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学校一直转圈圈就以为是网络问题,今晚确定网络没有问题后去搜才知道被墙了。速速去网盘下载梯子,结果又因违规内容无法下载。上网真是惊喜不断。别叭叭了,闭嘴吧!

即使退出微博也在很多地方看到美国大选,nili国人真滴好爱大选。

微博上看到的。请要翻墙的同学仔细阅读。
我是汗毛都竖起来了。从多久到多久都清楚,地址也清楚,直接去家里找人。
这还是维基查资料。他们到底能控制到啥程度啊!一方面我为大家害怕,一方面觉得简直怒极。这他妈直接就回到文革时代了。都不用家属举报。直接监视每个人。

今天突如其来地很想念小周,出事到今天心情都蛮平静的,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想他。这个破环境我都不敢在微博说我想他。我承认他家自作自受,承认他活该承担,和我觉得他的声明没问题,我喜欢的他没问题,有冲突吗?难道一个人就只有一面吗?他值不值得我喜欢难道不是我来审判的吗?今天所有抒发想念的聊天前都先说一句可能我真的是烂人,但我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啊😭。不过比起酸奶盖被逼着承认喜欢的是烂人也好好多了。唉,好想小周,希望全世界晚安,尤其小周能睡个好觉。希望我明天不要那么想你。

也是家里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才能好好地生活。唉:-(,生活好难。

Show thread

这件事还让我觉得,我真是很顺利很幸运地长大了。从小到大都是想干嘛就干嘛,家里没说过经济状况,就算我问也不会说,还常说有钱,放心去花。去年舅舅出事我才模糊知道家里的债务情况,但妈妈也说没关系的。就算是周围人,讨债欠债的经历也没听说过,听到的八卦全是婚姻家庭。妈妈唠嗑讲完后还要叮嘱不要让爸爸知道我知道了。要谢谢爸爸妈妈😭😭😭。

但这老师真的好傲慢。“你们想想你们本科四年能留下什么。”“我自学考进了xxx实验室,读研期间拿完了所有能拿的奖项。”OK,fine.

Show thread

一边是老师在讲台上“我32岁当博导了!”,一边是微博热搜化工研究生下的哀嚎。一丢丢感慨。

新学期新的小组作业,按照学号分组还不能摸鱼😷

努力做到睡前和起床不看手机,不要被数据绑架!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