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的故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所以有条件以及有空的话还是建议读一下这个纽约时报杂志封面报道 :blobcatheart:

nytimes.com/2020/01/29/magazin

妈妈讲在大学的时候,她们一个宿舍的人向彼此学满语、蒙语和朝语,她不会民族语言,所以就光向别人学
一个国家里可以容得下这么多语言,本来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才对

当时写到「不建议去新疆旅游」那里,没力气写下去了。
很粗糙地再解释一下看看吧。
我会觉得,在有那么巨大比例的人口被 **那样** 对待的地方,观光、合影、当面享受当地人没有的自由,是蛮残忍的事,请不要做残忍的事,这样。

Show thread

于是下一篇 post 的主题就从计划中的「海外维吾尔人在做什么」变成了「我在瑞典看精神病」……
也好!
以及有条件的话,我推荐所有人在认为「有必要了」**之前** 就寻求专业帮助。
简中人一般等自己都觉得有必要看精神科的时候,已经坏掉 200% 叻!
早看早好…… :blobcatheart:

呼,在长毛象发有图有多个链接的文还是蛮麻烦的。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吗?我不知道,说实话我也并不真的在乎。我只关心今天、当下,我们遥遥望见彼此的萤火,彼此看见。

感谢你读完。

(10/10)

Show thread

如果方便的话,支持维族 business 比如餐厅,也是不错的,反正一般来说都很好吃。但是我并不建议去新疆旅游。当然眼下瘟疫把一切都封起来了,不过即便没有瘟疫封城的因素,我还是不建议去新疆旅游。

然后就是,用你的声音。

去年热依扎被网暴的时候,Zumret 在微博写过这么一段:

「你喜欢一个明星,博主,画手,作者,都要说出来。不要觉得对方关注者多,不差你一句彩虹屁。差的。就差你这句。你这一句吹下去,心灰意冷的作者就会有动力继续写,被骂哭的明星就会多一个笑容,久不更新的博主也会被鼓舞。
「不要默默喜欢,因为讨厌他们的人不会默默讨厌。」

对眼下的状况依然适用。你不需要写一段情真意切的告白,不需要写得从极左到极右都挑不出毛病。我们所求不过就是「被看见」而已,因为我们被看不见太久了,也因为「被看见」是能够真实地改善至少个别受害者的处境的。所以你只需要说,我看见了,我看着呢,这就已经 good enough. (9/N)

Show thread

眼下来说,如果你是义薄云天义愤填膺必须做点什么强正外部性的事情才能解恨的话,我也是有一点点建议的。

首先简单粗暴用钱投票,很好的!并且很爽,请一定试试看。

眼下我唯一能够以个人 reputation 做担保来激情推荐的打钱对象是 Xinjiang Victims Database。我在这一轮新疆危机之前就知道 Gene Bunin,那时候他最为人所知的作品还是一组关于内地维吾尔餐厅的文章,现在他的名字和「新疆受害者资料库」紧紧联系在一起。

这个资料库收录的受害者人数最近刚刚超过了一万人,其中两个是我的父母。

如果一百万人,或者一万人听起来都是太大的数字了,让你失去了实感,这个数据库呈现的信息会冰冷地细致地具体地刺痛你。(然而网站访问起来有点慢,所以请去 GoFundMe 给他们打钱!)(8/N)

gofundme.com/f/xinjiang-victim

Show thread

然后我还有一个可能要算做是不情之请。

这一点我并不强求,您不需要接受,您看我又突然开始用「您」了。

我希望您了解,并且希望您能够试图理解和接纳的事实是,我们 CCP 受害者群体,整体上来说,是 a fucked up group of people。

如果您需要一组清洁美丽的完美受害者,我们因为基数很大,其实也能拿得出几个。但是大体来说,当然还是不完美的人多。

不要因为我们不够完美,就放弃我们。不要因为我们中有人支持 Trump(我知道这个很难 justify 啦……but still),就放弃我们。不要因为我们中有人试图传播甚至干脆编造 fake news,就放弃我们。

唉。

大体上,请相信 we are all in this together. 不要把自己当外人,不要把我们当外人。这是我的请求。(7/N)

Show thread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