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割裂的海峡:认同危机与民族主义

这次来聊一聊台湾问题,当然这是我一家之言。肯定有不同的角度和切入问题的方式。

想说的,该说的都在文章里。看就完事了hhhh
(仅作学术讨论,不代表个人政治立场)

telegra.ph/Talking-about-Taiwa

Pinned post



趁这两天有空,我用自己浅薄的学术水平来分析一下“六四事件”产生的原因
有朋友说图片压缩太严重,我把文章修改后放到了telegra.ph里。打开下面的链接就能看,好像需要翻墙才能看到,看不到的看我之前发的图片吧
由于资料匮乏,我尽量利用不带有意识形态的,相对中立客观的资料来分析。
文章里有很多理论性的东西,有我自己的思考,大多数是很多学者的成果
我尽量没有使用很深奥的学术名词,也没有按论文的格式去写,为了不给一些学者惹麻烦 也没有做引用。所以也不要什么版权了,随便转发。

telegra.ph/Talking-about-Tiana

真的挺令人绝望的,一群19世纪的人活在21世纪

突然发现前女友现在成了网红
人傻了

我导说他想去澳门教书,钱多事少还没审查,我一直反对。后来看了他新书大纲,走吧,赶紧走,没成第二个赵鼎新前别回大陆。

我导衣品太好了,之前听说他被gay追过,我以为是玩笑,但他人模狗样(褒义)的时候真的很有魅力。

以下危险发言不代表本人观点,无法作为呈堂证供 

墙国三大困境:
1. 人口增长VS房价。提升出生率需要降低房价和抚养成本,而房地产泡沫一旦被打破必然造成经济震荡,更没人愿意生孩子了。但不提高出生率,经济难以实现长期增长(宏观经济学基本原理)。
2. 治理成本VS社会稳定。大量维稳费用和愈加庞大的官僚体系导致治理成本过高,但是降低成本必然导致维稳效果下降,而长期的威权政体下缺少化解社会矛盾的机制,并且社会资本的缺失和两极分化的社会结构使得民主化改革不具备成功的基本条件。
3. 自由贸易VS统一台湾。经济增长很多程度上依赖于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而统一台湾(很大可能性上是武统)有可能导致国际社会的经济制裁,但是在贵党的推动下,统一已经成为政权合法性来源之一,不统一会使得政权合法性丧失。

当代中文网友观察(无论墙内还是墙外):
你跟他聊逻辑,他说你屁股坐歪了;
你跟他聊理性,他说你屁股坐歪了;
你跟他聊事实,他说你屁股坐歪了;
你跟他聊原则,他说你屁股坐歪了。
他妈的怎么那么喜欢盯别人的屁股,喜欢看屁股你pornhub上看去啊。但是按照网友们的逻辑,翻墙看pornhub,是不是也算屁股坐歪了?

中国老一批本土培养的社科学者(45岁以上)及其学生的通病:痴迷于宏大叙事和体系问题却没能力构建宏观理论,瞧不起“精致的平庸”却也没能力从细枝末节里做出有意义的创新,进而只能沦为“粗糙的平庸”。

读王亚南先生的《中国官僚政治研究》、周雪光的《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从中得到的核心结论就是:你国官僚制度两千年来基本上就没咋变过。表现形态各式各样,并且伴随着政治技术和现代化进程,国家能力从长周期来看呈线性增长,但是其核心矛盾仍然是1. 中央权威同科层官僚制之间组织特性上的紧张关系,以及2. 官僚本身作为附庸于统治集团的群体,无独立存在的合法性基础,却又在贪婪的驱动下不断扩张。
当然,我不是研究中国政治的,结论武断了些,但我觉得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一个生活中的观察:
日常生活中绝大多数的争吵来自于双方把解决问题的交流不自觉地转变为推诿责任和判定是非对错的辩论。前者是通过沟通完善信息结构,进而找到妥协办法;后者是在缺乏关于原则和标准的共识的情况下,否定对方的同时顺带关闭了信息沟通的渠道。

非常讽刺的事实是,从操作难度和经验来看,强人政治时期进行民主化阻力最小、成功率最大,也就说,越集权民主化越顺利(前提是由开明领导人引领的)。But通常越集权,领导人越不愿放弃权力,反而会不断削弱民主化的基础和条件(比如加强意识形态的控制,极化社会,削弱中层精英,加强社会管控)。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