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割裂的海峡:认同危机与民族主义

这次来聊一聊台湾问题,当然这是我一家之言。肯定有不同的角度和切入问题的方式。

想说的,该说的都在文章里。看就完事了hhhh
(仅作学术讨论,不代表个人政治立场)

telegra.ph/Talking-about-Taiwa

Pinned post

把之前写的一篇小论文改了改,关于民族主义网络传播的。这篇文章学术水平确实不太行,但是改一改虐非科班出身的政治评论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应该是我在alive.bar上发的最后一篇文章了。
接下来要投身学术(被导师摩擦),主动性断网一段时间。
其实这些东西还是看原著比较好,别人写的文章或是一些论文其实都是二手资料。

《民族主义、小粉红和互联网》
telegra.ph/Nationalism-Little-

Pinned post



趁这两天有空,我用自己浅薄的学术水平来分析一下“六四事件”产生的原因
有朋友说图片压缩太严重,我把文章修改后放到了telegra.ph里。打开下面的链接就能看,好像需要翻墙才能看到,看不到的看我之前发的图片吧
由于资料匮乏,我尽量利用不带有意识形态的,相对中立客观的资料来分析。
文章里有很多理论性的东西,有我自己的思考,大多数是很多学者的成果
我尽量没有使用很深奥的学术名词,也没有按论文的格式去写,为了不给一些学者惹麻烦 也没有做引用。所以也不要什么版权了,随便转发。

telegra.ph/Talking-about-Tiana

一个小观察:
政治学和国际关系的学生(也包括我自己),太爱把自己当回事了。稍微读点书就觉得自己了不得了。可以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可以给常委们讲课当国师。
其中最为可恨的就是那群有着little pink基底的学生们,学了点东西不仅没有培养思考能力,反而开始变得激进、鹰派。

气死,满心欢喜地预约了赵鼎新老师的线上讲座,结果讲座没等来,等来了这个。
肯定不是身体的原因,老大哥随时随地看着你,纵然你身在国外用的还是zoom。
你国学术水平上不来不是没有原因的,审查审查,审NMGB

酒鬼拔草——尊美醇不太行

前几天买的威士忌到货了,有些小失望

爱尔兰威士忌,尊美醇

能闻到很浓郁的巧克力、蜂蜜、奶油和一些坚果味道,重点是有很重的刺激性的酒精味,掩盖了很大部分的香味。而且香气在层次上很单一,没啥变化。

入口的时候很刺激,酒体直接在嘴里爆开,就像网上说的“在嘴里燃烧”。不过好在入口没有苏格兰威士忌的粗糙感,有顺滑的感觉,但没网上说的那么滑。

之前没喝过爱尔兰威士忌,今天试了一下觉得不太行。可能是因为酒太便宜了,下次换个好点的再尝尝。

只有你国才会有的事情:
毕业论文是用三个案例进行跨案例比较分析来验证一个关于分离主义的模型。其中一个案例是台湾。
虽然加了各种的双引号,整个分析的过程一直保持着中立态度。答辩委员会还是告诉我要么删掉那个案例,要么进行修改。
研究都不让研究,你还想解决这个问题?你国社科水平底下不是没有原因的。

什么是吞金兽:
1. 豆瓣+多抓鱼+孔网+当当
2. 网络酒友+淘宝+线下酒友
3. Discogs+Bandcamp+碰巧认识了几个卖黑胶唱片的

好久没有废话了
列一下最近的看的书吧:
1. On social evolution: paradigm and phenomenon
2. Reimaging nation and nationalism in multicultural east asia
3. 1848-革命之年
4. 皇帝圆舞曲
5. 脆弱的平衡: 欧洲四个世纪的权势斗争

内循环,内循环。瞎循环。
只有开放,只有开放才能继续发展。所谓内循环还是要提升国内消费水平,不要剪刀差,不要压榨国内消费市场,不要通过结构性政策来压低人工成本,要进行产业升级,要外移落后产业。但绝对不是搞什么内外双循环联动,如果是循环那必然产生闭环。
但凡懂点政治经济学,就不会扯什么内循环。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啊。
不能因为权力政治或权力斗争而不顾现实规律,把学术政治化。瞎搞是不行的。

权力和学术思想交媾,互为背书的后果就是僵化、教条主义,等时过境迁之后,还要捏着鼻子去捧臭脚,自甘被淘汰。
然后被如此思想教育出来的人,除了宫廷政治你还能指望他能有什么才能和本领。

别误会,我说的是勃列日涅夫 ​​​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