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有关中文社群中「PTSD」一词被滥用误用的想法 2.0。

** 建议疑惑「为什么要如此在意一个词的用法的准确性」的朋友们直接从Q3读起

Q1: 「PTSD」即创伤后应激障碍,我经历过一个和 X 有关的不愉快事件,并且后续对 X 依旧感到不适,为什么我不满足/不能说自己有 「X PTSD」?

A1: 有关 PTSD 和 phobia (恐惧症) 的差别较为详细的介绍写在 alive.bar/@kococomi/1042229714 这里只说最简要的:PTSD 患者恐惧的始终是「过去」发生的「创伤性事件 (traumatic event)」本身(e.g. 强奸受害者害怕想起「自己被强奸的经历」),而 phobia 患者恐惧的则是「现在/未來」可能会遭遇到的某一类「物件 (object)」或者「情况 (situation)」(e.g. 恐高,恐社交场合)。

不那么抽象地说,若你和某个小粉红有过令你不快的争吵(过去时),此后你便非常讨厌小粉红这个群体(现在时)。当你把这种状态称为 「小粉红 PTSD」时,似乎暗示着你的负面情绪已经从「和某个小粉红争吵」这一过去发生的令你不快的事件 generalize 到促成这一不愉快事件的「主体」所属的「组别」,即「小粉红」这一群体身上了。

所以这种情况下,「和某个小粉红争吵」这一经历只是你为什么讨厌「小粉红」这一类人的原因,而非你恐惧的「实际内容」,因此你并不满足 PTSD 的核心 —— 恐惧的始终是已发生的某个令你痛苦的「事件」,而更像对某一类「东西(小粉红)」常态化的讨厌,所以更接近 phobia 的概念,因此此处说「小粉红恐惧症」更为恰当。若用「PTSD」,则实际你并不害怕小粉红这一类人,你躲避小粉红从头到尾都只是因为「你害怕自己回忆起和某个小粉红争吵的经历」,这显然不符合中文社群里使用「PTSD」所形容的状态。

再简单粗暴一点的讲法是, PTSD 就和新冠肺炎一样只能单独使用,没有「参数」可言。把令你「患病」的事件中的一个「成分」抽出来冠名 PTSD 这样的用法,逻辑上就和「因和感染的男友接吻而患新冠便说自己有『男友新冠肺炎』」「吃了有新冠病毒的外卖而患新冠便说自己有『外卖新冠肺炎』」没有差别。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到过「名词 + PTSD」这种说法几乎可以直接判断为误用,因为这种讲法直接从逻辑上不符合 PTSD 的「无参数性质」,所以听起来非常违和。而若你放在「PTSD」前的名词是用来描述「我现在恐惧的是什么东西」,则这更是 phobia 的概念。且和 PTSD 不同, phobia 这个疾病是可以有参数的,幽闭恐惧症,蜘蛛恐惧症,牙医恐惧症都是完全合理的说法。

Q2: 如果我不说「名词 + PTSD」而是只说「我 PTSD 了」,是否可行?

A2:依旧不推荐这样使用。首先,导致 PTSD 的「创伤性事件」必须是和「实际发生了的或被威胁的死亡,严重(肢体)伤害或性暴力」相关。这也就意味着 PTSD 其实是一个概念相当「窄」的心理疾病,并不是日常生活中随便发生的事情可以导致的。所以说,「PTSD」一词背后的痛苦的剧烈程度实际上是超出很多人的想像的,而我实在不认为将这种包含了别人强烈苦痛的严肃诊断名以如此戏谑娱乐地讲出来是一件非常恰当的事。你可以问问自己同不同意大家以后集体把「游泳后鼻塞」戏称为「我新冠肺炎了」。而且实际上这种说法某种程度上可能比「我 PTSD 了」还合理一些,毕竟「鼻塞」真的是新冠肺炎的症状,而中文社群中「PTSD」的用法实际上都和 PTSD 的真实症状如闪回,噩梦,不受控地想起创伤性经历根本不沾边。

Q3: 语言是会变化的,很多字的读音也随着时间从错的变成了对的,为什么不能接受 PTSD 有不符合科学定义的用法?

A3: 完全不同意用「语言的变迁」来 justify 「PTSD」的滥用误用。和汉字的读音不同,「PTSD」 一词背后是有真正的患者存在的。大面积的滥用误用已经使得「PTSD」的搜索结果被严重污染。在微博、知乎等平台搜「抑郁症」还能看到大量患者互助、自测量表分享,而搜「PTSD」几乎搜不出任何有效信息而全是娱乐化的、完全不符合 PTSD 真实含义的用法。此前华晨宇写过一首给抑郁症患者的歌导致抑郁症搜索结果中的严肃资讯被他粉丝的追星言论淹没,从而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而实际上每一次的「PTSD」滥用误用给 PTSD 的搜索结果都会带来相似的污染效果,都是在增加 PTSD 患者获取有用信息的成本。

另外,和生理疾病不同的是,心理疾病在东亚本身就面对着「不被严肃对待」的问题。如此大面积戏谑地使用一个严肃诊断名,无疑会增加真实患者所遭受的痛苦被了解、承认的难度。若一人向你介绍自己患有 PTSD,你能否理解这一词背后的创伤和精神折磨到底是什么样的强度,你能否保证自己没有任何可能会说「我和前女友分手以后也有点 PTSD 了」之类的话。

实际上我在上文附的之前写的 toot 中提到 PTSD 「你爱怎么用怎么用」也是一个非常欠考虑的说法,虽然理论上我的确无法要求任何人按科学标准使用诊断名,我也从未因这个词对任何人「出警」,但我并不应该公开说一个会伤害到患者的用法大家「爱怎么用怎么用」,在这里也说声抱歉。

Q4: 心理疾病患者时常在日常生活中被当作异类,虽然戏谑的用法不够准确,但也减少了 PTSD 患者被污名化的可能。

A4: 所有的「去污名化」都应该建立在对疾病有正确认知的基础上,这种把 PTSD 当 phobia 用,把精神分裂当人格分裂用的歪曲一个疾病真实含义的行为,在「减少患者异类化」的同时也会增加患者的真实病况被理解的成本,提高患者的痛苦被严肃对待的难度。一个患者不被异化却也不被了解尊重的环境算是达成了好的「去污名化」吗?

@kococomi 自從參透了你的簡繁體使用邏輯以後,我看你的簡體toot的感覺就是「讓我來教你們這些大陸人一點科學知識」

@kococomi
想和你说一句谢谢…我妈妈是PTSD患者(因为绑架)所以我其实每次在网上看到PTSD的misuse都非常难受… 好几次都忍不住想回“你们到底为什么能把自己不曾体会过的痛苦这样随便地说出来”

谢谢你愿意为PTSD患者发声

因为不想在大号说personal的东西所以用小号评论 抱歉

@kococomi 简单来讲:每一次被患者或患者亲友看到的 PTSD 误用就是一次 trigger,每一次没被患者或患者亲友看到的误用,都是一次 trigger 可能性的扩大。

嗯……在简体中文社区(新加坡included),这样普及一个词的正确用法及误用会带来的危害,而不加以qulification:无论如何言论还以应该自由的,大家不能形成禁止别人这么说的政治群力——
这样的科普,对于习惯没有言论自由和互相倾轧的社群来说,也是错误的,表达,方法。

@claudia
在指責我在簡中社區(活吧沒有明文規定是「簡中社區」, mastodon 更不是)科普時沒有強調言論自由及其會帶來的危害性而不加以 qualification:無論如何言論還應該是自由的,大家(包括你)不能形成禁止我寫科普時不強調言論自由的政治群力 —— 這樣的指責,對於已經在文中提到我沒有任何權利禁止別人使用這個詞的我來說,也是錯誤的表達方法呢。

@kococomi 上面这篇?确实没有。在简中社区(说不算就可以不算了么……那换成:受众大部分是简中社区网民的环境),这句话,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

@claudia @kococomi 你依然认为你是正确的的原因是你既没有完整主张也没有实际的计划或输出,所以你缺乏被评价的价值和意义。

Yet you still managed to annoy half the people you interact with.

@iam @kococomi 我有个比较温和的建议是:多提及发言仍是自由的。
I wish you consolence in numbers.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