众对于「无后」恐惧的了解,我相信这个群体人数绝对足够惊人。
最后,我本人是不赞同搞「代孕」的。我觉得伦理方面有很大问题,把孩子从借肚子给人的女性怀中夺走,未免过于残忍。可能人类科技将来会发展出人工子宫,但未来的伦理问题就留给未来吧。

全面脱贫,然后有人饿死。
谁搞的这个,谁就是第一责任人,跑八百里山路不换肩这种牛吹吹就得了。

先复习一下李颖的观点:洋货要钱,国货要命。
再回想一下 2018 年的长生生物疫苗事件。
最后提供一个在国内医院工作的朋友的消息:院方要求全员接种疫苗,在一天内经历了「全员强制 - 紧急叫停 - 再次全员强制 - 再次紧急叫停」的情况。
如果看到这您还能狠下心去接种国产疫苗,我敬你是条汉子。

值此圣诞佳节,祝愿各位网友心想事成。
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我现在每天想的是「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