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橙圣诞节和元旦节公益回馈活动】:

我们一起聊聊加拿大移民吧~

【请象友只在毛象宇宙转发即可,或者发给认识的亲朋好友即可】
【不用在其他平台进行宣传,不用特意扩散,不用广发各种群。谢谢!】

大橙决定做两次免费的问答活动,以网络会议的形式进行。

【活动目的】

1. 集中交流,免费回答加拿大学签、开放式工签、旅游签、移民途径、移民法解释的相关问题。
2. 提供一个平台,除了大橙回复大家的疑问,也可以看看别人遇到的问题,可能对自己也会有帮助。

【活动交流对象】

1. 对大橙有一定了解的,需要初步咨询加拿大移民事宜的象友/网友。
2. 已经找大橙留过言,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回复、或者之前被她漏掉没有回复的客人。

【活动平台】

腾讯会议。主要是方便绝大部分在国内的网友参加。

**请大家自己保护隐私、验证方式等,大橙不懂也不负责网络安全问题。**

【活动时间】

每场时长90分钟。可提前半小时进入会议室,可以酌情延长半小时。

第一场:北京时间 12月25日 早上9点30分(圣诞节)
第二场:北京时间 1月1日 早上9点30分 (元旦节)

想来参加交流提问的网友,可以**提前私信大橙**,直接甩给她问题,早做准备。不过会议进行时,会有**提问的按钮**(可以匿名)。请大家准备好问题即可。

【免责声明】

1. 因为免费问答活动的形式**非正式**,会采用比较放松的气氛,所以大橙**不能保证**完整并且100%准确的回答所有问题。

2. 大橙之前没有举办这种活动的经验,到时现场如果出现秩序混乱的局面请多多包涵,也希望网友多点耐心,按秩序提问和发言。

3. 大橙不确定多少人会参加,请大家注意保护个人隐私,提问不用出现真实的身份信息。

4. 大橙只会回应加拿大留学问题和加拿大移民法的相关问题,其他任何话题都不会回应。

有一棵树很特别,只有半边。
秋天的半边树,和冬天的半边树。

啊,赞美柑橘属植物,刚刚剥了一颗皇帝柑,还没吃到嘴里先被它四溢的香气迷醉了。今天看了太多可怕信息后的压抑感饱和状态终于有些缓解。
感觉柑橘科的香气比果肉都更美妙,把剥下来的橘皮放在鼻子前嗅一嗅,轻轻捏一捏,注意力就能从之前的情绪里跳出来,沉浸在弥漫的香气中。
以前我虽然知道有些柑橘香的香薰精油主要效果是安神愉悦,但都没意识到天然无加工的柑橘属水果当然也可以做到,甚至效果还更好 :blobcatheart:
推荐各位也试试看,尤其是皇帝柑,太喜欢这个品种的香气了,一定别吃完就把皮轻易丢掉。

#生活的事

Show thread

这是三年前做的新冠病毒起源时间线(2019年末到2020年初)。当时对照了海内外媒体各个消息来源以及非官方性质的网络信息。时间线上每则信息都有备注来源,全是我一条条查证过的信息。
中国官方与非官方的时间线,对照着看,细节无穷。
希望大家永远不要忘记他们当年都做了些什么。
evernote.com/shard/s315/sh/07e

死亡消息提及 

我是真的睡不着,但凡前天晚上抗议的时候,医院、学校、各级领导,认真考虑学生要求的:自行返乡,提供防护和药物,提高工作待遇,改善环境
只要真的考虑了,并且立马让新冠学生得到休息救助,今晚那研究生的命都能保住……才研一,23岁,1999年出生,比我小那么多 :ac_acg064:
结果领导们心里只想着:学生乘火打劫、不愿吃苦,没有奉献精神,第二天立马发文表彰〝自愿〞留在医院一线工作的几位研究生,并且给学生集体开会,提出〝原则上不提倡离校〞,并让导师给学生施压
今晚他们都在吃人血馒头,他们都是刽子手,明明作为医生,最该保护的就是人命
此时此刻,我打下这些字的时候,学校还在压热搜、删微博,领导在群里强调:〝大家别激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要和草菅人命的家伙一荣俱荣?!现在知道怕了?知道丢人了?我不。我偏要闹到每个人都知道: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及华西医院害死了一名研一学生

@board

Show thread

我曾经遇到过不止一位倾向酷儿理论的顺性别人士在我出柜跨性别的情景下给我反复科普酷儿概念,他们不约而同地指出:性别形象是刻板形象,任何人都有男女两种特质的倾向,任何特质都是人共有的特质,不要让性别定义你。
“性别只是刻板印象”,“男孩可以像女孩,女孩可以像男孩”,甚至更激烈一些的表态,“无论是跨男还是跨女都是厌女”,而这最后一条往往成为了至少我个人出柜时会更谨慎表达自己是“性少数”或类“酷儿”身份而非直接指出自己是跨性别的原因。
“当我与你相处的时候,我与之相处的不是你的性别,而是你的灵魂。”这一句话非常理想主义,非常人文关怀,但在真实相处中,真正能做到它的人是寥寥无几的。但即便能做到,在这些前提下,也请容我以跨性别的视角去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仍要强调自身的性别认知,就跨性别的议题发言:

首先,跨性别与顺性别一样,是一种天然本能。但与顺性别所不同的是,跨性别无法被轻易地接纳或理解,真实的自我不被承认、看到、理解,无法靠自身体貌特征轻而易举地传达,甚至也会自我质疑自身存在的真实性,会有严重抽离感的性别焦虑。
跨性别者的内心冲突是很严重的,无论是频繁的自我抽离体验,还是频繁的性别焦虑问题,这些斗争都让跨性别者难以找到一个内外平衡点。当他们迫切需要向自我/向外界证明自己是一位男/女性时,而最自然而然能直接辅佐这一体验成立的:就是让自身表现出刻板印象中的对应特征。
就像被诟病为“婉拒铁T”的跨男,或者“比顺女更女人”的跨女,这些被批判为在固化性别刻板印象的,也正是跨性别者急于被人承认与看到的个人性别认知。跨性别对某些刻板印象的执着表现,正是把急需获得认同的性别认知投射在被外界承认认可了的社会层面上。
就如同猜谜游戏要描述苹果,描述大概率会地往“红色”“光滑”“汁水饱满”的方向靠,即便并非只有苹果才能表现出以上性状。绝大多数跨性别者在早期觉醒时恐怕都很难绕开对各种刻板印象的表现。

所以如果进一步地解构掉刻板印象来看,跨性别的性别认同究竟是一种什么体验?
自己作为跨男,最初体现在小时候的例子:会自发跟男同学一起玩玩具枪,哪怕更喜欢毛绒玩具,也会在刚开始有性别概念后,就自发感觉在女孩前面是另一个性别,天然地接受了作为男性在女性面前要保持风度尊重女性的至少性质不坏的那部分社会教化。在接收影视传媒作品的时候,无论主角性别是什么自己都会主动代入男性角色,在过家家游戏中也会自发扮演男性角色,即便男女角色的游戏分工是一样甚至与传统类型倒错的。
这一切顺应性别的举止从来不是出于对社会规培下的某些刻板印象特质的认同,而是出于自发趋近的对自身属于某一特定生理性别集体的认同(再一次声明,同顺性别一样,跨性别是一种本能)。如果平行时空下社会对女性的规培像刻板印象中的男性(留平头,穿长裤),对男性的规培像刻板印象中的女性(扎辫子,穿裙子),跨男和跨女仍然会表现出对应时空下性别刻板印象的形象特点,即跨男穿裙子,跨女留平头。因为跨性别本身的性别认同只与生理性别相关,这是跨性别群体的本能。

所以在此基础上,理解了让跨性别有归属感的是性别本身,而非社会层面的社会化男性或社会化女性,就可以从“酷儿理论”上来说,取缔掉所有性别的刻板偏见的表达,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身希望成为的模样。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个所谓支持每个人成为自身希望的模样,就是以一个非常和善的表达迫使每个人遵守自己的指派性别,让跨性别成为一个架空的概念,何况当下社会根本做不到不分性别只看为人地对人一视同仁,这一点跨性别者的体会一定比任何人都明显。
之前tl轴上刷到过一篇反跨人士的发言,这位象友举了一个例子(对方似乎已经删除了这一条toot),说聚会上的跨性别是一个举止比较女性化缩在角落不说话的寸头高大男人,外表是甚至没有做出过任何努力的程度,看起来是被叫错性别也不会生气的好人,让人怀疑是性别认知障碍还是单纯社交障碍。
但这正是绝大多数跨性别者的现状,这也是为什么跨性别者的社交障碍会容易严重的原因:在真实的生活处境中,当我们对外表达时,即便我们能忽略自身的形象声音等外在条件,也难以轻松应对在这个对跨性别知之甚少甚至态度不甚乐观的社会中来自他人的社交反馈,无论出柜与否,这种按性别区分对待的体验都是十分明显的,当跨性别者认为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只是以个人的身份在表达时,实际上在绝大多数人眼里看来都是一个性别为男性或女性的人在或主观或客观地在表达。就像这位象友表达出来的一样,这是跨性别者常共有的体验。 alive.bar/@FreeTheSinner/10930
再来,我们不是所有人都是所谓“天赋党”(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环境条件和勇气支持自己出柜),生理性别给人赋予生理特性,长不高身型纤细的跨男,高大而轮廓方正的跨女,在这个接受度不友好的社会环境里,按什么样的审美打扮自己不算怪异?“铁T”?“伪娘”?不是每个人都有或先天或后天的条件在外在改变自己,这也是构成跨性别者不得不面对的焦虑来源之一,如果能真正拿掉“刻板印象”让每个人跳出模版地自由生长,相信跨性别者会比任何人都期待这样的世界存在。

《绿皮书》中的雪利博士说到:如果我既不够黑人,又不够白人,既不够男人,又不够女人,告诉我,我是谁。作为跨性别者的自己对这一段震撼的问答非常感同身受。在性别酷儿或顺性别眼中这个也许并不重要的“我是谁”的问题,对跨性别者而言正是一个重要到无法忽视的注定难关。
即便不表现出刻板印象从而让自身得到个体与集体性别认可,我们也需要被承认是某一个具体的性别群体,以这一性别而生活。什么时候当社会意识能做到对跨性别者自我认知的性别上真正认可肯定与一视同仁,什么时候跨儿的人权才算开始被真正地保障。
至少在跨性别者的处境、权益、困境得到真正的关注、重视和解决前,请不要以“厌女”的议题简单盖棺定论跨性别的性质,将同样急需解决的真实存在的跨性别困境扼杀在摇篮里。

深圳市民中心见闻 

1. 晚上8点左右和朋友绕着市民广场转了一圈,路上几乎全是警察、红马甲、便衣。各式各样的警车一直在路上开。公厕门口都有5个红马甲把守,几乎没有留任何空隙。
2. 广场已经全部被围栏包围,每10-20米一个警卫,广场中央的人都是警察和工作人员,广场周围有少量跑步、经过的市民。
3. 路过一个看起来不太熟练的警卫,用他的广播还是什么东西播放要注意的可疑人员“20到30岁的年轻人”,我听到差点笑出来(
4. 便衣很好识别,N95口罩,黑色有线耳机。
5. 周围的马路口都设有路障,打开了一个口供行人通过,但是关上的话很快就能堵住人流。看得出深圳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6. 在地铁市民中心站的一个出口看到警察和民众起争执,警察查看了他的手机(因为在马路对面没有听得很清楚)
7. 在一条小路上,和几个个民众以及一辆警车面对面经过,我试图用眼神和其中一个女生对暗号,她朝我扬了下眉毛。我一下就懂了。大概是今晚印象最深刻的事。同类简单的确认,都能给人信心。
8.现在这个时间点确实不适合上街了。市民广场这种空旷、容易被包围的地方也不是一个合适的聚集地。深圳警察维稳的经验丰富,后续如果有组织,得好好想想怎么打游击才行。
anyway 今天也算积累了一些街头经验了

记录一下今天温尼伯的烛光(哈哈不是什么正例哦 

前两天知道发起者是新疆人之后,我即使同时听到对方反复强调“不要加入政治诉求只是哀悼”也一点异议都没有,一个是这是人家组织的,而是面对新疆人我于心有愧。到了现场之后他又重复了几遍,说“不要被有心之人利用”,我和朋友对视几眼苦笑一下,拿着蜡烛沉默走去烛光集会布置地点。

然后他开始讲自己的经历,大概是之前家里中产但是后面因为疫情经济状况变差很多云云,也提及一些家人因为期间救治无效去世的事情,并且强调“是医疗资源实在不够不是因为疫情管控”,大意是国家也有难处。我和朋友都咯噔一下看对方,朋友轻轻耳语:大外宣?我还没来得及回就看到一个中年男的走上去也开始说话,大谈民主和中共做的事情有多可笑,然后说新冠和益生菌差不多云云,甚至还说“我们不是朝鲜”这种话,可以想象一下你家里的爹变成反贼版本。

他说到四通桥口号的时候,另一个男的站出来阻止他继续,说尽管他也很同意,但这是别人组织的还是尊重别人只想哀悼的意愿。说了两句之后不知道怎么的他们吵了起来,组织方有个女生站出来大喊不要吵,让大家不要提政治诉求,要开始默哀,于是吵架俩男的也同意,说默哀三分钟。

那三分钟可真是漫长……虽然我哀悼是真心的,但这种为了打断吵架强行默哀简直把我拉回小学时代。默哀结束之后那个女生迅速把搭着蜡烛的桌子挪回去,并且再也没有出现。中年爹又开始挥斥方遒,哪怕他们再反贼我都没有待一起的欲望了。

但另一位朋友带了五个香港朋友来,我们很珍惜这种见面的机会,一行人就准备离开去一家附近的快餐店。刚走了几步听到后面在喊习近平下台中共下台,我们回头,又对望了几眼,笑了笑还是继续往前走。在店里我们聊了很多事情,聊19年港人的抗争,聊之后可以做什么,讨论在学校里能产生的行动,约以后一起看电影做活动。

散场之后我看了看电报群,让我觉得很爹的群主又继续说了些爹话,前有“洋人不在乎没意义”,后有“别指望学校,这些吃税的左派”。我轻轻转了象上那个提议几条不使用厌女话语的内容过去,还没说两句对方就甩下一句:倡议,但不强制。你会在那一刻感觉到(当然还有很多别的观察),即使在反贼内部也有那么多难以解决甚至谈论的分歧,反共对于许多人来说也只是父权换一种形式出现的表演。我无话可说。

南传举着白纸的是女生,挂出“SB习近平”的紫荆四号楼是女生公寓,各地被打被抓的大部分是女生。
在捍卫权利的斗争中,女性从未缺席,而且始终走在前面。记住她们,不要让她们湮没于历史。

朋友们,听闻深圳警察已经部署警力了,市民广场地形不利于逃跑,不建议单独前往

Show threa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