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行做网路爱情牌坊生意还来得及吗

哇,剪头发都越来越贵剪不起了,突然羡慕秃头的快乐

看完《福尔摩斯探案集》和《马普尔小姐探案集》全季约等于眼熟半个英国演艺圈。

社交帐号一直是我心头大患。缓缓赴死还好,万一哪天猝死,帐号密码落到家人手里,我会被气活然后再死一次。或者更加不幸,死讯上了社会新闻生前发言被大众围观,那些内容足以激得人们刨坟扬灰再杀我一次,临了还得骂一句:活该,死晚了。

《寄生虫》里“穷人的味道”是什么样的呢。二狗说他闻过。是他曾经住过晃晃悠悠的破旧土屋,是嵌着脏玻璃分辨不出漆色的小木窗,是屋外大雨屋内拿来接漏水的搪瓷脸盆,是雨后返潮地上墙上屋顶冒出的各式虫子,是一脸沧桑散发陈腐气息的木质老家具,是加半勺红糖用水冲开就能饱一顿的炒面粉……

随便挑了个直播当背景声,正播到《孝庄秘史》大玉儿劝降洪承畴一段。宁静真神颜,蓝色眼影在她脸上都不显突兀。

推荐凉鞋的视频底下都有一群八辈子没见过女人的傻逼当众发情

活着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灵异事件:一心二用,边写东西边玩手机,然后手里的笔找不到了。

闲出屁,把胡宾果小顾互扯头花的来龙去脉理顺了。进行到跳海这环时寻思必得是万里挑1吧,一看照片瞬间萎了。基圈无余粮能理解,也不至于饥不择食啊!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