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6月份说的翻译项目就是我刚才转发的那个!希望大家多多申请~
我们打磨文章也花费了很多心思,我也借此机会认识了很多韩国女权姐妹,对韩国女权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希望走过路过的大家多多订阅,也拜托大家多多转发宣传。
作家老师不在乎通过这个项目能赚到多少钱,但她也希望自己的劳动得到尊重。所以您先订阅,被打动了、觉得很有用很有收获后再打钱也行。当然,觉得我们的劳动应该得到尊重大方砸钱的土豪也大欢迎!

Pinned toot

一个好消息!先来跟活吧的各位分享一下。
上条嘟文我不是说到中日韩三国女权姐妹联动了嘛,我喜欢的一位韩国女权作家也知道了这个事。作家的一个粉丝希望有人能把作家最近写的内容翻译出来并分享给中国姐妹,作家老师觉得是个好主意,真的开始招中文翻译啦。
于是我就投了简历,被选进了翻译组。在翻译组内,老师说每个人语言风格不一样,中文水平也不一样,所以需要有人润色,翻译费也会给更多。当然需要有文采的、有语感的人来做这个岗,而且是需要竞争的。只要两个人。
在试译稿里我真的尽了全力,比我平常写翻译作业还认真。
今天结果出来了,我入围润色岗,另一个入围的小姑娘是另一个高翻院的。我俩一个中国人一个韩国人,一个人负责抓中文语言,一个人负责抓韩语语感。
这只是开始,以后要更辛苦啦。但是还是谢谢三国联动时每一位参与的姐妹,没有你们,我就接不到这次的翻译工作。
期待以作品和你们再次见面!
啊对了,作品不是书,是邮件。具体细节等宣发了再仔细告诉大家。翻译组估计也会开通专门的微博用来宣传的。希望到时候大家多多关注!

Pinned toot

女孩子对女孩子的照顾真的是太贴心了!
前几天中日韩三国的女权博主在推上搞联动,互相知道彼此的存在,互相用蹩脚的机翻讨论发生在各自国家里对女性的歧视、压榨和不平等。气氛一直挺好的。
然后微博这边的反应是女孩子们都挺开心,但嘲女权的人就开始说要举报女孩子们翻墙,说女的首先要爱国。
韩国这边也是有些杂音,说韩国女的和中共女的联动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中共女的放弃社会主义投奔民主主义,一种是韩国女的放弃民主主义接纳中共女的。肯定不是前者,那韩国女的现在搞这种联动是何居心?不就是想破坏韩国的民主主义嘛。气得我冒烟。
然后我就仗着自己会韩语,跟人家吵,说“反父权和意识形态有啥关系吗?希望你知道中国女的≠中共女的。而且中日韩三国女性已经对‘女人没有祖国’达成了共识。”很多韩国姐妹当场就跟我说不用理会这种人。
今天这个挑事的再次发疯,问中国女博主对新疆人权怎么看,对敏感地区的独立怎么看。数次发博,还写上中文。
韩国姐妹一眼看出这是个坑,发帖文提醒中国姐妹说,我们也知道中国的审查,所以我们真心希望姐妹们都安全,那是个明显的陷阱不要踩。
说真的,不是韩国姐妹提醒,我可能的就回复那个人了。想到今天去微博看到嘲女权的人拿着截图说推上的女权太反动了,要举报他们的那一瞬间还是心有余悸。
呜呜常常被这种女性照顾女性的温暖感动。“首先你要安全”,跨过网线,担心陌生国家的女网友,这种姐妹情令人感动。

凯柔 boosted
凯柔 boosted

看到新拍的防疫宣传片又污名化女人,只字不提疫情期间被推到前线的大部分都是女医护人员,反而捏造出“报名的大多都是男同志,女同事没有人愿意去前线”的桥段,很难不产生屠杀男人的冲动。我知道这种想法很残暴,但确实想把坐在公检法和政府机关那帮脑满肠肥、尸位素餐,掌控改写叙事的猪头都拉出来杀了。先杀《最美逆行者》的总编剧郭靖宇。

凯柔 boosted
凯柔 boosted

搜狐新闻蓝V掉了🤔现在和幽灵用户一样不能被直接搜索到,看简介是不是被锤了?

梨花女大不愧是走在韩国女权运动前列的韩国高校。最近在翻译梨花女大高翻院历届翻译真题,14年的韩中翻译真题震惊到我了。太长折叠。当然最后一句会让人眉头一皱,但想想这是2014年的资料也就不深究了。 

早在几十年前,女性结婚之后住进婆家还被视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所以结婚这件事与其说是和配偶一起生活,不如说是作为一个新增的女性劳动力和多达二十余人的大家族一起四世同堂。作为在这种秩序当中身份最低的“新员工”——儿媳妇,常常每天甚至是年中无休地劳动。劳动内容小到倒水、切水果、给邻居送年糕等跑腿小事,大到给一大家子人做饭、洗衣服等对于女性来说是苦活累活的高强度劳动。

这种生活带来的问题不是身体的劳累,而是无穷无尽的强制劳动带来的丧失感和挫折感等内心的痛苦。如果这种不幸是由雇主带来的话,起码还可以通过劳务纠纷等方式进行对抗。但如果是由爱憎交织的家庭成员带来的话,对抗行为本身就可能成为刺向自己的剑。这种状态若长期持续,这些女性会觉得自己被身边的人“吞噬了灵魂”,最终身体出现毛病。

长此以往,如果身患重病是否就能从地狱中摆脱了呢?大概可能吧。有位女性年过六十仍被“使唤”,内心备受煎熬,结果得了子宫癌。这样一病,一下子就没人使唤她了。术后痊愈之后,再也没人让她戴上曾被解开过的枷锁,她过上了比以前自由百倍的生活。

在核心家庭制度被广泛接受的今天,这种新增劳动力的概念依然存在。一到过节,不出意外儿媳妇们也要劳动。身为男性的儿子却和叔叔们玩得乐不可支,对辛苦劳动的妈妈不管不问。家族里的爱憎交织更为凸显的时节就是过节时期。

据统计,今年中秋节之后的快递需求比中秋节之前的要多,原因是通过网购缓解“过节压力”的家庭主妇们的订单量暴增。但这也可以看做是多数家庭里赚钱最多的丈夫同意了这种消费,这样一看事情是不是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喜欢这一段
「相反,在我们有活力而自信的民主政体中,中国政府官员享有与美国人民直接对话的能力,并通过我们的自由媒体呈现了其政府的观点。光是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今年就在《华盛顿邮报》和Politico这类知名美国新闻机构发表过五篇署名文章,还接受过诸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等媒体的专访。中国外交部以及像《环球时报》、《中国日报》这样的国有宣传机构经常畅通无阻地利用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这类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来攻击我们的政策、我们的生活方式,以及恰恰保护着他们自由言论能力的系统。他们在其他民主国家也这样做。」

Show thread

美国驻华大使馆好牛逼。微博上可能只有这个账号敢这么说还不补炸号的吧。但我觉得题目应该更狠一点直接剑指你党——“中国共产党虚伪的宣传系统”。

凯柔 boosted

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烦请有空闲时间的各位友邻多多支持 :te_024:

凯柔 boosted

亲自表彰自己的指挥,亲自指挥自己的表彰

凯柔 boosted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