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我了
女性向的都特別大
非女性向的就全是🤏🏻
要不要那麼真實啊!

早上睡醒還沒有百分百視力的時候不要去競技場...我把59級的餅乾看成了50​:0070:

鑽石2是上不去的了 除非憑空給我掉100袋奇襲技能粉​:0160:

不可以——
你這個虛空的戰鬥力——————

小叢林的奶油虎原來是牛油老虎
我一直以為是Cream老虎​:0230:

我想即使ccp像泡泡一样有天“噗”地一声全部消失了,情形又能有何变化呢?会有新的ccp,人们看过了他们做过的事,知道这些事的模式和套路之后换些人也能做,新的剥削和压迫又产生,ccp的统治最可怕的不在于铁拳,而在于思想,在于“虽然ccp做过这么多恶事,让我损失惨重,利益受损,但这是个好政党,只是上面的人暂时被蒙蔽了,是他们带来了新中国和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我们不能造他们的反,审查和管控是必须的,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也是必须的,虽然有一些曲折,但他们真是为了人民,功大于过并没有做错。”我说这些并不是空穴来风,身边30—40的亲戚朋友全都是这个态度。我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的这样想还是因为大环境如此,我很害怕他们是真这样想。

才知道汉化圈现在一个情况就是一旦一个作品通过汉化组传播开来,有了一批粉丝基础,有火起来的苗头了,代理商就强势介入,通过版权官司威胁赶走汉化组,逼得粉丝不得不看他们要付钱翻译又烂出汉化时间又拖拉的“正版”,等于是利用汉化组给他们做白工试水刺探一波市场,这样有干劲的汉化组不就越来越少了?
一边汉化一边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翻的漫画什么时候会不会被哪个代理商看中抢走,版权意识法律意识在中国普及开来后最流行的一种运用,就是让强者能更加合法地剥削弱者了,不得不祈祷我喜欢的漫画不要被代理商盯上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