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妈的peropero就跟我一栋楼。今天早上上班都不用排队等电梯了。

从公司冰箱里翻出来一包四个月前冻着的鸡肉。应该还能吃,拿回家做炒粉。

虽然恰完布洛芬确实会好受很多,但是那种明知道身体不对劲,只是不会痛的感觉,犹如在雪地里被冻掉了一直脚掌而无知觉一样令人不安。

*进了一家名字叫“XX面店”
*翻遍了菜单,没有看到面。
我问老板:“你们有什么面吃?”
老板:“有炒河粉和肠粉。”
*起身离开

今天又迟到了 :AAAAAA: 但反正迟到一分钟和十分钟没区别,于是我慢悠悠地走过去公司了

公交车里有两个人同时外放高音量刷抖音,而且划视频的速度非常快,让我的耳朵里完全是混沌而嘈杂的噪音,像是在做噩梦一样,而且我是清醒着的人没办法再从噩梦中醒来了……

上个月漏打卡7次...把我罚穷了 :AAAAAA: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