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因为今天突然多了很多关注请求所以感觉有必要说一下通过标准:能看出来是个活人而非bot并且主页内容不会让我觉得你是会因为意见不合举报别人的那种人。从其他实例搬家来的朋友不用担心,我会在原始个人资料页面上浏览详情。

警告❗ ❗ ❗ 不要看猴痘患者伤口图,我已经恶心的预计今晚睡不着了。

罗老师说完这句话举了一个例子:“张三意图对一名女性实施性侵,但是那个女的一回头,发现她的脸曾经被硫酸泼过在月光下很恐怖,于是张三跑了,这是中止还是未遂?”我的第一反应因为对方原因而停止是未遂,然后罗老师说“这里的关键在于你的判断标准不是一般人,是性犯罪者,性犯罪者挑不挑?不挑,性犯罪者是无差别性的,所以这是典型的中止。其实我想告诉大家,这里面是有价值观的,价值观在哪儿呢,如果你认为这是未遂,那就意味着这个女的丑的都没人要了,大家觉得这种价值观正确吗?这种价值观是不正确的。”话说到这里,弹幕飘过一片问号和反驳,我不知道罗老师的分析在法学技术上如何(本科学太差了),但我真的很喜欢这段话,这也是我选择罗老师而非柏浪涛老师的原因。
仔细想想,在我接触过的被评价为幽默风趣的男老师里,只有两位我能接受,一位教的法理一位教的人权(后者曾于我想在学校安装卫生巾互助盒时提供过帮助)。而这两门课似乎也是我在当学期得分最高的课,我就是那种一门课学得好不好基本取决于喜不喜欢任课老师的人,所以我选择的老师里女性数量总高于男性。

Show thread

看法考视频,罗翔老师说了一句“非常抱歉,因为中止经常发生在性侵的案件中,所以我们会举大量的性侵的案例。”在这句话之前的视频里,他曾举过一个“捡尸”的例子,立刻让我想到了本科的刑法老师。当初选课时许多人推荐这位老师说他的课很有趣,可我上课后常觉得他的有趣会引起不适,然后身边同学的笑声又让我觉得是自己太敏感。直到一次课上他以“捡尸”举例,我终于忍不住在下课时和他交流提出他的用词有些许不当,他在下节课上公开回应我,以一种“幽默”的态度说“没想到有女同学会不舒服,以后不说了啊。”也许是我那时候太敏感小气,只觉得他的回复是在阴阳怪气,后来又听了两次课,依然觉得他的有趣我无法接受,干脆就逃课了。

用你交的医保钱组织核酸检测,再因为你错过检测罚你缴费。核酸检测机构赚你一笔钱,政府再赚你一笔钱,还能达到规训你的效果,三赢,赢麻了。

王左中友写的什么玩意。年轻低龄绝绝子不会杀死中文,大爹的zy、mz才会;真要死也不是中文死,台湾新加坡都用中文,中国人死了中文也不会死。

「瞬息全宇宙」第一幕看得好懵啊,脑子知道他们在借平行世界的能力眼睛却还是想问what are you doing ,第二幕好多了,看东亚母女战争永远会忍不住眼泪,又想起turning red。最大的败笔可能是祖父抱上来和杨父女和解,从税务局开始就期待最后能不能弑父,他要杀孙女女儿那里已经想冲进去打人了,估摸着最后思想转变怎么也能彻底抛开父亲转身拥抱女儿,结果居然大团圆,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跟爹和解啊!父亲的角色就纯纯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开头洗衣店杨紫琼忙着干活喊他下来帮忙他却和顾客跳起舞立刻让我想起现实中各位大大小小的爹,感受不到浪漫只想给他两拳;结尾打架杨紫琼一对多,他在那呼唤爱让杨住手,结果杨被打倒他屁都不放,虽然后面杨学会以他kind的方式打败敌人,但那一刻很难不说脏话。真的好讨厌“虎妈猫爸”,不仅是这部电影,所有父亲温柔感化让妻子不再强势学会放手我都忍不住怀疑那你之前做了什么,她要掌控一切操心所有是不是因为你只说不做她必须撑住这个家呢?

点进郑秀妍的帖子看一下,不出所料又是“中国女人大气艳压偷国西八”那一套,我寻思你们逮着吴谨言骂“气得六公主点名”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啊,咱老中从上到下说话不能看合订本。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