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绝对不能自杀、自杀会怎么怎么样的严令威吓,让我从重度抑郁里活到现在的一个想法是“无论怎么样,总还有死亡做最后的退路。姑且再活一下,说不定有好事情呢。”
拖延着就活到现在了(。)

Show thread

严禁自杀的世界也有人能够去死 

我总疑心严词禁止自杀的宗教和政府都出于一个考虑,那就是害怕劳动力废掉自己。它们既不降低人身上的痛苦,也不想了解人走投无路的理由,只一味恫吓诅咒自杀者死后将要更加惨,威吓家人朋友要挨连坐,高举所谓的道德让所有人在尸体上吐口水——但死掉的人不会知道,不会在乎。用痛苦来逼迫人活着的巨大怪物,根本不在乎那个人活得如何。
要不是活着比未知的恐惧、虚无的死亡、泯灭的未来更加痛苦,谁愿意去死啊?本能总是想活的。想要死又挣扎求生的人,面对那些道德绑架、宗教恫吓和荒唐的惩罚,只能再次确认人间有多可怕,活着有多悲惨。
我大概有一两次自杀的冲动是出于对世界说“滚你妈的老子不在乎了”,无法改变世界但我可以离开这里,把盛着这个世界认知的“我”摔碎,单方面的同归于尽。
在这种痛苦和毁灭的欲望中只是杀死自己而非开始报复社会报复带来痛苦的一切的人(想想烧死全家再跳楼的学生),我认为他们已经足够温柔。

盒居塔 boosted

有不用翻墙的比较靠谱的国外邮箱吗?一直在用163和qq邮箱注册墙外网站,最近越来越有两边高墙一起竖起/会被连锅端的焦虑……

关注了很多NSFW账号,主页上能看到各式各样的美丽女人,但美丽的男人真少,别说各式各样符合口味了,单是被凝视的拿身体款待观众的好看男人就几乎为零,不说真人,纸片人竟也没有,可能是我没找到

被人说我写的GB都是舔狗扶贫,这俩词竟然是可以放一块儿的?喷了,主动追求就是舔狗,对方地位低就是扶贫,要是换成对方地位高恐怕又要说拜金抱腿云云。只能用简单粗暴标签看世界的人真可怜

我希望我是个画手,画能冲破语言壁垒,而我不用母语写作基本就废了大半。我看英文小说,基本感觉不出文笔差别,想来别人看我也一样。
时不时想如果我的写作水平转为同等的画技,我是不是早就怀着天下处处都能恰饭的自信逃离这里了……

准备把写过的同人打个包发放爱发电,整理8年前的言切士言时还安慰自己虽然稚嫩但谁都菜鸡过姑且保留回忆,整理到12年前写过的李连杰同人……尴尬到脚趾抠地,还联想起那时傻逼兮兮的加群混圈为人处世中二病,尖叫着关掉了所有文档并选择装作没这回事(。)
妈耶现在想想,真小学生时期写的西伊自蛇兜蛇全都尸骨无存真是太好了……它没有赛博死亡我可能就赛博死亡(。)

近日奇怪性癖 

史莱姆,透明Q弹,晶莹水润,能变形,能穿刺大半个身体,像减压球一样耐操但是破坏损坏核心会半融化无法维持形态。
别人的奴隶,主人用来招待客人,像一杯热茶一只甜点一样的物化感,客人每次来都会要求他,但没有带走他,因为没重要到那个地步,没喜欢到那个程度。

死了人的对面邻居还在敲锣打鼓吹唢呐唱戏,人家一楼我六楼,开阔空间隔着树和过道,关紧所有隔音窗依然无法忽略,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可能要搞三天…………
我看了看小区的规模,想了想死亡率,感到一阵昏眩……为什么这个天气还能如此中气十足搞一天不中暑……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