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买刀不买刀# 

今年年初因为疫情的原因困在家里,我天天在微博上因为疆外人口被集中隔离的事和键盘侠对线,女朋友特别不理解,说我不成熟,最后我妥协了,不再参与讨论。和父母聊起这个话题他们总是说,不想聊这个,无聊得很,把自己日子过好先。

去年回家的时候,通过一些渠道看到过货真价实的 发给新疆公务员 的内部文件,里面的中心思想和遣词造句与七十年前那场运动真的没什么分别,直白地让人毛骨悚然。然后我做了什么呢?我把这份文件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甚至没有和家人提过这份文件的存在,因为我想保护收到这份文件的人,以及,我的父母。

直到今天通过湖玛的 toot 看到被铐在床上的维族小哥的 BBC 报道。

我觉得我们得好好问自己一些简单的问题,并尽量正面回答:
既然我们把维吾尔族视为同胞(我从小到大都这么认为),作为知情者,我们是不是有责任做些什么?
如果权衡后选择沉默,我们是不是该为我们的沉默负责?
危墙之下,我们能保护好自己珍视的蛋吗?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