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米兰爷爷做善事的微博下评论(除了纽约时报以外跟美国一点关系没有)
有时候就觉得冲国人的超常发散性思维就体现在性跟政治上,这答题语气写得,语文老师哭着给你加分 :000:

“境外势力”多报道一点冲国蝻人男人干的好事就可以算最高等级的辱华了 :angery:

我现在都觉得女人被驯化地太彻底了,我就没听过有谁会当街虐杀不认识的男性(甚至认识的也没有)
什么时候女人真枪实弹地屠杀男人再说女权极端好不好?

我又被蝻人迷惑到了,就像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止水找水源,想要一辈子都不会被痴汉冤罪的办法当然是一起消灭痴汉啊,没了痴汉就没有痴汉冤罪了不是?还搁着想鸡生蛋蛋蛋生鸡呢

我开始厌恶熊猫就是因为这个物种在政治层面上的高度甚至严重影响到一般民众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概念,仿佛熊猫的命才是命。

连奥特曼拍关于战争的内容都直呼“这也敢拍”的冲国人们,基本上全球就那么几个国家啥都不敢拍。

我寻思冲国人也可以“文化挪用”别人的名著,然而现实是只敢搞点小动物机器人古风跟西游记。那就怪不得别人拿冲国的名著翻拍了,自己不争气呗 :0090:

:0240: 冲国到现在就西游记能在电影院跟电视串溜的最大原因不就因为只有他讲的故事可以在剔除社会隐喻后还能剩点供人糟践的?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