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的故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所以有条件以及有空的话还是建议读一下这个纽约时报杂志封面报道 :blobcatheart:

nytimes.com/2020/01/29/magazin

身在其中总是最难,真实的时间线总是最难。除你之外的世界都在表演,只有你在淹没,坠落,深不见底。

但是你也要知道,人可以在淹没、坠落、深不见底中活着。可以吃饭、睡觉、看电影。在望不到头的苦闷里面,你可以选择用不相关的东西把一些时间杀掉,让心智少一些磨损。

我希望你宽容地耐心地接纳自己,不要责怪自己,如果有余力就帮帮别人。

去喜欢俗气的东西,发❤️发🌹。去睡觉,去醒来,做饭给自己吃。去听音乐,隆隆作响。去看地球那头陌生人的故事,毫无触动也没关系。

觉得自己变成了坏人也没关系,不要怕,我知道你不是坏人。

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幸存下来。因为当你的存在被视为威胁,存在本身就是反抗。

douban.com/note/741589248/

@beta @Libigmao

BCI是非盈利组织,十多年前就建立了,推行使用对工人和产地都更有益处、跟更适合持续发展的棉花,H&M和GAP都是主要partner.

那些品牌声明是去年九月的事了,和BCI合作的公司发这个声明并不出奇,劳工权力本来就是BCI的主要关注问题。声明之后几个月中国都很安静,这一次的真正起因是欧英美加联合制裁中国,组织觉得新疆问题需要国内舆论正面控制了,于是在华春莹首先怒斥之后,共青团特意挑选了H&M去年的声明作为舆论爆发点,头一个微博发力,全网引爆,通过宣传“雪白的棉”来转移对人权问题的视线也是战略的一部分。

至于为什么首先抓H&M那只有他们内部的无敌智库才知道了!

在美国的最后一天,我们在一个写字楼一层的咖啡店等人。
是出事之后第一次接受采访,英文也不好,下午还要赶飞机。
爸爸妈妈还是没有消息,我不知道回到瑞典下一步要怎么做,也不知道下一次再见到妹妹会是什么时候,这些情绪全部赶在一起。
妹妹突然问,你觉得如果我没跑出来,被关进 camp 里去,还能活下来吗?
那时候已经有了一些关于虐待、强奸的证词,都读到过。
妹妹背后是窗外布鲁克林初春的阳光,我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妈妈讲在大学的时候,她们一个宿舍的人向彼此学满语、蒙语和朝语,她不会民族语言,所以就光向别人学
一个国家里可以容得下这么多语言,本来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才对

当时写到「不建议去新疆旅游」那里,没力气写下去了。
很粗糙地再解释一下看看吧。
我会觉得,在有那么巨大比例的人口被 **那样** 对待的地方,观光、合影、当面享受当地人没有的自由,是蛮残忍的事,请不要做残忍的事,这样。

Show thread

于是下一篇 post 的主题就从计划中的「海外维吾尔人在做什么」变成了「我在瑞典看精神病」……
也好!
以及有条件的话,我推荐所有人在认为「有必要了」**之前** 就寻求专业帮助。
简中人一般等自己都觉得有必要看精神科的时候,已经坏掉 200% 叻!
早看早好…… :blobcatheart: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