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dsura boosted

越是被夹,就越是在大喊,这个有问题!这个是真的不能让人知道!
主题:百合被打压

kadsura boosted

@mementomori @corhachure 真的,还有更恶心的,机构因为是教会的,下到乡里,有些乡政府就要机构捐钱,不捐就去诬告人家国外势力收买人心。

kadsura boosted

我微信被永封了,在微博群发消息也被限制了。不知道为什么。

观察到的一个情况,男性想象中的物质丰富总是少不了复数女性的性资源 :0060:

kadsura boosted

理工科光明正大不要女的,文科暗搓搓不要女的,这时候你站出来说"我就想当家庭主妇,这是我的梦想"真的有人会信吗,按照我国惯用思维,那还不是因为你找不到工作,你找不到工作还不是因为你不够好。家庭主妇是性别问题,找工作的性别问题就这么被无视了,就像父亲拒绝赡养改姓的孩子、法院判处宅基地归顺民俗一样,就像从小学教育你尊重环卫工人一样,制度不公允,个人的尊重有个屁用。

Show thread
kadsura boosted

觉得张桂梅翻学生日记也不是个好人的,我给你讲个事吧。

我基友参加的援助项目,里面有一户人,家里小儿子学习还不错,是有希望走出乡里的,机构就额外给了笔奖励金,还挺关心他。突然有一天学校跟机构说他家不让他来上学了,机构去家里又问又劝,他家家长说"你想让这孩子去上学,你就给我更多的钱,没钱不上学。"他家的想法是什么呢?一个是反正你们那么有钱,反正你们的钱是白捐来的,我穷啊,为什么不能多给我一点?一个是孩子要真出息了,考出去了,机构的钱可能会直接给他,家里就没钱没东西拿了,还可能这个孩子再也不回来了。那为什么要让他上学走掉呢?

所有人劝了好久,家长就是不松口,最后机构只好停了这家的援助。孩子很可怜,但这种先例绝不能开,开了一家就有十家。最后他就这么失学了。

这笔钱是多少呢?两百块。

你去这样的地方支教一下,你就会明白,这些学生自己的父母和身在的环境,可能就是她脚下的沼泽。

kadsura boosted

象友们,亲爱的象友们!我们学校的卫生巾互助盒成了! 

1.联系多个学校的大社,指导老师(男)不同意,认为后期投入太大;
2.决定自己单干,发问卷、跑流程、直接安两个互助盒上去,不靠社团了;
3.我在学校一个办公室里值班做勤助,问了一下办公室老师(俺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老师给我指了条路,可以写策划然后跟图书馆谈;
4.于是我们几个人疯狂散发问卷,发布出去18个小时就收回了650份,而且也有很多女孩子通过这个途径进群;
4.下午值班把策划写好(感谢嘟友分享的深大开源策划)给老师看,老师帮我们改,然后说可以挂靠到办公室的社团(校友联合会),社团可以给开审批单,提供资金支持,帮立成公益项目,帮推文,她还愿意做我们的指导老师。
5.现有各个学院的女生在群内,还有一个学生组织愿意和我们联合帮我们推广给我们提供人力物力,也有另一个卫生巾自助贩卖机的团队跟我们对接;
6.现在刚写好策划发出去准备去吃饭;
7.我有点发晕,生活怎么突然来了个大转弯,这一切是真的吗,接下来我是不是要倒大霉了。

kadsura boosted

整体来说张校长做了什么呢?
1.看到女性困境——2.去提供教育条件以便让下一辈女性具备突破女性困境的意识和能力——3.教导女高学生从个体角度去突破女性困境的“破局法”(走向外界不做家庭主妇)。
所以现在就是一波人反过来倒过去拿着1,在骂3。
知道啦,讲破局的人都是良心坏了。不停地重复1的才是真仁善。
甘拜下风。

Show thread

被拒捐款的女生后续报导说很快考取资格开始工作了,我还想这样就没啥好争了吧。好家伙,居然开始抨击记者对张校长的采访太过正面了。这角度真是打死我也想不到 :0190:

kadsura boosted

⬇️一点题外话,看到“由于女性的特殊生理结构”脑子里突然有根弦被拨了一下:为什么女性的生理结构是“特殊”的?

(先声明一点并不是生理决定论)
我一直以来的观念都是XX(女性)才是人类的默认设置,男性是分化出来的(像有一些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患者会表现为女性的外表)。如果没有性激素的话,都会表现为偏向女性外观的吧(不太懂,如果有相关知识提供的话非常感谢)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