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bwithu boosted

又有审查文件泄漏了。

这次是来自小红书审查知识库的146页文件,其中包括了平台的舆情处理与审查流程、特定领导人及日期的关键词审查、对于突发舆情事件的响应以及网信办指令、部分舆情日报等。

首先要respect大家的创造力,实在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部分代称一览:祈翠、纳翠党、总书记来我家、捐麦子、二百五大帝、2020全面小康、信女愿一生吃素、甩锅侠、平&强、Adolf Xitler、小学博士、扛麦郎、习包皮、20000T麦子、习奥赛斯库、云视察、狙击手布阵、视频看望、当皇帝的小丑.......

综合看下来的话会有一种感觉,小红书的审查很有可能比微博和公众号还要严格。举例就是对中医中药的攻击被认为需要注意、同性恋及女权相关议题(甚至包括所谓不良婚恋观)也被纳入观察等。小红书因为用户的增长,似乎要成为一个公共平台的趋势,但平台更希望自己是一个岁月静好的社区——这意味着其内容不必具有公共性,或者说不欢迎公共讨论。

CDT的原报道: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一号舆情回查专项:
chinadigitaltimes.net/space/%E

主要集中在20年5月的舆情日报:
chinadigitaltimes.net/space/%E

joybwithu boosted

关于河南事件 

稍微整理了一下信息,大致说明一下河南事件的原委:
此次出问题的银行,大多是规模较小的村镇银行,通过高利息吸引储户(实际上在p2p大潮过后国家对高利息严格管制,此处所谓的“高”只是略高于一般银行而已,约在4%-4.9%的水平)。同时,这些银行与各大网络金融公司合作,将高利息产品嵌入互联网金融软件中,在高流量和高利息的双重作用下,受害储户很快遍布全国各地。
按法律规定,中国公民在任何一家正规注册的银行内存款,即便银行破产,50万以内的数额都将连本带利赔偿。问题在于,赔偿的条件是“存了钱”,而本次事件被官方定性为“非法吸储”,也就是说按官方说法,受害者的钱并非存入了银行,而是进入了非法吸储账户,此种情况下银保监会无需承担储户的任何损失。
有调查表明,这些村镇银行背后的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伙同村镇银行高管,用真的手续和存款号,构建了一套假系统。储户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的存款数字,实际上这些钱完全没有进入银行账户,而是进入了另一系列不受监管的股东控制的账户。银行将责任推到一小部分“内部人员”身上,而银保监会则是刻意将此次事件向非法吸储上引导,至于涉案的新财富集团甚至已经注销。
策划此次事件的新财富集团实际控制人吕奕已经持塞浦路斯护照逃往美国,人在国外的情况下,给储户赋红码等事显然是他人为之。关于吕奕其人,在2003年接下价值24亿的高速公路项目,利用淘到的第一桶金注资公司,换取银行股权,进而控制各地的农商行、村镇银行。他无疑不可能将这些一手包办,在国内必然有大量同伙,而如今仅仅因为他本人逃到国外就拖延追责进程,政府息事宁人的意图昭然若揭。
吕奕国籍迁至塞浦路斯,这一点也大有文章:半岛电视台获取的文件显示,过去二至三年间有约500多名中国高净值人士通过塞浦路斯黄金护照项目秘密取得了该国公民权,而南华早报披露了其中八名人士的姓名,其中五人为现任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同时多人均为国内大型公司主席。结合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规定》,可以推测有相当一部分国内企业相关人士已经做好逃往国外的准备,且政府希望切断后来者的退路,此次事件可能仅仅是揭露了中国畸形政治商业生态的冰山一角。

joybwithu boosted

看见丹东宣布“扑灭”疫情的伟大胜利,扑灭这个词,好恶毒啊,仿佛那些被锁在家里,无法就医的,去就医被殴打的,被拿着霰弹枪指着的,哭过喊过被杀的幸存的,全被一张伟大胜利的厚厚塑料膜盖在六尺之下的坟墓里,发不出一点声音,扑杀,像一场鸡瘟或是猪瘟爆发把同一个饲养场的不管是否染病的动物全部杀掉,华农兄弟家的竹鼠,社会面清零,扑灭,纳粹会用这些词吗

joybwithu boosted

看到有些讨论河南银行事件的人提到香港。我认为,将今日在河南银行行凶的白衣恶犬们,与当年在香港地铁行凶的白衣恶犬,联系起来,提醒公众,等国人面对的是同样的作恶者,这确实很有必要;但用银行爆雷受害者可能在香港or安倍事件中发表过不合适的言论,来嘲笑乃至合理化他们的处境,这就很不合适了。毕竟,会在这种内地村镇银行存入毕生积蓄的人,大概率是没法翻墙也难以获得未被污染的信息、接触不到正常舆论的。

PS:我一直认为,墙内普通人在公权力全方位的仇恨教育+反智宣传之下,说过一些让正常文明人觉得刺耳的屁话,这不是多大罪过,更不该因此把公权力加诸他们的苦难和不公正合理化。

joybwithu boosted
牆內言論自由直接歸零,這樣下去我想離封網也要不遠了
https://www.rfa.org/mandarin/Xinwen/7-06272022124639.html

"中国政府周一发布新规,要求各个网络平台从8月1日起,必须对用户进行真实身份认证,并核查用户注册时提交的账号信息。

中国国家网信办发布规定说,个人用户注册、使用账号信息中的职业信息,应与其真实职业信息一致;网络平台应对申请相关账号的用户进行手机号码、身份证件号码等方式的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平台还应在用户账号信息页面展示“合理范围内”的用户IP地址,便于公众“实施监督”。

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中国政府近期加大了对互联网公司的整顿力度,并对当局眼中的“网络乱象”展开了集中整顿,导致一些机构和个人的社媒账号被屏蔽、文章被删除。"
joybwithu boosted
joybwithu boosted

才刷到两个月前的这条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学生敢写,评委敢选,几乎让我怀疑,这真的是2022年内地办的活动吗

评委 我搜索了一下: 陈先发,67年生人89毕业于复旦,现新华社安徽分社总编辑,安徽文联主席; 欧阳江河, 诗人,56年生人,中国作协会员;陶然(太多重名,包括已故作家,不确定,也许是浙大中文系教授的那个)、王山(太多重名,没搜出来)、臧棣(唯一不搜索也知道名字的,诗人)、梁永安 (复旦中文系教授)

joybwithu boosted

@Jiaoshuji

中国政府也好像给其他异见人士,比如刘晓波、维权律师吃过药,记忆或健康有受损。这可能算是一种相互印证,他们给关押的被维稳人士吃药是系统性的。

joybwithu boosted
joybwithu boosted

又看了一些其他国家的防疫政策调整,有种强烈的感受:我们的专家都在干嘛?不应该是在加紧做各种具体量化的研究吗?论文呢?报告呢?社会研究呢?对公共政策的影响呢?防疫措施的相应调整呢?这些东西,难道不应该是实时更新,每隔一阵子就有新进展吗?两年多以前的防疫措施一张蓝图绘到底,这件事有多蠢难道不是明摆着的吗?去年还有人轻佻地说,病例太少,临床数据不够,所以没法研究。现在病例多了吧?至少别国的数据够了吧?研究了个啥?现在这个局面,让人有种生活在点错了科技树的架空历史里的感觉,就像是再次面对中世纪的黑死病,但却啥现代工具都没有,还是靠把病人封在家里,只不过这次有了健康码,而且茅草屋外站满了大白。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