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株大葉醉魚草,去年開花時就想拍,每經過一遍想一遍,直至花萎變黑,纔想好可惜啊錯過了。因此今天就算斜陽光綫打得怪異,我也專程去拍它。

用「她」可能更合襯,因為覺得她像「Queen」,田野邊野生的Queen樹,«Queen» Arbres à papillons,不知為甚麽,英文發音的Queen搭配法文「蝴蝶樹」更為合襯。法文叫她蝴蝶樹,因為她總吸引許多蝴蝶。

源自中國,因為落花醉暈游魚而得名「醉魚草」,也是美名。想必醉蝴蝶的,和醉魚的,是同一花粉。這株巨大身姿伸展的「女王樹」,遠遠地,我就聞著她的醉香了。

国内还在讨论可能防卫过当。秦地不要碰瓷现代文明国家了

别人的标签 

《疯》(sinnssykt )纪录片最后一集,主持人出品人自己出柜-坦承自己有双相障碍的过程,因为她从没有向除了家人之外的任何人坦白过。拍摄节目过程当中,她意识到得这么做了,先邀请来最好的那些朋友,问她们觉得她坦诚吗?其中一个朋友说:“有时候觉得你有所保留,应该是不想让我为你担心。” 西瑟尔说因为她自己就是家属(母亲和哥哥都自杀了),知道为别人担心是多么可怕的事。

第二步:她和姐姐商量,决定在某个podcast现场宣告。

第三步:她去找心理医生寻求建议。心理医生说:不管是在舞台上还是脸书上宣布,最重要的是顺序。先对你身边亲密的人说,别让他们从脸书或者媒体上知道这事,那样他们会受伤害的。所以你做得很对。西瑟尔又问:别人会不会给我贴上“双相障碍西瑟尔”的标签? 心理医生说:这个标签在你心里存在时间肯定长于在其他人心目中。事实上你需要非常努力才能维持别人心目里的这个标签,比如连续五年里你每次登台或接受采访都说这事,那样这个标签可能就算呆住了。

總聽、只聽苦情歌的,纔覺得只存在苦情歌吧……那麽多勵志歌、社會歌、詩意歌…各類樣的長久存在,好聽老歌新歌,從未停過。

苦情歌也有好聽的。倒是什麽「愛而不得」苦情歌,我從未聽過,特意去搜來聽…好吧,聽一遍都算多了。

关于端木的为人,有些议论。不外是两个字,一是冷,二是傲。端木交游不广,没有多少人来探望他,他也很少到显赫的高门大宅人家走动,既不拉帮结伙,也无酒食征逐,随时可以看到他在单身宿舍里伏案临帖,——他写“玉版十三行洛神赋”;看书;哼桂剧。他对同人疾苦,并非无动于衷,只是不善于逢年过节,“代表组织”到各家循例作礼节性的关怀。这种“关怀”也实在没有多大意思。至于“傲”,那是有的。他曾在武汉呆过一些时候。武汉文化人不多,而门户之见颇深,他也不愿自竖大旗希望别人奉为宗师。他和王采比较接近。王采即因酒后鼓腹说醉话“我是王采,王采是我。王采好快活”而被划为右派的王采。王采告诉我,端木曾经写过一首诗,有句云:
赖有天南春一树,
不负长江长大潮……
这可真是狂得可以!然而端木不慕荣利,无求于人,“帝力于我何有哉”,酒后偶露轻狂,有何不可,何必“世人皆欲杀”!

——《哲人其萎——悼端木蕻良同志》 载《北京文学》一九九七年第三期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