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一批本土培养的社科学者(45岁以上)及其学生的通病:痴迷于宏大叙事和体系问题却没能力构建宏观理论,瞧不起“精致的平庸”却也没能力从细枝末节里做出有意义的创新,进而只能沦为“粗糙的平庸”。

读王亚南先生的《中国官僚政治研究》、周雪光的《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从中得到的核心结论就是:你国官僚制度两千年来基本上就没咋变过。表现形态各式各样,并且伴随着政治技术和现代化进程,国家能力从长周期来看呈线性增长,但是其核心矛盾仍然是1. 中央权威同科层官僚制之间组织特性上的紧张关系,以及2. 官僚本身作为附庸于统治集团的群体,无独立存在的合法性基础,却又在贪婪的驱动下不断扩张。
当然,我不是研究中国政治的,结论武断了些,但我觉得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一个生活中的观察:
日常生活中绝大多数的争吵来自于双方把解决问题的交流不自觉地转变为推诿责任和判定是非对错的辩论。前者是通过沟通完善信息结构,进而找到妥协办法;后者是在缺乏关于原则和标准的共识的情况下,否定对方的同时顺带关闭了信息沟通的渠道。

非常讽刺的事实是,从操作难度和经验来看,强人政治时期进行民主化阻力最小、成功率最大,也就说,越集权民主化越顺利(前提是由开明领导人引领的)。But通常越集权,领导人越不愿放弃权力,反而会不断削弱民主化的基础和条件(比如加强意识形态的控制,极化社会,削弱中层精英,加强社会管控)。

中国社科学术界鉴别青年学者(28-45)学术能力的一条普遍性法则:有没有以唯一作者的身份用英文在所在研究领域发表过ssci一区的文章。
学术水平这个事情见仁见智,但是如果说有一条金线来标示的话,上述法则应当是衡量国内社科学者的金线。

一咬牙,一跺脚,把霍布斯鲍姆年代四部曲给买了。(不是历史专业,买来大概率草草看一遍墙角落灰)

我一学国际政治的(自认为学术水平在同龄人里还算不错),现在竟然看不懂咱国的一些外交政策和骚操作了。之前只是单纯地认为外交决策圈专业水平不行,现在觉得纯粹是外行指导内行导致的愚蠢。

最佩服香港的同学,中英粤口语无缝衔接,简中繁中英文输入随时切换,绝对地国际化

盲猜正在主持学术会议的我二导内心OS:他到底讲了什么?这什么玩意?这什么狗屁发言?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