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毛象称为难民营说大家嘟文没质量的那位,希望你明白一个事儿:很多象友正经地画画、写文、做手工、搞园艺、写论文、搞科普,都是算工要钱的。一分钱没有搁别人家后院摆什么甲方嘴脸啊?

今天是国际猫咪日,送上万花筒“裤旋风”给各位象友和猫猫助兴。 :ablobcatrave: :blobcatflower: :blobcatfingerguns: :tzcat10: :dancingcat:

@Gothamfufu 感谢帮忙p图
@cat

几年前看陈晓楠在一席讲一个故事。冷暖人生节目组曾经收到一位上海郊区老人的来信,信中说他是台湾留在大陆的唯一一个高级特务,请节目组来采访。节目组去到上海,坐渡轮又坐了很久的车,找到这位老人。老人说,他不是普通特务,而是蒋经国当年亲自授训的精锐。二十二岁那年,他接到的任务,是去大陆刺杀军政首长。他是这种级别的特务。

于是他去香港。在那里他遇到一个比他大六年的有夫之妇,一个军官的妻子,叫小珍。他恋爱了。他从小就没有父母,突然遇到小珍的温情,他很珍惜。国民党很快发现了他们的恋爱,强令他回去台北接受军事惩戒。念在他是一个年轻又优秀的特务苗子,如果他和小珍分手,这事就这么算了。但是他决定和小珍私奔。

小珍说好。他们手牵手过罗湖,老人回忆说那是他人生中罕有的狂喜时刻。他的打算,是安顿好小珍之后继续执行任务,回到台北戴罪立功。他不背叛组织。结果两个人一过关就被按倒在地,大陆当局早就收到了风声。他被判了二十二年。小珍被判了五年。

在提篮桥监狱,他唯一一次看见小珍,他在二层,小珍在楼下放风,脸色苍白,他心疼得想死。其他时候,他每天只能对着四面墙壁思念小珍。他出狱已经四十四岁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小珍,他知道小珍一定在等他。最后在一个废弃农场他找到了。那里的人说,你怎么不早点来。她等了你十七年,最后的五年,她生了一场大病,一个老右派救了她,她就嫁给他,去上海了。

他跑去上海,继续找。在老右派的办公室终于见到了小珍。小珍已经五十岁了。很久很久,他们认出了彼此,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就走了。

这个独居老人现在还住在上海。他没有社交生活,邻居没有人认识他,他活成了一个秘密,一生最大的恐惧就是别人对他好奇。一个普普通通的上海老爷叔,很佝偻,很朴素,却依然保留着一个特务的习惯,就是随身带个小本本,记录楼上楼下邻居的每日活动。可是他对陈晓楠说,陈小姐,你知道我为什么还住在上海吗。

虽然上海人多,房子贵。但我知道小珍就在这里。我知道她先生是谁,她的孩子上什么大学,我都知道。我在这里,等她的先生先死。

小珍最后写了一封信,没有直接交给他,交给了他的弟弟。他拿到这封信,每天揣在胸口兜里,想小珍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信里说,每一次见到你都感到很痛苦。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

今晚一直听逾越生死,突然想起来这个故事。一人游旧地,旧记忆陪同生死,换了风景依然盼望能共你看夕阳多凄美。

這條是和前兩條相關,但是寫給女性象友——
我們因為某個女性獲得成功這件事本身而感到鼓舞,這完全沒有問題。
我們可以批評一個政治家的政治路線、政治表現,這並不妨礙我們欣賞、支持、尊重一位成為政治家的女性。
還有,如果妳也在自我實現的路上,有什麼樣的資源,就要利用,無論父母的配偶的社會的,運用資源也是個體能力的重要部分。男性本來就佔據著這個社會大部分的資源,單個女性用得再多也拉不平格差的。
最後,我希望我有生之年也有機會被男的罵「沒什麼了不起的,都是靠家庭/老公/運氣/投機」,那說明我成功了啊。

单个的女性名人怎么样,和她能不能激励到别的女性其实没啥关系。哪怕是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至少证明了女的也可以杀人。
不是反讽,对于很多女性来说,榜样并不是模仿的对象,也不是未来的期望,而是一个提示和启发:原来女的也可以做男的一样的事情,原来除了贤妻良母,女的还可以有别的路。哇哦,女的也可以做坏人!
这种激励确实很初级,那谁让女的因为性别种种受限的现实就这个初级(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那么初级)样子呢?

我也觉得佩洛西82岁能做到这么高的位置不可能是47岁才从政,所以那条说她47岁才从政的感觉可能吹大了就没转,但是另一种攻击佩洛西,希拉里,蔡英文的观念,说她们不够为底层人民谋福利,只能代表精英女性既得利益者,就让我觉得复现了之前有人说的一个现象,右派都比较团结——就是要选老白男——而左翼则是总嫌其他人不够进步,不够左,所以票分到每个人身上怎么也干不过右翼😂

我觉得不必神话政坛上层女性——比如不必吹嘘谁生了三四五六七八个孩子之后出来工作但是仍然如何如何——欧美好几个高层女政治家譬如德国的冯德莱恩也是这种情况,那只是因为人爹牛逼,人不需要完全承担带孩子的任务,但却不是被他们家的男性和社会所分担,而是通过人雄厚的经济实力外包了,这种情况普通女性是无法效仿的

但是,与其抨击政坛女性们不够白手起家不能代表底层劳动人民,不如反过来问,为什么(相对)白手起家的普通人能走到竞选总统这一步的,往往是男的?比如说为什么是桑德斯,而不是一个女的能够代表底层,成为希拉里的对手?

不就是因为生育养育和个人发展在争夺时间精力上的矛盾,在无法outsourcing的普通女性那里,相比在普通男性那里更加突出吗?——那么号称比起精英女性更能代表普通人的男政治家们,为我们普通女性的两难处境推出过什么提案?

如果站在普通女性的立场指责佩洛西,希拉里,蔡英文不够底层,那么反过来说,任何一个比这些女性更“底层”的男政治家,他们又够“女”吗?会比中高层男性更加愿意倡导男性分担更多的育儿责任吗,准备推出什么提纲鼓励普通男性的奶爸角色?更加支持底层女性相对于男性的职业发展?

所以,对于需要生育哺乳,同时也不想个人精神生活和专业技能发展被明显蚕食的女的来说,底层男性政治家比起精英女性政治家对于这点的特别帮助在哪?我比较感兴趣这一点,而不是女政治家要竞选的时候,就强调人家不够为普通女性考虑,而男政治家要竞选的时候,只需指出“他代表底层”,就理所应当该得到普通女性的选票,毕竟,我们都知道,在不提性别的时候,所有的政策都是以平均男性为标准人设计的

有些女的拿吸尘器吸地,有些拿树枝扫帚扫地,等男男平等了,所有女的都发一个吸尘器——在看到鲜明的性别政纲之前,我会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认为阶级问题优先于性别问题的人们的首要追求

这么自大的也就只有中国人了吧,其他国家的同学把中国地图“搞错”或者其他同学不了解“香港”和“台湾”问题时,中国来的留学生就好像对方犯了多大的错误,对对方的仇恨就如同杀了自己亲爹吗一般。揪着这一点破事儿非要给别人安一个侮辱国家,搞分裂的帽子,真的就跟精神有问题一样🤔

但….为什么要世界上所有人都强行支持一个人的政治立场呢?😓我们村的人,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别的国家,甚至都很少用电子产品,你要求这样的人,要对中国的事儿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不是脑子有什么大病,全世界只围绕着中国转动么?说别人冒犯自己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中国人一直以来都在冒犯别人呢?

以及中国真的从来不搞文化输出,在海外查资料永远都查不到,中文查不到英文也没有,中国人购买和阅读资料尚且困难,外国人连途径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你指望别人了解中国….真的蛮可笑的,自己先从闭关锁国的状态里走出来吧…

而且世界上就是有不care中国的人,非常多,甚至可以说大部分普通人真的不关系其他国家的事儿,就如同中国人也不会care我们村北边是不是要闹独立,也不会care我们村乌鸦和美国的乌鸦合并为同种类型了…

😓什么?你不知道乌鸦这事儿?那你冒犯到我了哦,赶紧给我下跪道歉…要头磕破的那种道歉才行 :awesome: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