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runrunrun
想问问大家,现在国际情势挺紧张,对润了以后在当地遇到种族歧视/如果真开战了以后被当难民遣返回国/资源短缺了自己作为外来民众会无法获得应得的物资这类问题有什么看法
谁也没法预测将来到底会如何,但是获得更多的信息能让心里有个底。希望能看到大家的看法和见解,或者有类似的事例希望可以分享一下

> 院里小朋友们在玩一个奇怪的游戏,观摩了一下规则。手心手背,每一轮选出一个阴性,最后剩下一个阳性。然后阴跑阳抓,被抓的感染变阳,一起抓阴。有个固定的地方是疫苗接种点,阴性跑到这个点会获得30秒的免疫时间。
——马健将@微博

我看了下微博评论区,有些人说这游戏叫捉耗子、捉鬼什么的。
我小时候,大家管这个叫“传毒游戏”。规则略有不同,是有毒者用手触碰人,口称“传”,毒就传给被碰的,出手的人就干净了。如果看到带毒者向你冲过来,可以双手叉胸前,口称“防”。(当然,有时候一直保持防的姿势会被指“作弊”,然后众力把他手强行扒开传他毒;当然这样折腾完不免起冲突,打一架什么的。还有一些人故意作出不设防的样子跟那边晃荡,被触碰后举出交叉的中指与食指,说早就防了;这也不免争议。)被传毒的1min、30s、10s(看可游戏的时间有多长)内找不到下家就“爆炸”。
这个游戏规则简单,也很富侵略性。比如,一个人可能并没有参与这些闹腾,只是文文静静地坐在教室里看书,被传了,在不知所措中被宣布“爆炸”。脸皮厚则已,脸皮薄就只好在好事者提示下再传给同桌、临近同学,就把人都拉进局了。在上课的时候,甚至可以把动作微缩(到手指)后继续玩。
有一回课间,有个可怜的带毒者没地方跑了,只好走上讲坛,传给留在教室的老师。老师不明所以,大家那一刻也都愣了,然后突然大笑,围住老师倒计时,然后宣布爆炸。
老师后来得知了原委,指斥游戏格调低下,不兴我们玩。但一个物事一旦成为禁忌,就抑压不住了。只有到后来大家升了年级,看到低年级在玩,觉得幼稚了,要么腻歪了,才会收手。

当时是非典疫情后的一两年。

我在看一份ActivityPub项目(简单来说就是能和长毛象互动的)推荐列表:codeberg.org/fediverse/delight

除了那些大家熟知的,看了一圈感觉有些项目很对我胃口:
- 单用户、轻量级的项目(Dolphin、Ktistec、microblog.pub、pubgate等)
- 可发布内容类型丰富的项目(VKontakte)
- 点子不错的项目(SkoHub、Learn Awesome〈标记上过的课、学过的知识〉、OLKi〈发论文、互评〉、FitTrackee〈标记走路跑步健身等〉)

但是他们有些依赖的软件千奇百怪,有些是还处在极早期的开发阶段(我在建东西自用这一问题上非常保守极无极客精神……),有些甚至两三年没更新了(当然,没更新不代表不能用,只不过这就要看看issue区,甚至试了才知道),最终还是陷入了纠结……

Show thread

第一财经:【国家医保局:不得用医保支付大规模核酸】近日,全国多地的医保部门陆续收到了国家医保局抄送的一份函件,明确提出用医保基金支付大规模人群核酸检测费用不符合现行医保政策规定,要求相关地区立即整改。
然而财政也没钱lol

大家好,最近我们发现小红书用户 @NahPill (个人主页链接:xiaohongshu.com/user/profile/5) 未经她乡论坛和作者授权,搬运和抄袭了她乡论坛的帖子“所在国家的优缺点&移民政策” ,并分多次发布自己的主页 (抄袭证据请查看截图)。

她乡强烈谴责 @NahPill 的抄袭和搬运行为,经查证后,目前已经进行了禁封论坛账号和ip的处理。我们再次严正申明“未经她人同意,请勿将她人发布的内容以任何形式公开分享到论坛以外”。

如果大家有小红书,也欢迎大家帮我们点击搬运抄袭举报。

关于本地时间线,您的使用习惯是?

在读《Readings in Chinese Literary Thought》
neodb.social/books/187910/
Stephen Owenの''The Poetic Exposition on Literature''(『文賦』)読了。儒教の権威・孔子の言葉を借りて、自覚性を覚えつつある文学を説明するものとして、文学の為、六朝期との新たな時代に新たな地位を呼ぶ陸機の試み、又、「窃」(謙譲語)との表現があの頃では少なく使われるとOwenは原文で言ったが、根拠は何だろうかとの違和感を覚える所は、何点あるが、「述」「作」「属」など東洋的なテクスト生成に関わる概念をアリストテレス『詩学』で取り上げられたものと比べながら繋がるOwenの試みを見て、興味深いと思う。

《社交媒体是否在训练我们取悦机器?》 TikTok 上青少年说话的口气一模一样,自鸣得意的口吻如出一辙。Twitter 上的千禧一代使用相同的缩略词汇表。伙计!有一个正常的!即使你在洒满阳光的现实世界中遇到他们,即使作为英国人,他们也会说“valid”或者“based”,或者说“y'all”……

你在网上所说的一切都会受到即时奖励系统的约束。每个平台都有一套指标;你可以通过收到的喜欢、分享或转发的数量精确量化你的想法受欢迎的程度。对于几乎每个人来说,这个游戏都难以抗拒:他们最终会努力去说机器会喜欢的话。相较于引起恐慌的在线审查,这一状况更具破坏性。你没有言论自由——不是因为有人可能会封了你的账户,而是因为有一个巨大的激励结构,不断地将你的言论引导向某些方向。和显性的审查不同,这不是一项可以改变的政策,而是互联网连接本身的纯粹功能。这可能是为什么这么多来自互联网的文章如此枯燥无味, | solidot.org/story?sid=71605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