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乱 boosted
捣乱 boosted

昨天跟我妈猛输出了一通对儒家思想的暴言:

- 中国家长那些看似处于好意的劝诫和规训其实都非常地越界,都是在无端干涉孩子的生活,家里自诩有佛教传承的更是借“佛家慈悲心”的概念按照儒家君臣父子的等级制度实施对孩子的控制。

- 最近去了湾区几个不同的佛教中心,日本净土宗寺庙真的在用心打造community space为社群服务,西化的禅宗中心在认真教人打坐冥想,中国寺庙一上来就向你兜售关公像,让你拜佛攒功德找老公(我和太太当场被冒犯)。就不说这句话本身多越界,在旧金山这样一个LGBTQIA+大本营看到两个肩并肩的成年女性第一反应还是让她们找老公,到底是断网了还是居家隔离几十年了?

- 浅读过各种佛教派系的文字之后,就觉得汉传佛教最邪门,字里行间看不起藏传和日本佛教。殊不知各种仁波切在海外搞活动写书,日本各宗派也用创新性的方式stay relevant,就老中还留在几十年前。

- 谈到我妈和我都很喜欢的一行禅师,人家其实是越南临济宗的法师,也算是汉传佛教。同理,日本净土宗也算是汉传佛教孵化出来的,但好像只要脱离了中国的土壤就都还能好好地生根发芽。

- 我妈说前段时间也被朋友拉去什么讲“儒释道”的班,她当场惊呼:这三个东西怎么能融在一起呢?我大笑:确实不能!

结论:中华文化害一切

捣乱 boosted

法理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个内部殖民的国家,抽周边的血供养几大巨无霸都市(国中之国)。
我走过许多岭南的非发达城市,不说乡村,就连城镇的年轻人都非常少,几乎看不见。而广州南站挤满了衣着靓丽的少男少女。
这些人中很有一部分类似候鸟,工作日在广州上班,周末/假期回自己在佛山,中山,小榄,江门,清远,茂名,惠州,潮汕...等地的家。
一如一节节干电池,为大都市耗尽电力后被无情丢弃。

捣乱 boosted

你老母,火灾也要验核酸
Helen Bradley(1900-1979)

捣乱 boosted

每次路过这儿都驻足停留片刻
想到北京某胡同里因为人们驻足欣赏而被砍掉的一树蔷薇
便觉痛惜
他们连一树花都容忍不了

捣乱 boosted

随便在网站上挑着点了一些照片,可以发现根本不存在什么“听话就能避免被羁押”,羁押原因甚至天马行空到我难以想象……

捣乱 boosted

上星期无法登陆微信小号,被通知功能受限,就顺着点到了一个页面,点击按钮保证自己今后会规范使用微信啥的(到这里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后可以登录了,但功能受限,只能和人单独聊天,其他功能都不🉑️,理由是该账号骚扰/虚假营销/欺诈违规被多次提醒和违规处罚。。。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说的什么,这个号是用来管理一个群的,很少和人说话,也不知道“多次提醒”是在哪个次元发生的。

然后我选择了复审。这个复审的流程,基本上是个再次认罪的流程,上传手持身份证照片,和上传一份手抄的承诺书+身份证合照,内容和认罪书差不多,反正就是我有错我违规,虽然我不知道我违规在哪里。我觉得这个流程很荒谬,不想弄,和一个朋友还争执了一番,被她一番被动攻击到无语。微信爹+被朋友爹,想着好烦,那就去申诉吧。

等了两天说人工核实违规属实,不予解封。😂下面有两个按钮“接受处置结果”,“仍有疑义”。我点了第二个,于是要填写:“解释你的违规行为”,和上传证明我行业和职业的证据。

到这里已经魔幻拉满了,它一直都给你“申诉”的途径,但是每一条途径都是在让你反复承认自己有问题并且交出大量私人信息,同时你并不知道自己怎么违规了。

捣乱 boosted

封控第54天。这是最后一篇上海封控日记了。我顺利逃离上海。

在上海有各种松动迹象的时候选择离开,我也犹豫许久,而且回福州还要隔离7+7。但是想到上海动辄一人阳性整楼拉走的做法短期不会有太大改变,想到两周后我大概率还是不能泡咖啡馆去博物馆和朋友们约饭,我觉得我还是走吧。

昨天早上做核酸,结果一直没出来,让我有点忐忑。今早一看,凌晨三点多出来的。

八点多小哥来用电瓶车接我去车站,而且因为要绕一些关卡,还有一些地方因为有关卡要下来走,一个小时才到火车站。中间路过三个关卡,其中有两个查了我的离沪证明(或返乡证明也行,不过福州那边说不需要,就没有开)。

火车站人极多,虽然车次很少,但大家都提前很长时间就到。小哥说之前公共交通没开的时候,有人从南汇金山一路走过来,要走两天,路上就随便找个地方窝一夜。昨天还有人从外滩那边一路走到车站。

一路上小哥跟我说他听到的一些奇葩事。说有个和他同行的小哥,饿死在家里,发现时候人都臭了。我大惊,问他怎么没吃的也不求救吗,他说那个小哥是因为吃得太少了,加上抽烟、熬夜打游戏,猝死的。法医来解剖,说他至少三天没吃饭了。他死后几天,他买的食物到了。

还有一个小哥,原来在青浦奥特莱斯工作。居委会发现他两三天没出来做核酸,敲门没人答应,就报警了,找了警察来,刚把门撬开,他出来了,虚弱得不行。问他为什么不答应,他说饿得没力气,三天没吃饭了。问他为什么不买,他说没钱。居委会和警察赶紧给他拿吃的,又给他送了好几天吃的。后来警察看看觉得不行,干脆建议他去做志愿者,不一定有钱,但至少管饭。小伙子居然干得挺好,居委会决定一天付他两百块……

在车站等了很久,因为到得太早了。幸好携程有贵宾休息厅的服务,换了一个免费的两小时休息,可以有地方坐坐。这次抢票也是多亏了携程抢票功能,我甚至都没有加价。

车站人多到保持一米安全距离很多时候都不可能。只能尽量不喝水,不吃东西。还有好多人自己买了防护服穿着。大家的行李都多得出奇,想来都是说不准要离开多久,而且毕竟大多要隔离。我的箱子里1/4都是吃的。车站里商店大多都不开,好多人席地而坐甚至而躺,感觉真的像逃难啊。

之前联系好了我妈小区的网格员,她态度很好。不知道福州的自费酒店条件如何,我只希望它干净。我连隔离需要的咖啡都带够了。当然,还要祈祷福州一直没有疫情,否则哪里都是一样的。

捣乱 boosted
捣乱 boosted

BBC 新疆集中营的报道,其中很多信息,和我17年在南疆采访时跟当地官员接触得到的信息一致。当时成规模化的集中营没有铺开,但应收尽收和强制劳动初见雏形。

我直接问过南疆官员维吾尔族人会因为什么愿意进监狱,真的有所谓的“暴恐”吗?他们轻轻松松地说,就是蓄须啊,头巾啊,手机浏览“外网”啊,转发宗教信息啊。他们会逼迫维族人抽烟喝酒,不服从的也被逮捕。他们告诉我,17年主要任务是维稳,18年是改造,19年常态化。现在回溯,皆成为现实。

关于半强制劳动,我当时进了某个上海援疆的纺织厂,很多工人月薪数百,远低于其他工厂的 1500-2000元/月。我问厂长工人怎么招进来的,他小声告诉我,都是来思想改造的,他们的家人有“问题”,他们受牵连。这跟 BBC 稿子中的 "guilt by association" 一致。

当时,除了见到的各种山雨欲来的迹象,我有个很恐怖的感受:维吾尔族社区被击碎摧毁了。

观察到的一些 facts:
1. 破坏原有的社区,重建大规模安居房,逼迫维吾尔族人离开农村,搬入城镇,失去原有的社会连接。
2. 高失业率。 在农村,很多人无地可耕。盛行斗地主、打台球。
3. 医疗落后。全靠援疆医生支撑。举例:本地医生只能大切口手术或截肢。
4. 离婚率极高,年轻女性被迫早婚早育。家庭内部不平等严重。很多维族男性逼迫妻子出去打工养自己。
5. 维吾尔族人被强行纳入到现代制造业中,原有的生活方式被破坏。他们非常不能适应朝九晚五、工厂流水线的作息。厂长指责他们迟到早退矿工,克扣工资作为处罚。

即使有一天集中营没了,寄宿学校没了,但对于整个民族的破坏性打击,还会延续千秋外代。这些从北美、澳洲原住民的遭遇完全可以预见。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