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ill boosted

这一次我没有抱任何希望。33年前我西安市55中学上初三,荒郊野外天高皇帝远的,但也是写了大字报和请愿书的🤣不是运动中心,也没什么损失。但后来每每想起那一年很难过的是,那一次所有的人都抱了很大的希望。这一次我没有抱任何希望,我只是单纯地在心里跟年轻人道歉:我们是那些年改开和全球化红利的受益者,没有抗争,给你们留下了这样一个糟糕的世界。我鼓励你们(全世界的年轻人)砸碎这个世界(包括墙内和墙外的世界),哪怕这会让我死无葬身之地。但是,如果这一次没有什么巨大的成功和改善,请不要幻灭。让我们记住,没有斗争是白做的,没有血是白流的,这一切都会被记在历史的账上。独裁者永远不会胜利。

darkill boosted

@Linnaeus @chuan 我忽然想起来,几年前在微博看到陶短房(他是89参与者,北外的,坐过牢后来去非洲做生意了)回忆的时候说过,当时有不是学生的奇怪的人混进来打砸抢烧制造暴力……他把其中一个扭送了也因此被微博某些人取外号陶扭送。但是若他说的是真的,有人不希望学生和平示威要制造暴力……细思恐极。

darkill boosted

这边有个很活跃的论坛,国内外大事都会出现在热度最高的板块。我在这个板块里看到过香港、缅甸、乌克兰和伊朗等等,但中国国内的抗议活动进行了近三天,却始终没有看到相关的贴子。就有限的个人经验来说,中国确实正在也已经成为了一座孤岛。多年的信息封锁,近年来的战狼外交,再加上越来越狂热的红色气氛…中国让人敬而远之,无人在意也无人想在意。
mainland的身份也完全被ccp绑架,在外很难摆脱这种被代表出来的印象,在某些时刻需要不断解释自我。
现在跟外国人聊中国都没办法聊,他们理解不了也想象不到,你想跟ta说这些天国内因为严格封锁和过度防疫而导致的灾难,ta一脸惊讶,“你们还封着呢?”

darkill boosted

看到又有人借机侮辱六四学运领袖利用完学生自己跑路。然而有个除了你国人尽皆知的词语叫做黄雀行动,六四学运领袖,以及足足八百名民主人士,不是逃跑,是被包括梅艳芳在内的英属香港的民主人士们合力救出去的。

darkill boosted

早些时候警察沿街清场,跟吆喝牲口似的让人群后退,一面像牧羊犬一般紧贴着人群做驱赶状。我跟着人流顺着墙根走,警察在旁边隔着两三个人的位置。只能保持淡定,收起手机,尽量不和他们眼神接触。忽然一个警察指着我身后说“抓那个老外”,两个警察跳上人行道,奔着一个外国人去了,狠狠推搡他,把他撞在墙上;又有好几个警察飞快围了上来。还没反应过来,后面围上来的警察已经为他们抓人的同僚隔离出了一个工作范围,这时又有更多的警察加入,接着抓人,或者强迫人们继续走;人群越来越散,我们就再也没法把人质讨回来了。一切发生得太快,只听到那个被抓的外国人尖叫了一声。可是他也只来得及叫一声,仅此而已。
一旦发生暴力冲突,普通的民众,完完全全不是训练有素的警察对手。还有个拿着花的男生,也是在这样离开的途中被警察用同样的手法抓走了。人群围着警察喊放人,但只招来更多的警察扑上来掩护。人们很快就被冲散。有被抓的男生被摁在地下嘶哑地哀求,救我。周围数不清的尖叫,哭泣,怒吼,失声喊放人。可是他还是被押走了,就在众人眼前。

难以用语言形容,当国家暴力残酷而冷静,赤裸裸地肆虐在一个一个凡人的血肉之躯。它是如此黑暗,可鄙又丑陋,散发着腐尸与原罪的恶臭;所激起的绝望与愤怒,深刻如最漆黑的,捱不到黎明的夜晚。出门时给朋友发短信的手都在略微颤抖着,我也做了一些应急的准备,带上了牛奶,酒精片,和纱布。可在现场就已经没有恐惧了。我,只,有,恨。能让人失去理智的,对怪物一样扭曲的邪恶权力的恨。同时又有对无数普通人,和自己,未来命运的担忧。却也因为这样的恨与忧虑,生出了无比的爱与敬意。想在这样的夜晚与现场的每一个人拥抱痛哭,把这座城市,这些故事,与这片土地的泪水与尊严都烙在心里,永远永远都不忘记。

说起来几年前落脚沪上,并没有想到会留这么久。一直惦记我还有五个半大洲,三个大洋没有见过,还有那些古早的山脉和悲伤的大湖。不曾预料在这样的期待与等待之中,路过了这座城即将载入史书的最为晦涩疼痛的时刻之一。至此也算与沪上共患难过了。因为患难与共,所以大概终于有资格说,我是爱上海的。爱她的此时此刻,如同爱江上轮船的每一声汽笛和晴朗深秋里的每一片落叶。我愿意为她而咬紧牙关更勇敢一些,因为勇气和爱,就是她所教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她是我有且仅有的东方之珠。

加油上海,我们永不忘记,永不放弃🍀

darkill boosted

我同意泡泡讲的。如果此刻中共立刻马上停止清零的话,甚至不需要道歉,就能立刻平息大部分抗议行动。
然而,大家都知道,中共不会这么做的。它宁可狠狠踩下灭亡的油门,更多地消耗已经所剩无几的资源,变本加厉地压迫人民,也不会做出任何改变。名义上的面子就是习近平的一切,也是从上到下的全部标准。如果它能“知错就改”的话,我们一开始就不会走到现在这个情形。它是打定主意不会换肩的了。

另外,我相信,习近平及相关高层对现状一无所知。如果你看网上那些“生活不是挺好的吗有啥好闹的”人的发言,觉得他们脱离现实,生活在梦里,那至少那些人还在微博上。习近平的信息来源更少。他就像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一样,直到被人民处决在广场上的前一秒,他都会还以为自己是被欢迎被爱戴的明君,活在“习大大爱着彭妈妈”的赞歌中,所有独裁者皆是如此。

darkill boosted

#乌鲁木齐中路 折叠一下见闻 

根本睡不着,闭上眼睛都是晚上见到的同路人们,我们彼此不认识但心照不宣,大家都毫不避讳地或高声或低声地辱骂共产党包括习近平,辱骂核酸和封控,要求自由和民主,就是那样直接地一个字不改地从嘴巴里面讲出来,回荡在空气里,我们互相听着互相懂得,好爽快,核心地带的口号声传过来,即使听不清也都明白。人特别多,从未在线下见过这么多的同温层,多数是二三十的年轻人,最近的学校是上海戏剧学院,我们路过时校门口停了警车,有警察代替保安在门口拦人。方圆一公里所有路口经过的每一辆车都会被查车,趁警察查车时在乌鲁木齐中路路牌下放下了悼念的鲜花,有不清楚事情的外卖小哥问他的同伴怎么这么多警察怎么这么堵,对方直截了当:“这边在游行。”我们不太熟悉路,再加上全程防追踪关闭网络和蓝牙,没有走到五原路,一直在常安长乌绕圈,安福路被封只能绕到旁边街道窥探了一角,整条街的商户都关闭,黑黢黢的,停了一整条街的警车,只有警灯亮着。其他常乌长几条路实际上非常混乱,估计都和我们一样是临时来的,没有任何组织,各自和各自的同伴一起,各自站着不太讲话,那一刻我特别相信围观也是一种力量,我偷偷录了些视频,回来一翻没一条能用的……。离开之后开网刷象才知道几条路上开始抓人。
晚上穿的衣服鞋子戴的美瞳背的包带的手机最近都不会再带出门了,带备用机出门,换另外的发型和厚眼镜,以及不同颜色的口罩,尽量增加被追踪难度。(本段落供参考欢迎补充)
明天周一,祝大家顺利。

darkill boosted

太震惊了,在推上看到华涌出海钓鱼发生危险不幸去世了,早上看到时还以为又是有人在造谣,现在似乎得到确认了...天,最初知道他还是在2017年冬天北京清理低端人口时,他由于拍摄记录,被警察一路追捕,最后在天津的朋友家终于被警察找到,凌晨,外面是警察在敲门,他发推特录下视频说“他们来了!”又交代了想对女儿说的话。那一夜我全程见证。我记得他说:“爸爸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你们这一代人不要再经历爸爸和爷爷们经历过的事情。爸爸想要我们国家好起来,应该公正、公平、自由、民主、言论自由,人人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说真话。我愿意用我的肉身、用我的躯体,去捍卫一个公民说真话的权利、一个公民做人的权利……”随后他去开了门。那一夜给我的冲击太巨大了,又想起那时的许多个夜晚北大去帮助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马克思读书小组,由于岳昕等成员被捕,会在微博上不断注册新的账号发送海报告诉大家深圳正在发生的事,而我那时能做的也只有转发、不停转发。

此后的这些年,看到华涌流亡到泰国,后来又到了加拿大。我看推特的频率较低,所以也渐渐失去了对他的即时关注。几年前看到过岳昕和她的朋友们出来了的消息,我牵挂她如今过得怎么样。这三年,由于新冠这一以贯之的长久的痛,从前的痛都显得很模糊了,今天看到华涌以这种方式离去,许多许多那些年的片段忽然交织在眼前。那天在网上看到有人说”我们的国家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有人回复说:“你的国家一直这样,只是你从前不在乎。”一直在乎的人以各种方式离去了……前路却仍然模糊漫长。谢谢华涌以及像他一样的我还不知道名字的所有人……愿你安息!

darkill boosted

这个就是在乌鲁木齐中路抓人的便衣。虽然我没什么影响力,还是想呼吁一下,对于所有的反抗,少打击少泼冷水。集中精力对付作恶的,能传就传,能扒就扒,做狗是要付出代价的

darkill boosted

8964北京有人在天安门前挡住坦克
1127上海有人在徐汇大街阻挡警车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