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终于把 2023 的年度总结「拼凑」好了。对我而言,2023 像一列火车,虽然有些颠簸,依然有惊无险地抵达目的地,回往这段旅程,同行的朋友和沿途的风光也都很值得记录。

如果这些让我开心的回忆碎片也能给你带来片刻轻松,是我的荣幸。

希望我们年年回望,都能感慨这一年,not bad。

douban.com/note/858548807

过去的一个月里,好几个面试官会突然放下 professional 的包袱,问我「Amazon 真的是那样的吗?」

我也沉着回复:「你听说的所有关于这家公司的故事,都是真的。」

提交了辞职信,和这个离谱公司的缘分终于要画上句号了。

最近朋友听说我在找工作,恭喜我要高升,我说其实是死里逃生。

Fornever boosted

象群从卧室(bush)去客厅(mush)大军真的太 Disney movie 了(前面那个 porn 里就是公象在大军里趁乱搞事)

Show thread
Fornever boosted

温哥华的万友们,有需要找cleaner的吗?只要$20一小时🤣 

【服务范围是本拿比列治文北温哥华和温哥华,可以联系微信号: no134431】

我十多年的好朋友、在法国时候的室友现在在温哥华念书,今年开始可以合法打工了。她热爱做清洁,之前在我家住的时候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跟我请的专业清洁阿姨水平差不多。她最近在找做清洁的活儿,但是中间商给的价格太低了,大家如果有需求的话欢迎私信我,一起拒绝中间商赚差价。

除了基本清洁,她还会清洗壁挂式空调滤网、vent、抽油烟机,可以帮忙换猫砂、彻底清洗猫砂盆。

第一次试用只需$20加币一小时,之后$25一小时。最好家里有吸尘器可以提供。

我以熊格担保她会很认真地打扫。如果打扫得不好可以来找我,我帮你打断她的腿【划掉

简历的 vomit draft 写好了,周末再改改,然后排成人模人样的 PDF(…)。

准备涌抱市场了!

Show thread

Skip manager 休产假归来,上班第一件事,把我拉进一个 hot fix 的群里,说这个是 P0 ask,需要周一发布。

她:Let me know if you need to hold on other items till Monday to get this out.

我:I do have weekend appointments.

啥也别说了,今天最重要的 todo 是把简历改好。

公司要求面试官要「围观」一定数量的面试后,才能独立上岗。隔壁组的资深工程师问可不可以蹭我的面试,于是有了这段对话。

资:你要考的这题,挺简单啊。
我:嗯,很基础的题,但是考察逻辑和可维护性足够了,也有 1/3 的面试者答不出,所以暂时我不打算换。
资:我一般喜欢考 DP。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资:What’s so funny?
我:DP is fun.

如果有人跟你说他面试喜欢考 DP,大概率这是一位「刚刚熬成婆的媳妇」,现实生活不会很幸福那种。

我不理解,为什么这些南辕北辙的单词可以在同一个书名里出现:《学龄前学术成功指南》

项目会上,主持人问一个模块负责人进度推迟的问题,抛出一句 "I know you are driving. Can you take a look at ....?"

我迅速点击静音按钮,但内心的小人已经捂住耳朵高喊着「杀人啦杀人啦」跑出了办公楼。

我对这份工作的热情已经肉眼可见地消耗殆尽。合作组扔来一个完全不合理的需求,老板立刻 ping 我让我提个方案。三小时后我回复:"Ha?"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