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上有个gay,粉红,政治爱好者,喜欢政治局常委李希。

去年,理想代表了汽车营销的最高水平。今年,理想裁员。

今天听说,京东还不是最可怕的客户,美团才是。

北京街头,我看到几个斑驳的竦动标语:“今天,你分了吗?”、“我们分了”,听起来像是一种关于分手的行为艺术宣言。

北京人真猛。

过了一个路口,看到了标语的细节:“垃圾分类…”。恍然大悟。

写这个标语的北京公务员真猛。

科波拉《大都会》的拍摄灾难,能灾难得过《现代启示录》?

嘿嘿。《卫报》的传闻,让我倒是分外期待《大都会》了。

人民大会堂打起来了!

““强子,我老丁第一个不服你!你在上海搞什么鬼!”

“小上海,你那支笔算个屁!吃我一记驱逐低端人口拳!”

“你们这群清华的懂个屁,上海话懂不懂,不懂做什么上海书记?”

“你不就是在延安修了个坟吗?明年今天你坟头长草三尺高。”

“唱歌的去唱歌,穿什么军装,居然还来军委!成何体统!”

@guiltyhime @Tuilindo @mfy030
你国不敢开“合法遗弃”口子的真正原因,是病残儿问题。因为你国对病残儿童的福利投入几乎是零,家有病残儿意味着非常大的经济负担,所以家庭有特别强烈的遗弃冲动;但这样的儿童,又很难寻找收养家庭,合法遗弃之后,大概率变成政府的财政包袱。十几年前,深圳曾经搞过弃婴岛实验,结果几天功夫就被大量弃儿挤垮,这些弃儿绝大多数都是病残儿童。

图形计的愿景是个有利于人类,而营销解决方案则是在帮助企业,二者区别太大了。

Show thread

广告也好,咨询也罢,其价值在提供营销解决方案。这条赛道上可谓极其拥挤,竞争激烈,利润相当微薄。

相比之下,英伟达选择的是图形计算领域,护城河高,前景也广阔。

英伟达大约是个To B企业。以前,几乎很少人知道这个企业,除了少数钻研组装电脑的发烧友。迄今为止,它成为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也仍然绝少To C的产品。

所以它基本不做广告。广告仍然是To C品牌必须要做到。它们必须不厌其烦地告诉大众我是谁、我为你带来什么价值。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