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遭受巨大trauma这样的话听起来很漂浮,很夸张,我给朋友讲以后一半人说我理解不了我无法共情,另一半人说哈哈轮到你了。我已经在梦里梦到过转运,和高考并列,白色恐怖氛围,白色走来走去,我叫住一个人说我的护身符在酒店,求求你帮我找找,对面说:已经消杀

我真的很少有这种恐怖的体验,但是在圳隔离十天真的把我隔离出了前所未有的严重的精神问题。我的人生活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半夜大喊大叫过

感觉“不惜一切代价”是咱老中的壮阳药

回境第一天,被像老鼠一样赶得满地乱跑,四处都是大红横幅致敬最美逆行者,屏幕上大汗淋漓的最美人微笑,这一切是否太过荒唐。

我看小猫:肚肚你怎么这么漂亮呢!还有花纹!
我捧起小猫的脸:……你好丑啊。
#黄肚肚

好可怜啊我,我这么自制力低下的人竟然从头到尾一次都没有试图去找过你。因为我太了解你了,因为我只想听你说爱我,但是你只会说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有時候在網上講左話,感覺自己在過家家,自慚之餘,卻也真的不知道還能怎麼辦。

重庆自古以来就是四川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们这些重独就是邪恶的境外势力,民族的罪人!

今天下午在路上,无意间听到一个小男孩对妈妈说:“我为上海自豪,第一是因为我有上海户口,第二是因为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
童言无忌,但我听着还是心情略微复杂了一会儿。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