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感觉药品集采这样搞目前的态势也是把大药厂拖垮为止。药价被强制压到原价的10%都不到(有些大品种甚至是原价的2%)。9分钱一片的奥美拉唑我都怀疑包不住生产和物流运输成本。药厂卖多亏多的话,只会在不触发惩罚的情况下按照最低要求供货,反而导致这些集采大品种在市场上奇缺。这就是为什么原研药厂已经不太愿意参加集采。大家都欢呼是好事,其实这种强制压价已经杀死了市场调节功能,总之对制药工业未来感到极端悲观。

昨天宣布单身生育可以领生育补贴后那些男的气到口吐白沫的样子,我都快信了富贵小考拉说的破防病是真的了

【copy】

因报道#唐山 打人事件的记者#毛慧斌 被唐山警方指控以“#寻衅滋事 ”罪逮捕,目前拘留在唐山市第一拘留中心。

6月份曾有不少记者前往唐山报道打人事件,遭到当地政府的不同程度的阻碍,包括被唐山警方骚扰和拘留。

毛慧斌是今年8月9日在衡水市的家中被捕,罪名是涉嫌报道和发表唐山打人事件的文章。 ​​​​

如果一个人做事牺牲了一批人,可能他是真的遇上了电车问题,如果一个人做事总要牺牲别人,可能他就是喜欢牺牲别人

繁琐的条令,法规,最终并不能约束人向着道德的方向迈进,而是促使人们向着蝇营狗苟,欺上瞒下,丧失一切美德的方向大步流星。令人惋惜的是,我觉得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

一个人的诚信和坦诚本应该赢得他人的赞誉,但是在这个时代,收获的最多的是惋惜,遗憾,和嘲笑。我们对待这个时代的最大的坦诚应该只剩下沉默了

文字审核给大陆中文套上绳结挂上梁,各种“流行语”一脚把垫着的椅子踹掉了

另一条是214国道上所有人被堵着的求助,有老人有孕妇 :0060:

一位还在国内坚持的记者朋友最近被一头爱国大V威胁到终于开始考虑要跑路了。我到大V的微博主页一看,反智肮脏下作,同时高频率带货,卖拖鞋卖食品卖垃圾袋。

我和这位朋友这些年的对话总结起来就是我一直劝他走,他一直舍不得。每次他说到使命感,我都觉得他真是用命在实践。荒谬的洪水汹涌而来,他明白,但他更觉得记录的可贵。所以他总是要去现场,哪怕是现场唯一的中国记者也不怕。所以他有国安的专人伺候,每个月按时喝茶汇报思想。所以他每次出城,都很快有人给他打电话问他去哪儿。他和谁通话,去哪儿,做了什么报道,他们都了如指掌,并且也让他知道,“我们都知道”。

他当然知道。这些都是荒谬洪水的一部分,他和所有人一样被水裹挟向前,但他努力伸出手留下一张又一张快照。支持他的除了使命感,还有很多愤怒。

到西安U型锁事件,一些愤怒开始转化成恐惧。2017年丰县幼儿园爆炸,他经历了自己的“U型锁时刻”。那时他也去了现场,幼儿园门口还有很多家长,路人,和政府的黑衣流氓。流氓看到拿着照相机的记者,明白自己该上场了,于是开始在人群中喊: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并把目标明确指向记者。

不需要任何逻辑的转换,本来还在伤心恐惧的人群开始愤怒,加入到口号中。一群中国受害者家属,想要伤害一位来报道的中国记者,大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朋友一边试图让靠近他的人冷静,一边慢慢往外走——这时刚好一辆出租车经过,他赶快招手拦下车,坐上去。失去目标的人群有一秒钟好像懵了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很快又醒过来,围住了正要开动的汽车,把他从后座上拖下来。。。最终他平安逃脱,但是越来越明白这些一起在荒谬洪水里沉浮的人都开始变成洪水的一部分。也许本来就是一部分。

这并不是他遇到最危险的情况,远不是。2022年的今天比起2017年又更糟糕了,但就在一个月之前他都还不想离开。要记录。

就这样的人现在要被逼走了。留下的就是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可选全母教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