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小鸟叫声,像有个人在离我五米以外的距离用匙羹时不时轻轻地碰到陶瓷杯而发出来的声音。

想抱怨一下深圳的气温上升,蚊子又出动了。

查看一下 bgme 嘟文和博客,我可以简单地说他是 Mastodon 版本的 Joway,震惊,简体中文的世界里存在着如此相似的两人,而且 Joway 是在同龄人里我最喜欢的程序员……

疑惑,国内的哔哩哔哩的音乐频道有“翻唱”的标签入口,以便用户发布翻唱作品。
问题来了:词曲的版权所有者可以通过翻唱作品获得收益吗?哔哩哔哩是通过什么途径取得词曲作者的授权?

躬耕 :blob_cat: boosted

我本身这条嘟嘟并没有否认PTSD被滥用造成的危害,只是我一如既往的不严肃胡乱类比。

真正与PTSD搜索结果相类似的,是工作细胞动画第一季播出时,“血小板”贴吧被宅向帖子占领事件。
那错误的根源在哪里呢?是科普动画不应把医学知识萌化?还是阿宅不应在角色名贴吧里分享可爱内容?
我觉得根源在——为什么血液病患者只有贴吧这一个渠道可以互助呢?

PTSD事同理。患者缺乏帮助,不应将责任归到乱用词语的人身上。乱用词语好吗?不准确当然不好。但是这和患者缺乏帮助是两码事。

Show thread

我猜想这次《进击的巨人》最终季动画人物变形的原因:制作组被时间所限制。
改编动画是漫画产业的下游,改编动画是为了增加漫画销量而存在的产业。为了最大化漫画的销量,改编动画必须与漫画同时完结。这对制作组来说太难了,但是又必须做到,质量就不可避免得下降了。

YOASOBI 主唱的声音太好听了。
刚发现在国内也有一个类似 THE HOME TAKE 的项目:homegrown自家种。

我好想知道动画制作会如何处理第134话的内容。
当时看完就眼湿湿的。

把動畫與原作漫畫的關係都看作是獨立的作品來看待,就不會有太多問題可糾結。

躬耕 :blob_cat: boosted

前两天发表的一篇新疆集中营叙述。
概括 (1/3):
- 叙述者和她丈夫都是1988年从乌鲁木齐的大学毕业的,在乌鲁木齐找不到工作,因为都不招维族人。后来他们在克拉玛依找到了石油相关的工作。两人本来就是工程专业。然后他们发现年终单位给大家发的红包里维族人的钱比较少。后来又是一个合适的晋升机会不给她丈夫而是给了一个没有大学文凭的汉人。最后她丈夫忍无可忍辞职了。后来她丈夫在法国获得难民身份找到了工作,2006年她和女儿们就一起过去和他一起生活。但是她没有放弃中国国籍,如果放弃的话就意味着放弃她的亲戚,她母亲,她觉得做不到。
- 她在法国生活十年以后,2016年十一月的一天接到克拉玛依打来的电话说要她回来置办退休的安排。她感觉不妙,但是最后还是去了。她去到当时的单位后,就被带到了派出所,被审问。问题说她女儿参加了在巴黎的维族人集会。她说她女儿会参加只是因为老乡聚会。
theguardian.com/world/2021/jan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