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的故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所以有条件以及有空的话还是建议读一下这个纽约时报杂志封面报道 :blobcatheart:

nytimes.com/2020/01/29/magazin

如果看一些揭露和分析这些深层系统的书,比如规模庞大的集中营的运作、财政黑洞深渊的兵团体系等等,学者们得出的结论都是这些都是不可持续的。Nury Turkel写他在华盛顿游说和吹哨多年的经历,美国政界对正式判断针对维吾尔族的行动为种族灭绝也是犹豫不决,当中还受到很多跨国公司的阻力。我想说的是:中国之所以能理直气壮地作恶这么久全靠“财大气粗”,而这个财全部是带血的。在制度设计上不可持续的系统依然持续了这么久,就是靠吴粤不断地输血。很多不是出生在兵团系统也没有移居和殖民新疆的汉族人也许可以安慰自己没有直接的原罪,但是在这个本身就以“低人权优势”为基础而发财的国家里过上了体面生活的人背后就有很多看不见的“低人权”族群的血泪(也不仅仅是维吾尔族)。如果整个国家一直在带血的GDP上不断增长或许这个体系可以千秋万代下去也说不定,无奈偏偏出了个天降伟人自断财路。中国陷入衰退和贫困对这些受难的群体是好事,因为这个不可持续的系统失去了外部输血后终结的那天或许就近了。那么之前享受过红利的人群现在遭受失业和贫困或许是因果循环的一种。像美国南方黑奴种植业一样,带着血和罪的财富终究是要偿还的。

没离婚的时候也并没有想生孩子,一开始是觉得养自己都困难怎么养孩子,后来慢慢升起来的念头是,这节骨眼上凭空造一个汉族爸爸维族妈妈的小孩出来,对这只小人类怪残忍的。

所以说中人/汉人的一句"最后一代”才显得轻飘飘的,对于中国的少数民族/文化来说,这早就已经是个事实了。
---
RT @xizangzhiye
根據美國之音藏語部 @VOATibetan 報導,今年2月25日在西藏首都拉薩布達拉宮前自焚的著名青年藏人歌手才旺羅布的父親曲根(ཆོས་རྒན།)因受到中國警察的多次威脅和騷擾,於近日自殺身亡。
twitter.com/xizangzhiye/status

这次恋爱吹了是因为跟白直男对象讲:

我们不平等,一切看似平等的安排都对我不公平。我不会和你下馆子因为我付不起,如果你一定要带我去你喜欢的那个餐厅,要麻烦你帮我付餐费。

被北欧女权滋养长大的白直男哪里见过这个阵仗,没几天就跑路了。

就这个园丁学校呢提供大约相当于中专和大专水平的职业教育,可以学的专业比如有花园设计管理、森林养护、果蔬种植等等。

比如今年马尔默市区花坛装饰的主题是寻找尼莫,如图,这个就是学了花园设计管理之后可以去做的工作。

当然我是要去学种菜的!瑞典这边的话恐怕就是一年四季泡在大棚里搞搞搞。

Show thread

上周和同学聊起来,说八月份读完初中等级瑞典语紧接着就去读园丁学校的话,恐怕太紧张了,要吃不消。
如果暑期的远程语言班申请不到,就歇两个月,自己安排读书写作发呆都好。八月回来慢慢读语言,把初中读完,再读一个阶段的高中,同时申请园丁学校春季开学的项目。
这两年终于敢承认自己不行,敢于寻求帮助了。
就算冒着抑郁大发作的风险,提前半年把中专读完又怎么样呢,多割半年草坪少割半年草坪而已。

爸爸妈妈虽然也说你高兴就好,但提到念高中还是要兴奋起来,说把高中干脆也读完!然后咱们读大学!

爸妈我今年 34 岁了,不是 14 :blobcatgooglytrash:

报告一下近况 :blobcatgooglytrash:

Podcast 两周没有更新,第一周是因为谈了新的恋爱特别上头,第二周是忙作业。

这周呢恋爱吹了,作业拿了不错的成绩。

怎么讲呢就是天能塌下来但是作业不会辜负你 :blobcatheart:

身在其中总是最难,真实的时间线总是最难。除你之外的世界都在表演,只有你在淹没,坠落,深不见底。

但是你也要知道,人可以在淹没、坠落、深不见底中活着。可以吃饭、睡觉、看电影。在望不到头的苦闷里面,你可以选择用不相关的东西把一些时间杀掉,让心智少一些磨损。

我希望你宽容地耐心地接纳自己,不要责怪自己,如果有余力就帮帮别人。

去喜欢俗气的东西,发❤️发🌹。去睡觉,去醒来,做饭给自己吃。去听音乐,隆隆作响。去看地球那头陌生人的故事,毫无触动也没关系。

觉得自己变成了坏人也没关系,不要怕,我知道你不是坏人。

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幸存下来。因为当你的存在被视为威胁,存在本身就是反抗。

douban.com/note/741589248/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