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雨,裤腿全湿了。头一次来南京同时赶上疫情和台风 :0170:

在我眼里小林贤太郎是一众搞笑艺人里独一无二的艺术家。搞笑的品味超群出众,从不去迎合主流的搞笑方式。他的短剧是最最最好的!

对他很早期的段子断章取义,并以此为由取消了他的奥运会导演身份我不是很能接受……

有人在受难,我为他流泪,但又无能为力。

黑莲吉 boosted

一种熟悉的痛苦:事情正在发生,但我无法知道全貌。受难的人都在哪里,死去的人经历怎样的挣扎,甚至一个可以确信的数字。2020年我不知道,2021年可能也得不到答案。

我真心希望人类都能快乐幸福,为什么要受这么多苦呢。

天啊,刚刚才知晓河南发了这么可怕的水,微博上的视频看得想哭,赶紧问了一位在郑州的朋友,还好她无恙,雨快停吧,雨快停吧,不要再有更多伤亡了

我应该相信我自己的,但我做不到呀,md真的哭出来了……怎么会这样焦虑。我又感受不到自我了,没有目标,也没有能依托的确定的原则。

我内心深处无限反复的自省几乎要杀死自己了。我总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对,责任一定是在我自己身上……好痛苦啊,难受到想哭。

有一次,我想在所有人面前揭发他的做法,于是用一种充满温情、开玩笑的语气说:
“你们不要相信他说的,刚开始的时候,他会帮着我收拾桌子,洗碗。现在他连地上的袜子都不会捡起来。”
“这不是真的。”他反驳说。
“就是这样,他想解放别人的女人,而不是自己的女人。”
“好吧,你的解放并不意味着我要失去我的自由。”
类似于这样开玩笑的话中,我听到了那些年和彼得罗矛盾争吵的回声,这让我很不舒服。为什么我前夫说那些话会让我很气愤,而我却会放过尼诺?我想:也许和任何男人的关系都会产生同样的矛盾,但在有些情况下,也会产生令人满意的结果,我不能太夸张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有差别的,和尼诺在一起一定会好一些。但真的是这样吗?我越来越不自信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