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割裂的海峡:认同危机与民族主义

这次来聊一聊台湾问题,当然这是我一家之言。肯定有不同的角度和切入问题的方式。

想说的,该说的都在文章里。看就完事了hhhh
(仅作学术讨论,不代表个人政治立场)

telegra.ph/Talking-about-Taiwa

Pinned post

把之前写的一篇小论文改了改,关于民族主义网络传播的。这篇文章学术水平确实不太行,但是改一改虐非科班出身的政治评论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应该是我在alive.bar上发的最后一篇文章了。
接下来要投身学术(被导师摩擦),主动性断网一段时间。
其实这些东西还是看原著比较好,别人写的文章或是一些论文其实都是二手资料。

《民族主义、小粉红和互联网》
telegra.ph/Nationalism-Little-

Pinned post



趁这两天有空,我用自己浅薄的学术水平来分析一下“六四事件”产生的原因
有朋友说图片压缩太严重,我把文章修改后放到了telegra.ph里。打开下面的链接就能看,好像需要翻墙才能看到,看不到的看我之前发的图片吧
由于资料匮乏,我尽量利用不带有意识形态的,相对中立客观的资料来分析。
文章里有很多理论性的东西,有我自己的思考,大多数是很多学者的成果
我尽量没有使用很深奥的学术名词,也没有按论文的格式去写,为了不给一些学者惹麻烦 也没有做引用。所以也不要什么版权了,随便转发。

telegra.ph/Talking-about-Tiana

最佩服香港的同学,中英粤口语无缝衔接,简中繁中英文输入随时切换,绝对地国际化

盲猜正在主持学术会议的我二导内心OS:他到底讲了什么?这什么玩意?这什么狗屁发言?

前天脑子错乱把唐神的讲座时间记错了,还好我二导有录屏。这脑子越来越不够用了😭

如果感情中没有若即若离就好了

太可惜,太客气,我丫就是一大傻逼

达成共识其实很容易,只不过是你非要保持一个看上去独立且独特的个体。
达成共识其实也很难,因为有些事情不是和稀泥就能解决的,总不能摁着头硬跪吧

我:考研好难啊,快要抑郁了
我导:放心,谁抑郁你都不会抑郁
我:??? ​​​

图书馆一大哥把共享充电宝的插座拔了,自己接了个插座搁那充电。。。。。
大哥,您要是差那2块钱我给您,咱大可不必如此

素质和家教其实很简单:保持自己同公共领域、自己同他人之间的边界感。边界可以模糊,但不代表没有。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