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该质问“你们家没有老人和孩子吗”的人,正是这些正在受苦绝望的老人和孩子,一想到这句话被一些猪狗不如的畜生拿来滥用真是会火从心头起

Show thread

🫡🫡🫡

《专访"李老师不是你老师”》

『之前是有这样一个人,他在国内,然后他被警察抓了,就把帐号给删了。我就受到了感召,于是我就接过了这件事。我觉得这是一个火种吧,一个个地传到我这里。 』

『 我当然知道还有很多了不起的推主也在做这件了不起的事情,就是把这些事情翻译成英文,把这些信息传递出去。』

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

再说一遍!“不是东风压了西风 就是西风压了东风”这句话是红楼梦第八十二回里我的爱豆林黛玉说的,不是你毛的原创!这是一个女性角色的智慧,不用谢!

从ID到发言都一股霉味,给你生活在这个时代真是浪费了

@nantian1zhu @yamasuki 现在很多孩子已经在清醒过程中,而且完全清醒了的也不少。成长需要时间,其中大部分还是很有独立思考能力的。
作为80后我也非常同意你说的,目前这个举报的气氛真的是习上台后才发展出来的,我整个学生时代都不乏课上大谈特谈有违官方叙事的老师,尤其是政治老师反而是最敢讲也最能讲的,不知多少次老师跟我们说“你们别看书了,我给你们划划重点就行,合上书我给你们讲到底咋回事”,而当年我们中好多人也都特别期待这样的时刻,会在课下也热烈地讨论。
甚至老师还会有意留出一段辩论时间,锻炼我们组织自己的语言,表达自己观点的能力。我就是他们这样教育和启蒙出来的学生。
而且也许讲出来都让现在的孩子们难以想象的是:我是在大学马哲的课堂上,第一次了解到六四事件的存在的,那一天马哲老师用了一整堂课的时间,给我们整个大阶梯教室的过百名学生讲了东欧剧变的全过程,也没有忽视与其相关的8964。我在那天下课后,赶紧追出门,问老师“我只知道89年发生的事,爸妈告诉过我,但您说的64那天到底是怎样的?”,她愣了一下看着我,然后说“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是这么多了,你可以自己去网上想办法查查看”,然后带着似乎有些怕但又悲伤的表情走了。
我后来去查,这才发现原来所有相关的网页全部点开是空白(那时中共还不懂得如何进行网络舆论引导),但是仍然可以通过网页快照查看那些网页上的信息,于是我不仅知道了64的细节,也从此看到了墙的存在,学会了翻墙。
醒来的过程一环扣一环,但最初给我指出方向的,是我的这些老师们,我永远感激他们(其中大部分是政治老师,最难忘最勇敢的两位都是女性,包括我上面说到的这位)。

上课如今对我而言是酷刑:结束了轻松的古代史,进入现代,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到处是地雷,是禁区,是不能踩的高压线。前几天一位没什么文凭的校长(美术老师出生)听我讲20课正面战场,下课拉着我问:“现在怎么还能讲国民党给学生听?”我哑然失笑:书删改的还不够,还要更多些。
我们这自从有过两三次学生举报老师后,我也变心寒了,上课成了在众目睽睽下的折磨与酷刑,真害怕自己哪句无意的话蹦出来,第二天就是牢狱之灾。不知道什么不能说,只知道书上的是能说的。
前几日我上抗战胜利,突然有学生提了句“学潮”,当时真是吓得人都懵了:不敢讲,哪么人,谁知道谁以后会做公务员和警察要了我的命。又不肯不讲,总觉得良心不安——不过是一个历史事件罢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呢?2秒愣住后我说“有些话有些事不是课堂上说的,有兴趣我们下来讲吧。”我看很多学生很好奇、很渴望,可我更怕啊:恶人当年也长了双求知的眼睛。
和网上的勇士比起来我太胆小了。但也不是,说到底,我只是寒心了——人是不怕牺牲的,是怕做了“人血馒头”。

真是受不了什么“游戏是我最后的净土了不要拿政治污染游戏”这种叫法,净土你爹的屁眼啊,你怎么连老任服务器的?是不是要用科学上网?买的是国行机吗?想买的游戏可以在淘宝不用“暗号”搜出来吗?游戏可以直播/看直播吗?自己做缩头乌龟就算了,少来咬人

@tusooa 是的,就是这样。人家谈女权,下面的人用人权口号盖过…我想说,人们都有自己的诉求。很多时候女性都不被算在人里吧……这就是一种非在野压迫。

一个典型的民粹领导人,会用中产的血去灭底层的火。包宝比较隔路的是无差别打击所有人。清零三年,城市中产固然被铁拳捶的要死要活,底层则更加艰难,尤其是进城务工人员,富士康工人的反抗证明了这点。各国都在发钱救助民生,中国却把大笔的公共支出投进核酸产业,任由城乡大面积的破产,包宝是真不在意自己的支持率啊。
他现在手里只有两个工具:宣传工具和镇压工具。宣传工具把他吹嘘成全球唯一打赢病毒的领导人,这样他的政治资本就和抗疫紧紧捆在了一起。不用掏一分钱,还能大赢特赢,甚至还可以让亲信大把大把地挣,爽不爽?我要是他我也觉得太爽了,对不对?这年头韭菜们有工作就该感恩我,还要什么自行车?
他不知道,中国人之所以接受他的宣传是因为改开四十年的经济发展给了中国人对未来的信心。离开了这一点,无论枪杆子还是笔杆子,力量都是有极限的。等到整个国家破产,包宝会惊奇地发现:这个国家的人既不信他也不怕他。
难道这世上真有一毛不拔,靠着吹牛逼就能当皇上的好事吗?那真是太小看古往今来的篡位者了。

賈葭@jajia

多方清晰信息顯示,這是一個警方釣魚帳戶。千萬不要加入這個帳戶建議的tele群。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千萬不要加入這個帳戶建議的tele群。

千萬不要加入這個帳戶建議的tele群。

千萬不要加入這個帳戶建議的tele群。

另請廣而告之!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