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娼被抓後的處理讓我想起西遊記裡有關係的妖怪被救走沒關係的妖怪被一棒打死的梗。
看到些體制內的發文,還真有不少嫖娼被通報的,有沒有在公安留案底不好說,確實沒有被報導出體制外的。更厲害的是發文都沒有但是全單位都知道他嫖娼被抓了安然無恙放出來照常上班的。再厲害的你就完全不知道了,表現為突然哪一天你發現當地某一把手被爆出貪污腐敗吃喝嫖賭被雙規,但這跟嫖娼其實關係不大了。

您国很多岁静并非岁静,一谈台湾问题马上露出马脚。
发现朋友圈有个漏网之鱼,难以想象儿女双全家庭美满的女性会对战争如此狂热,很难不说一句既蠢又坏。
蠢在她看不到她的一切岁月静好都是建立在和平的基础上,坏在她觉得打仗自己动动嘴前线随便死对他人生命的漠视,本质还是蠢。一个读书时天天看台湾综艺和韩国综艺的人变成这样,您国大脑降级内宣的功力可见一斑。

不是有张图说了不管打不打台湾、佩洛西去不去台湾有司都能赢吗。我发现身边真有同事完全照搬了这一套逻辑,昨天是佩洛西被吓破了胆不敢来,今天上午是佩洛西来了指定没有她好果子吃,今天下午是佩洛西来了也没有意义,台湾还是中国的,末了还加一句苦的还是老百姓。
我寻思怎么越来越焉了,路过看到他的手机游戏软件同花顺一片碧绿,比健康码还绿。

匪区发生什么都不稀奇,如果觉得稀奇,那一定是您的想象力不够。
遵循这一原则,看看匪区最近的热点事件,会发现丝毫不令人意外。能传播的都是匪默认可以传播的,价值观置换下就是「二舅=编户齐民学」「周劼=匪内边角料给群众泄泄火」「吴阿萍=磨刀霍霍向宗教和动漫团体」「马面裙=欺软怕硬学」,这里说的并不是指人物本身的价值,是传播这些事件传递出来的价值。
总结下就是你匪希望把你培养成一个榨干自己指哪打哪为匪添砖加瓦并可以自我消解苦难的即用即抛型假人。

我太理解冷嘲热讽对个人的危害了,因为我从小就是喜欢阴阳怪气的人,从小学我就会改编诗词散文嘲讽学校老师同学,言语伤害过不少人。我喜欢冷嘲热讽是个人性格恶劣决定的,只不过我相信大部分人并不是天生如此。
其实不是人喜欢冷嘲热讽,而是其他发言方式基本被堵死了,我也不重复些言论审查的陈词滥调了,只想贴句歌词:「但血哽在喉中,不吐不快」。

刚看完最新一季的「黑袍纠察队」。我一直以来自认是不会受到过往不幸影响的人,但看完这一季的休伊、布彻、法兰奇甚至祖国人,发觉其实各种糟糕负面的影响已经潜移默化深植在我心中了。
就我而言,身份认同和政治性抑郁估计会伴随着我终身,就像黑袍里的超能力一样,你知道的东西越多便越像是一种诅咒。清醒是很痛苦的,伤痕似是剑风传说中的烙印,伴随着呼吸时刻提醒你的存在。

粤语歌听得多,想了下可能李蕙敏的「你没有好结果」比较适合。

说到「最后一代」,我就想起浪人们的纲领之一:核平支那宜早不宜迟。这个概念源于姨学,浪人们也在您国,都是抱着「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的觉悟这么想的。都是毁灭自己,某种意义上算是殊途同归了。

这些天上海等地被共产党持续高强度拷打的事让我想起了我毛象账号的背景图,是当时武汉疫情一段时间之后当地火葬场排队的情况,原图因为换手机不见了,现在看来排在后面的人就像是一个个排队接受拷打的国内人事物。
前方炼狱,请排队有序进入。

「你在你的国度,过一种必要的生活。」特师早已有云。这几年随着油门加大,更是感觉人在前面跑,魂在后面追。最近喜欢「拷打」这个词,活在你国天天要接受拷打,轮流接受拷打,当接受的拷打足够多,我甚至会觉得人这个概念本身也被拷打解构了,活成这样还算是人吗?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