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那种“激进”的中国女权主义好像共产党的复制品:ta们不致力于改善真实的女性处境,让每一个作出不同选择的女性都可以获得公正的对待,但ta们热衷于审判每一类女性,你这样是婚女,你这样是恋爱脑,你这样是服美役,你看这样的同人文是被父权洗脑,你们的思想觉悟统统不够深刻,你们和我不一样,你们都应该被打倒。

@fetchtheboltcutters 太赞同了,可惜我没法这样清晰地表达出来

@fetchtheboltcutters 还有认为性少数是父权帮凶……我觉得他们这一类很大的特点是,不去不断的发掘女性和帮助女性了解自己,而是想要通过这种简单粗暴的分类,形成一个共同阵线,但我觉得这其实是摇摇欲坠的,因为只是靠着对男性的恨意其实是不够的…

但我觉得女性最大的困境就是根本没有办法了解自己到底可以怎么样,可以争取什么,在各个方面都被遮蔽。 我觉得前几年都还是可以讨论,因为其实我自己是脱束身衣运动的受益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成了这样完全没办法沟通…

@Lantaino @fetchtheboltcutters 你们说得太好了。这种割裂混乱的困境的确在于女性并没有真正明确自己的诉求,对未来也没有明确的想象,过去没有太多可供参考的属于女性自己斗争的道路,于是还是在走父权制社会夺权的同样的路,即通过树立各种敌人来寻找同伴。这两天听海马星球反复提到一个概念叫“分离主义”,它提倡的路径就是构建并维持多种多样的纯女性社群。另外最新一期节目也说到目前国内土壤上女权主义流派众多,但太纠结分类和定义不是最终目的也不是有效手段,就当大家都处在不同的光谱上,重要的是最终目标一致,为女性争取回自由,属于我们的权益和空间。其实任何一场revolution 都是混乱的,什么样的声音都有,都是在大型的混乱中最终杀出一条能行得通的路来,所以对现状还不用太过悲哀。:blobcat:

@trivivi

这个“纯”字很有内涵,让我联想到最近看的一个词 terf,它指一派歧视跨性别女性的女权。
w.wiki/5Sjv

严格的“分离主义”,我猜测是女同群体给自己量身定制的,它能得到多少异性恋女性的理解和支持呢?

至于夺权,我最近也有新理解。北京八九镇压后,许多国家的共产党失去民意,纷纷解散,也就是说他们放弃了夺权的想法。其中这些曾经的左翼人士后来多数加入了支持人权等事业的非政府组织(NGO),比如工会、妇联、环保等组织,继续去实现着他们的理想。公民社会开始茁壮成长。

回到女权想夺权的想法,ta们有比工会更大的民意基础吗?应该是没有。工会都不去想夺权,女权夺权有希望吗?

@takeshi 谢谢你关注到这些概念和我用词的细节。

我理解的分离主义(feminist separatism)还挺简单,大部分理论依据来自女同性恋分离主义(lesbian separatism),不过简化了要求,涉及的群体更广泛。主要活动方式可操作性强,能落实到个人上,比如个人可以有意识地多支持女性创作者、创业者和从业者,主动脱离男性叙事,对父权制主导的社会文化进行批判性的反思,等等。
“夺权”一词我用得可能并不准确,我本意是想说母系社会演化成父权制社会的过程,是女性的权利被逐渐掠夺的历史,现在大家的重点也愿意放在男人究竟占了什么好处上。近代的工人阶级无产阶级运动是通过暴力的革命手段从资本家手里夺回本该属于他们的基本人权,在此基础上去争取更多的有利于自身阶级的权益。当下女权主义道路没有真正脱离这个框架,所谓婚女、男宝妈各种名词的提出,还有跨性别者的分类,好像只是为了树立各种各样的敌人,反复地割席。

你提到的NGO组织,其实就是放弃了暴力革命的手段,关注点从对立面敌人身上转为真正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上,不同组织有不同的目标群体。这个我觉得和分离主义是不冲突的?

@trivivi

不矛盾,我也没说矛盾。我只是把几件事合在一条推文中说,如果有误会,请见谅。

其实,我对分离主义的了解主要来自于推特上一些女性的发言。她们的文字多数没你这样冷静。

@takeshi 没有误会,有不同意见也欢迎一起讨论,这样我们也可以再次审视自己摄取到的信息,反思自己的理解~
言辞激烈与否和个人立场以及偏好的表达方式都有关系,只要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能达到表达的目的就好。如果有难以认同的部分,可以反驳回去也可以直接离开~

@fetchtheboltcutters

补充一点,ta们可能还伴有社会达尔文的倾向。

@fetchtheboltcutters

女权只是一种理解和解释现实的意识形态,目的简单说就是对女性好一些。信仰女权,不代表个体就是天使,全知全能,没有盲区,所以别在一种主义上押注过多和自感掌握真理。

前不久重看了宫崎骏的《魔法公主》,里面有个铸铁厂堡垒,男女分工劳作,地位平等,外地的女性也纷纷投奔此地,这都是因为当家的是个女主人。这么看,她可以是一名女权主义者。但是她也领导着大家无休止地破坏环境和猎杀野生动物,活脱脱的工业党。该如何评价这样的人呢?

社会是靠群体的参与稳步前进的,通过公共的辩论和沟通,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共识,以及作出妥协。共识应该是大家都不受伤害,妥协应该是让渡自己的部分利益。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