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语录 

- 我觉得我出院之后你脸色就很难看,对我的方式就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我出院期间说了什么,我这个人讲话乱讲的,有时候讲了也不记。

……不是,周末我想辞职你说的话你不记得了吗。

depression journal 

我觉得说这话很傲慢不自知,但是有时候我很羡慕那些能够去不是出生地的地方工作的人,这意味着有一个脱离掉父母组成的家庭的机会……而我好像始终无法抓住这种机会……

depression journal 

看完别人的事以后更想死……

我担心地说:感觉跑去那里的话又好像没跑……
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你个大头,想把每一个哈变成石头砸她脸上。

别人的精力:一天做一百件事
我的精力:一天做一件事,如果比平时多做了0.5件事,那我立刻需要躺下了

梦 

在梦里那个人好像没有脸,但我知道对应的是哪个人。我帮ta编一根手机上的挂绳,然后睡着了。这个人安静地看着我睡觉。

不太礼貌 

看到一个纹身的客人把自己和父母比喻成不同的小动物,纹在身上来表示父母很爱她她也很爱父母。
我就像看到和地球人完全不同的地外生命,原来真的有能觉得父母很爱她的人。

身体 

这个世界或者世界的这个地方依然喜爱那些身材细瘦的人,在对身材的偏爱中又赋予这些身材想象中的其他特质。我心想,我不在乎。我的分析说,我不在乎。我的女性主义阅读说,我不在乎。只是有时候我又默默地想:我想要被观察到的自我形象永远会被归类为只有细瘦的人才拥有的东西……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