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19禁相关。见证了一场在韩国小规模发生的从头到尾都很欢乐的、消费者商家都从中获益了的性解放。内含非常详细的成人玩具使用体验,未成年人请勿点开。 

推特上有人说自己睡不着去coupang(韩国淘宝)上买假鸡巴,但评论实在太有意思了,只评论就看了一个小时。还配了四张买家评论。后来这条被转爆,收获1.8万转发,近九千个赞。次日我想再去coupang上看看其他评论,发现亚洲和美洲已售罄。商家也很搞笑,并不是用小号中号大号超大号来区分,而是用亚洲美洲非洲尺寸区分。

说实话韩国对性话题并不是很开放,在韩国P站之类的porn网站被规定为违法网站,只有挂VPN才能上,女生也羞于或者说讨厌看porn。推主说在coupang里看到了韩国女性的性解放。

前一阵子杜蕾斯因为天猫旗舰店广告语惹争议。就我目前看到的韩国对于网购成人玩具的管制来看,只有年龄分级制。也就是未成年人不可购买,购买前需要年龄验证。未成年人就算搜出来了成人玩具,也只显示一个大大的十九,其他什么也看不到。比起商家的广告,成人玩具的买家秀更是尺度大开,耐人寻味。甚至有人还配图自己湿了一片的床单。

我这里把这四张图翻译了一下。

图一:
人生第一次买自慰道具
因为我平常就喜欢大的,所以买了最大的非洲尺寸
拆开包装看见圆润饱满的非洲先生时着实吓了一跳
足足有女生大臂那么粗
去厕所把它洗洗干净
一下子就吸在墙上了。吸附力很好!
觉得现在该放进去了,试了一下
进不去……是不是太大了……
又没有润滑剂,我就用手拨弄了两下。等有点湿了的时候
又试了下,这次进去了
龟头部分进入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宝贝比我交往过的所有男人都好
再进入深一点的时候真的要疯掉
现在男朋友什么的都不需要了
+追加评论
之后交往了男朋友,本来按理说应该把非洲先生藏起来的
但是和男朋友做爱的时候,真的不咋地
我还没啥感觉,他可就完事了,觉得他比不上非洲先生
后来性格不合分手了
一分手我就马上和非洲先生做爱了,好满足

图二:
大家都买这个吧,求求了!今天家里没人,我度过了一个非常火热的夜晚。搞了一个小时,搞得昏天黑地……
用温水洗干净后套上套子,抹上润滑剂后轻轻摩擦。然后轻轻一推,两腿之间像过电了一样,再加上撑满的感觉……真的绝了!随着抽插的速度加快,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一个人在家直喘。真的就像真鸡巴插进来的感觉,再加上我先用热水泡了泡更像了。各种姿势都试了,再加上我用了肛塞,更爽了。我和男的做爱的时候可是一次也没这样过。一个人在家可以放飞自我,真的很性奋很爽。它真的很好。现在很想要的时候,掏出这个鸡巴“嗖”地一下插进去就很爽。硬度也很好,也适当地有软软的肉感,真的很厉害。本来我一直是用手的,买假鸡巴还真是买对了!没买亚洲尺寸而是买了美洲尺寸真的是买对了。
还在看评论的各位,不要犹豫了,赶紧入手一个吧!

图三:
我一般是不会给成人用品写评论的……
但是到现在为止(已购买5个月)我都很满意,所以写下这个评论

我现在在和同性交往
因为两个人都是女生,每次做爱的时候免不了会用很多道具
我有点深,还喜欢大的,所以买了这个自用

真的明白为啥大家都不喜欢短的了
我和男女都做过爱,和男生做爱的时候
因为很爱对方……刚开始有性生活的时候我连对方短这个事实都没认识到……也不懂快感是什么

但是用了这个之后,终于明白了又大又粗才是最好的,真的
而且在使用的时候,连道具上的血管我都能清晰感觉到
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在肚子里搅动”了,牛逼
不骗人,趴着搞个三分钟我就高潮了

因为很享受插入式性爱,但女朋友没办法给到这个有点遗憾,感觉有点对不起女朋友
但是用了这个之后,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很满足

亚洲尺寸……如果适应了的话,真的没啥意思
您看这个每次插入都能带来新鲜感的巨大宝物怎么样呢?

现在我拥有了兔子般的女朋友和禽兽般的假鸡巴,人生真的好幸福。多亏有它,我每周都能过上火热的夜晚。

+使用之前浇点热水。戴套使用的话就算硅胶沾灰了也没事。用保鲜膜裹好放在袋子里保管即可。

图四:
前男友的鸡巴比一般白人男性的鸡巴还大还粗
所以毫不犹豫就下单购买了47mm粗的非洲尺寸
因为前男友就是47mm
和他交往的时候好奇到底有多粗还专门量了量
没想到会在日后购买假鸡巴的时候用到

收到一看,长度真的很长,粗细程度和前男友相似
好像专门把鸡巴从他身上切下来送到我家一样,真的幸会了

说和大臂一样粗有点过了,差不多和手脖一样粗吧
长度和500ML矿泉水瓶一样长
用作自慰有点大了。和前男友在做的时候
发出的不是呻吟声而是哀嚎声
和道具做的时候发出的不是“啊哈”这种可爱的叫床声
而是“额啊啊”这种禽兽叫声

说到我买道具的理由
因为以前是摸着男友的鸡巴入睡的,成了习惯
本来是想摸着入睡才买的
购买理由可谓是有点变态了

和大鸡巴男的交往之后再和小几把男的交往的话
就很容易让人叹气
韩国男的鸡巴大小就跟赌博似的
还不如买个巨大的假鸡巴抱着睡

大小虽然和前男友的很像,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是真肉的缘故
硬硬的,根本没想过要把它塞进那里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先给它戴了套
套子都撸不下来hhhhhh
诶?Hhhhhhhhhh

觉得美洲(42mm)的粗细应该可以用作自慰
又买了一个美洲的,粗细对我来说有点可惜了

别买亚洲(37mm)
如果不是像我一样有特殊原因的话,就买美洲吧
非洲只适合我这种变态买嘿嘿

原推特连接twitter.com/technodongza/statu

Pinned post

一个好消息!先来跟活吧的各位分享一下。
上条嘟文我不是说到中日韩三国女权姐妹联动了嘛,我喜欢的一位韩国女权作家也知道了这个事。作家的一个粉丝希望有人能把作家最近写的内容翻译出来并分享给中国姐妹,作家老师觉得是个好主意,真的开始招中文翻译啦。
于是我就投了简历,被选进了翻译组。在翻译组内,老师说每个人语言风格不一样,中文水平也不一样,所以需要有人润色,翻译费也会给更多。当然需要有文采的、有语感的人来做这个岗,而且是需要竞争的。只要两个人。
在试译稿里我真的尽了全力,比我平常写翻译作业还认真。
今天结果出来了,我入围润色岗,另一个入围的小姑娘是另一个高翻院的。我俩一个中国人一个韩国人,一个人负责抓中文语言,一个人负责抓韩语语感。
这只是开始,以后要更辛苦啦。但是还是谢谢三国联动时每一位参与的姐妹,没有你们,我就接不到这次的翻译工作。
期待以作品和你们再次见面!
啊对了,作品不是书,是邮件。具体细节等宣发了再仔细告诉大家。翻译组估计也会开通专门的微博用来宣传的。希望到时候大家多多关注!

Pinned post

女孩子对女孩子的照顾真的是太贴心了!
前几天中日韩三国的女权博主在推上搞联动,互相知道彼此的存在,互相用蹩脚的机翻讨论发生在各自国家里对女性的歧视、压榨和不平等。气氛一直挺好的。
然后微博这边的反应是女孩子们都挺开心,但嘲女权的人就开始说要举报女孩子们翻墙,说女的首先要爱国。
韩国这边也是有些杂音,说韩国女的和中共女的联动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中共女的放弃社会主义投奔民主主义,一种是韩国女的放弃民主主义接纳中共女的。肯定不是前者,那韩国女的现在搞这种联动是何居心?不就是想破坏韩国的民主主义嘛。气得我冒烟。
然后我就仗着自己会韩语,跟人家吵,说“反父权和意识形态有啥关系吗?希望你知道中国女的≠中共女的。而且中日韩三国女性已经对‘女人没有祖国’达成了共识。”很多韩国姐妹当场就跟我说不用理会这种人。
今天这个挑事的再次发疯,问中国女博主对新疆人权怎么看,对敏感地区的独立怎么看。数次发博,还写上中文。
韩国姐妹一眼看出这是个坑,发帖文提醒中国姐妹说,我们也知道中国的审查,所以我们真心希望姐妹们都安全,那是个明显的陷阱不要踩。
说真的,不是韩国姐妹提醒,我可能的就回复那个人了。想到今天去微博看到嘲女权的人拿着截图说推上的女权太反动了,要举报他们的那一瞬间还是心有余悸。
呜呜常常被这种女性照顾女性的温暖感动。“首先你要安全”,跨过网线,担心陌生国家的女网友,这种姐妹情令人感动。

凯柔 boosted

由于同时缺少了「可以进行真实调查、采访、报道的媒体」「网络信息不被隔离和审查」「自由发表言论不会受到惩罚和打压」「公共知识分子们总是愿意发声」「谈论政治与谈论音乐、谈论游戏、谈论历史一样只是一种正常谈论选项的共同认知」,所以越来越多事发生时,人们就是单方面狂欢一场,捎带手让文明退化一截。

凯柔 boosted
在一个绝大部分是维族人的 #ClubHouse 房间听了一会儿,一个维族女孩子发言说维族男尊女卑严重,维人建国女性地位堪忧,甚至可能不如现在如微博平台般的虽被删帖但仍一息尚存的讨论空间。接下来她被四五个男人(看bio多在美国学习工作)连续教育了快半个小时,大意是人民内部矛盾不能影响大业、汉地也在开倒车天下乌鸦一般黑、我看很多维族男人也在进步嘛、维吾尔文化博大精深尊重女性和万物生灵但被中共文化灭绝了、女权是西方思想维人建国就能直接输入西方思想保障你们女权。

怎么说呢,可能人类的想象力太有限了吧。
凯柔 boosted

BBC关于新疆的最新报道全文翻译(DeepL机翻+人工润色)内含性暴力描述,请谨慎阅读 

“他们的目标是毁灭所有人”:维吾尔拘留营被囚者声称遭到有组织的强奸

原文地址:bbc.com/news/world-asia-china-

根据BBC获得的最新详细报导,中国维吾尔族 “再教育”营中的妇女遭到有组织的强奸、性虐待和酷刑。

您可能会发现这个故事中的一些细节令人痛苦。

那些男人总是戴着口罩,吐尔逊依娜·孜亚吾顿(Tursunay Ziawudun)说,尽管当时并没有疫情。

她说,他们穿的是西装,而不是警服。

午夜过后的某个时刻,他们来到牢房挑选他们想要的女人,然后把她们带到走廊上的一个 “黑屋”,那里面没有监控摄像头。

孜亚吾顿说,有几个晚上,他们把她带走了。

“也许这永远都是我身上最难忘的伤疤。”

“我甚至不想让这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

吐尔逊依娜·孜亚吾顿在中国新疆地区庞大而隐秘的拘留营系统中度过了九个月。据第三方估计,在这个蔓延的拘留营网络中,有超过100万名男女被关押。中国称这些集中营是为了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进行 “再教育”。

人权组织称,中国政府逐渐剥夺了维吾尔人的宗教和其他自由,最终形成了大规模监视、拘留、思想灌输,甚至强迫绝育的压迫性制度。

这一政策源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他在2014年维吾尔族分离主义者发动恐怖袭击后视察了新疆。根据泄露给《纽约时报》的文件,不久之后,他指示当地官员以 “毫不留情”的方式应对。美国政府上个月称中国至今的行动已构成种族灭绝。中国称有关大规模拘留和强迫绝育的报道是 “谎言和荒谬的指控”。

来自拘留营内部的第一手资料非常罕见,但是几名前被拘留者和一名警卫告诉BBC,她们经历了有组织的大规模强奸、性虐待和酷刑,或看到了相关的证据。

获释后逃离新疆、现处美国的吐尔逊依娜·孜亚吾顿说,女性“每天晚上”都会被从牢房中带走,并被一名或多名蒙面的中国人强奸。她说自己曾三次遭到酷刑后又被轮奸,每次都有两三个人。

孜亚吾顿以前曾对媒体讲述过自己的经历,但那是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她当时“一直生活在被送回中国的恐惧中”。她相信,她如果揭露了她所经历和看到的性虐待的程度,被送回新疆后会受到比以前更严厉的惩罚。她也感到耻辱。

由于中国对境内记者的严格限制,我们无法完全核实孜亚吾顿的描述,但她向BBC提供的旅行证件和出入境记录证实了她的故事的时间线。她对新源县(维吾尔语称为巩乃斯县)拘留营的描述与BBC分析的卫星图像相符,而且她对拘留营内日常生活以及虐待的性质和方法的描述,与其他前被拘留者的描述一致。

研究中国新疆政策的专家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向BBC提供了巩乃斯县司法系统2017年和2018年的内部文件,其中详细说明了对“重点人群”的“教育改造”的规划和支出——这是中国对维吾尔人进行思想灌输的常见委婉说法。在一份巩乃斯县文件中,“教育”过程被描述为“洗脑、洗心、强义、除恶”。

BBC还采访了一名被关押在拘留营系统内18个月的新疆哈萨克族妇女,她说,她被迫脱光维吾尔族妇女的衣服,给她们戴上手铐,然后留下她们与中国男人单独相处。事后,她打扫了房间。

“我的工作是脱掉她们腰部以上的衣服,给她们戴上手铐,让她们不能动弹,”古尔孜拉·阿瓦尔汗(Gulzira Auelkhan)说。她把手腕交叉在脑后示意。“然后我会把女人留在房间里,一个男人会进来——一些来自外面的中国人或者警察。我静静地坐在门旁,等男人离开房间后,我就带着女人去洗澡。”

她说,中国男人“会花钱来挑选最漂亮的年轻囚犯”。

一些曾被关押在营内的人描述说,他们被迫协助看守,否则将面临惩罚。阿瓦尔汗说,她无力反抗或干预。

当被问到是否发生了有组织的强奸时,她说,“是的,是强奸”。

“他们强迫我进入那个房间,”她说,“他们强迫我脱掉那些妇女的衣服并铐住她们的手,然后离开房间。”

孜亚吾顿说,一些在夜间被带离牢房的妇女再也没有回来。那些被带回来的人遭到威胁,不准把她们的遭遇告诉牢房里的其他人。

“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发生了什么,你只能安静地躺下,”她说,“这是为了摧毁每个人的精神。”

曾兹先生告诉BBC,为这个故事收集的证词是“自暴行开始以来,我所看到的最可怕的证据”。

“这证实了我们之前听到的最糟糕的事情,”他说,“它提供了关于性虐待和酷刑的权威性的详细证据,其程度显然超过了我们的预期。”

维吾尔族是一个以穆斯林为主的突厥少数民族,在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约有1100万人。该地区与哈萨克斯坦接壤,也是哈萨克族的家园。42岁的孜亚吾顿是维吾尔族人,她的丈夫是哈萨克族人。

孜亚吾顿说,她和丈夫在哈萨克斯坦呆了5年后,于2016年底回到新疆,抵达后受到审讯,护照被没收。几个月后,警方通知她与其他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一起参加一个会议,参会的这群人被围捕并拘留。

她说,她被拘留的第一段经历相对轻松,有像样的食物,还可以使用手机。一个月后,她得了胃溃疡而被释放。她丈夫的护照被退回,他回到哈萨克斯坦工作,但当局扣留了孜亚吾顿的护照,将她困在新疆。有报道称,中国有意留住和关押亲属,让离开的人不敢声张。孜亚吾顿说,2018年3月9日,丈夫还在哈萨克斯坦时,她被指示到当地派出所报到,被告知她需要“更多的教育”。

根据孜亚吾顿的描述,她被运回她上次被拘留的同一个营区,但该地点的建设程度远超以往。大巴车在外面排队,“无休无止”地卸下新的囚犯。

这些妇女的珠宝首饰被没收了。孜亚吾顿说,她的耳环被拽了出来,导致她的耳朵流血。她和一群妇女一起被赶进了一个房间。其中有一位老妇人,孜亚吾顿后来和她成为朋友。

孜亚吾顿说,营区的看守扯下了这位老妇人的头巾并对她大喊大叫,因为她穿了一件长裙——这是维吾尔人的宗教表达方式之一,在那一年成为可被逮捕的罪行。

“他们把老太太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扒光了,只留下她的内裤。她非常尴尬,试图用胳膊遮住自己。”孜亚吾顿说。

“看着他们对待她的方式,我哭得很伤心。她的眼泪像雨水一样流下。”

孜亚吾顿说,这些妇女被要求交出她们的鞋子和任何有松紧带或纽扣的衣服,然后被带到牢房——“类似于中国的一个小社区,那里有一排楼房”。

在最初的一两个月里,没有太多事发生。她们被迫在牢房里看宣传节目,并被强行剪短了头发。

然后警察开始审问孜亚吾顿关于她缺席的丈夫的情况。孜亚吾顿说,当她反抗时,警察将她打倒在地,并踢她的腹部。

“警靴很硬很重,所以一开始我以为他在用什么东西打我,”她说,“然后我意识到,他在猛踹我的腹部。我几乎昏过去了——我感觉到一股热潮在我身上涌动。”

一名拘留营医生告诉她,她体内可能有血栓。当她的狱友告诉看守她在流血时,看守“回答说妇女流血是正常的”。

根据孜亚吾顿的描述,每间牢房住着14名妇女,牢房内是上下铺,窗户上装了铁栏杆,有一个脸盆和一个蹲厕。她说,当她第一次看到妇女在晚上被带出牢房时,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以为她们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然后在2018年5月的某个时候——“我不记得具体日期了,因为在那里面你不会记得日期”——孜亚吾顿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性狱友夜里被带出来,送到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国男人面前。她的狱友被带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

“她一进去就开始尖叫,”孜亚吾顿说,“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我以为他们在拷打她。我从没想过他们会强奸。”

把她们从牢房里带出来的那个女人告知了那些男人孜亚吾顿最近流血的事情。

“那个女人说了我的情况后,那个中国男人对她破口大骂。带着口罩的男人说’把她带到黑屋去’。”

“那个女人把我带到了那个女孩隔壁的房间。他们有一根电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它被捅到我的阴道里面,用电击来折磨我。”

孜亚吾顿在黑屋里第一个晚上的酷刑最终结束了,那个女人以孜亚吾顿的身体状况为由再次介入后,她被送回牢房。

大约一个小时后,她的狱友被带回来了。

“那个女孩在那之后完全是另一个人了,她不和任何人说话,她静静地坐在那里盯着什么,仿佛在出神,”孜亚吾顿说,“那些牢房里有很多人都疯了。”

除了牢房,拘留营的另一个主要特征是教室。教师被招募进来对被拘留者进行“再教育”——活动人士称,这一过程旨在剥夺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文化、语言和宗教,并向他们灌输中国主流文化。

来自新疆的乌兹别克族妇女凯尔比努尔·赛迪克(Qelbinur Sedik)是被带入拘留营并被迫给被拘留者上课的汉语教师之一。赛迪克后来逃离了中国,并公开讲述了她的经历。

赛迪克告诉BBC,女子拘留营受到“严格的控制”。但是她听到了一些故事——强奸的迹象和传闻。有一天,赛迪克小心地接近了一位她认识的中国女营警。

“我问她,‘我一直听到一些关于强奸的可怕故事,你知道这些事吗?’她说我们应该在午餐时到院子里谈。”

“于是我去了院子里,那里没有多少摄像头。她说:‘是的,强奸已经成为一种文化。那是轮奸,中国警察不仅强奸她们,还电击她们。她们受到了可怕的折磨。’”

赛迪克说,那天晚上她根本没有睡着。“我在想我的女儿,她在国外读书。我哭了一夜。”

在向维吾尔人权项目提供的另一份证词中,赛迪克说,她听说有人将通电的棍子插入妇女体内折磨她们,这与孜亚吾顿描述的经历相呼应。

赛迪克说,有 “四种电击方式”——“椅子、手套、头盔,以及用电棍插入肛门”。

“尖叫声回荡在整栋楼里,”她说,“我在吃午饭的时候能听到,有时在上课的时候也能听到。”

另一位被迫在营内工作的教师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Sayragul Sauytbay)告诉BBC,“强奸很常见”,看守“挑选他们想要的女孩和年轻女性,然后把她们带走”。

她描述了目睹一名只有20或21岁的女性被当众轮奸的惨状。她被带到大约100名其他被拘留者面前被迫认罪。

“之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警察轮流强奸了她。”沙吾提巴依说。

“在进行这个测试的时候,他们密切地观察着人们,挑出任何反抗、握紧拳头、闭上眼睛或看向别处的人,并将他们带走进行惩罚。”

沙吾提巴依说,那名年轻女子大喊着求救。

“那是极其可怕的,”她说,“我觉得我好像死了。我已经死了。”

在巩乃斯县拘留营里,孜亚吾顿的日子一晃就是几个星期,然后是几个月。被拘留者的头发被剪短,她们去上课,接受不明原因的体检,吃药,每15天被强行注射一种“疫苗”,注射后会感到恶心和麻木。

孜亚吾顿说,妇女被强行安装宫内节育器或做绝育手术,其中包括一名只有20岁左右的妇女。(“我们替她求过他们”,她说。)根据美联社最近的调查,维吾尔族人被强制绝育的现象在新疆很普遍。中国政府对BBC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

孜亚吾顿说,除了医疗干预,她所在拘留营的被囚者还花很长时间唱中国爱国歌曲,看有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爱国电视节目。

“你会忘掉外面的生活。我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给我们洗脑,还是因为注射和吃药的副作用,但除了希望自己能吃饱以外,你什么都不会想。食物被剥夺的情况非常严重。”

据一位在中国以外的国家通过视频连线接受BBC采访的前集中营警卫说,被拘留者会因违纪而被扣减食物,比如没有准确地记住书中有关习近平的段落。

“有一次我们把被捕的人带进集中营,我看到每个人都被强迫背诵那些书。他们坐了几个小时试图背诵课文,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本书。”

他说,那些没有通过考试的人根据他们是一次、两次还是三次没有通过而被迫穿上三种不同颜色的衣服,并相应地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包括剥夺食物和殴打。

“我进过那些拘留营。我把被拘留者带进过那些地方,”他说,“我看到过那些生病的、悲惨的人。他们肯定经历了各种酷刑,我确信这一点。”

我们无法独立核实这名警卫的证词,但他提供的文件似乎证实了他曾在一个已知的拘留营工作过一段时间。他同意在匿名的条件下发言。

这名警卫说,他对牢房区的强奸行为一无所知。当被问到营内看守是否使用电刑时,他说:“是的,他们用的。他们会用那些电刑器具。” 据这名警卫说,在遭受酷刑后,被拘留者被迫供认各种加于他们的罪名。“这些供词我都记在心里。”他说。

习主席的形象在营内无处不在。他的照片和标语装饰了墙壁;他是 “再教育”方案的重点。习近平是针对维吾尔人政策的总设计师,前英国驻中国外交官、现英国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高级副研究员查尔斯·帕顿(Charles Parton)说。

“它是非常集中的,而且一直涉及最高层,”帕顿说,”毫无疑问,这是习近平的政策。”

帕顿称,习近平或其他党内高官不太可能指示或授权实施强奸或酷刑,但他们“肯定会知道”。

“我认为高层只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命令已经发出去了,要非常严厉地执行这项政策,而正在发生的事情就是后果。” 他说,这让政策的执行“没有真正的约束”。“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能牵制住犯下这些暴行的人。”

根据孜亚吾顿的描述,这些施暴者的确毫无顾忌。

她说:“他们不仅强奸,还在你身上到处乱咬,你不知道他们是人还是动物。”她用纸巾按住眼睛来止住眼泪,停顿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他们不放过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到处乱咬,留下可怕的痕迹。看着真让人恶心。”

“我已经经历过三次了。而且折磨你的不只是一个人,不只是一个捕猎者。每次都是两三个人。”

后来,一个称自己因生太多孩子而被拘留的女人消失了三天,她在牢房里睡在孜亚吾顿附近。孜亚吾顿说,当她回来的时候,身上布满同样的痕迹。

“她说不出话来。她搂着我的脖子,不停地抽泣,但她什么话也没说。”

中国政府没有直接回应BBC关于强奸和酷刑指控的问题。一位女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新疆的营区不是拘留营,而是“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

这位发言人说:“中国政府平等保护所有少数民族的权益。”她还说,中国政府“非常重视保护妇女的权利”。

孜亚吾顿于2018年12月与其他在哈萨克斯坦有配偶或亲属的人一起被释放——她仍然不完全理解这一明显政策转变的原因。

国家退回了她的护照,她逃到了哈萨克斯坦,然后在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支持下逃到了美国。她正在申请留下来。她住在离华盛顿特区不远的一个安静的郊区,与当地维吾尔族社区的女房东住在一起。两位女性一起做饭,在房子周围的街道上散步。这是一种缓慢而平静的生活。孜亚吾顿在屋里的时候,把灯光开得很暗,因为在拘留营里,强光不停地闪着。到美国一周后她做了手术,切除了自己的子宫——这是身体被践踏的后果。“我已经失去了成为母亲的机会。”她说。她希望丈夫能和她一起来美国。目前,他在哈萨克斯坦。

获释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在还没来得及逃离之前,孜亚吾顿一直在新疆等待。她看到了其他被送进这个体系打磨后又被释放的人。她看到了这个政策对她的同胞产生的影响。独立研究显示,新疆的出生率在过去几年里急剧下降——分析人士将这种影响称为“人口种族灭绝”。

孜亚吾顿说,社区里的许多人已经转而酗酒。好几次,她看到她的前狱友倒在街头——那位在第一个夜晚和她一起从牢房里被带出来的,在她隔壁房间里尖叫的年轻女子。孜亚吾顿说,这位女性已经被毒瘾所吞噬。她“就像一个只是还存在于世的人,除此之外她已经死了,完全被那些强奸毁掉了”。

“他们说,人们被释放了,但在我看来,每个离开拘留营的人都完了。”

而她说,这正是这一切的目的。监视,拘留,思想灌输,非人化待遇,绝育,酷刑,强奸。

“他们的目标是摧毁每个人,”她说,“而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

凯柔 boosted
凯柔 boosted

上次看到有人说,不喜欢这里你可以移民 

下面有人回,那当年毛泽东也可以移民,没有必要闹革命

哈哈哈哈哈哈

凯柔 boosted

关于那些不相信关于新疆的报道的人 

两年前的我可能也会不愿意相信情况真的这么惨,就算从17年开始发现环境越来越糟,就算暑假外出已经开始带一个备用空手机防抽查,就算看到小商店门口立起了安检门,人人出门身份证不离身,从不关心政治的家人朋友在电话里开始传授技巧来判断自己是否正在被监听,即使面对面聊天前还要先把手机关机。因为报道真的太惨了,如何相信人们还在买菜做饭,出门会友,与此同时自己身边正在发生反人类罪行。选择部分相信毕竟好过些,告诉自己逃出去的人会把自己的经历夸大的——即使已经有无数个交叉信源证实了这些暴行。
甚至仅仅半年前我还会语重心长地描述当地人是如何与现实和解的,当时被人挂出来骂还觉得冤。。后来才想明白,什么和解,只不过是除了继续生活别无选择罢了,而作为旁观者,如果连面对现实的勇气都没有,那也只能说被骂也活该了。
也许现在还没什么能做的事情,但最少,最少要逼自己看清:是的,就是这么惨,这就是反人类罪行

凯柔 boosted
凯柔 boosted

德语媒体:中国会输掉疫苗竞赛吗?
dw.com/zh/德语媒体:中国会输掉疫苗竞赛吗?/a-5
按照目前的进展,西方国家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完成接种疫苗计划,从而得以重新开放边境。而最先启动接种计划的中国届时则仍可能处于封边状态。
#deutschwelle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