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眠w boosted

看到有妹子在问棉条的推荐,底下的评论都是ob高洁丝丹碧丝啥的。ob是指推的,高洁丝厌女,丹碧丝必须浸满才能顺滑地拉出来。为什么你们就不试试尤妮佳呢,超顺滑,没浸满拿出来也不疼的。我在互联网上都看不到尤妮佳的推荐,可是我给我的朋友们安利她们都说好,全互联网只有我一个人在用尤妮佳吗?

翻到去年收到的杯子,想起我也是情真意切喜欢过陈老师

太烦了刷了会油管看到有个大神说弹梦中的婚礼是一件羞耻的事吗啥啥的,热爱音乐的人不会排斥任何曲子,想到京极夏彦也写过世上没有无趣之书,怎么说呢也和大夫争辩过关于有些书要不要读的问题,但是自己也确实是经历了从什么都看→有选择看→什么都接受的过程。

说白了就是有了锚于是可以汲取不同的事物里喜欢的那部分,弹琴也是,读书也是。

但我还是拒绝当众演奏梦中婚礼(

大概这两年困在国内太久了吧经常想起以前有的没的一些事,高中时候贞娘问我有没有想过26岁的时候会在哪里,我说肯定在欧洲哪个小镇上悠悠闲闲和朋友聊天散步,她说那她肯定在挤公交。现在的状况是我每天在说着中文而她已经在霓虹国变成了一个安安静静的学者。挺有意思的,也挺不好笑的。能不能读档读到高二爸妈让我去美国念书的时候,我不拒绝了我知道错了

万宝路双爆太劲儿了真的,熏得我一股仙气从鼻腔直接顶到天灵盖儿,眼眶迅速红了,一下分不清楚罪魁祸首是这包烟还是可爱夜色。

老师是中大本硕会计和北大会计博士,一直和会计死磕,但是长得又很好看(一个职业偏见)。今天听她分享自己的观察,在光华的时候投标过一个小卖部运营项目,她的目标点在于报表好看np高,金融系学弟想的则是扩大周边场地做创业交流;包括后来会计大一新生会交流时看到的学生都很热情积极,而带大二学生发现小朋友已经愈发沉稳,得出结论是会计这门学科影响了性格,而不是因为沉稳的人选择了会计。

蛮有意思的,因为我自己也思考过这个问题,现在得到了实证。亲身经历是本科学金融时思维尚未受限,还是积极发散的状态,愿意冒险,希望看到新模式,而现在做了财务后不知不觉已经变成看到一个项目第一反应是能赚钱吗,成本控制怎么样,风险点分布在哪里。随着cpa的逐渐完成这个风险控制的思想越发变态 :angery:

但对于职业之外的事物依然还是很好奇。喜欢新天新地,看到不了解的东西就想学一下,永远新鲜,永远不讲道理(没有) :blobcatfishnom:

喝酒误国,喝酒误国。早上迷迷糊糊和朋友告别来学校,想着快点到就坐BRT结果坐反,期间三次路过校门口而不入();走街边同侧马路上了一次天桥(?);进了学校站在体育馆门口迷茫,最后打电话求助,同学出来接到我,千难万险进了教室。

来人,救救猫 :angery:

钢铁直男jill今日温柔语录:哪怕我只是由某人想象出的虚构角色,我仍然会在乎你。

“那种关于存在的疑问与危机感。那种关于事物是否真实的不确定感。”

“我是在为‘虚假’的事情落泪。为一部故事和其中的角色而哭”

so what,我也还是在乎你。

独自坐在阳台听着歌吹风抽烟。一首李志的时间,一架飞机从两颗星星间穿过,又顺着它消失的方向看到了更多⭐。很难解释对于星光的偏爱和自己名字带着星辰的关系。总是在别人注视着的眼睛里搜索星光,游戏乐此不疲,爱生生不息。长官,劳驾把数值调高,这次我什么都要。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