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读法,前段时间国网网申结果没出的时候我和朋友说,工科真是就业性别歧视重灾区,我校工科211,又因为我专业学习内容的原因,基本是同专业的最好学校,我们系的女生,成绩优秀的和成绩中等的,秋招春招投南网,统统石沉大海,而成绩吊车尾的男生统统被回复了。我朋友说,她们系虽然都是女生,但是所有评优评先都优先男生,选调生也优先男生,她还以为是因为她那里男生稀少的原因,结果没想到工科更严重。然后我和她只能苦笑。
我舍友国网网申不合格之后,最近在尝试找各种工作,她成绩真的蛮好,是差一点保研的成绩,投的公司都给了回复,但是每一个的犹豫都是因为“她是个女生”。我和她开玩笑说,没事的,等我三年研究生毕业了,我们一样。
我的研究生导师很坦诚,女生研究生毕业出来,依旧是国家电网、考公、读博,研究院直接不要女生,其他企业或许也暗地里不想要女生。女性这个身份仿佛一个具象化的诅咒,你需要花千百倍的努力证明自己“有用”才会被短暂接纳。
能做什么,不知道,选择的权力很宝贵,在我们身上显得更宝贵,除了证明自己或者接受安排好像别无他法。
只能对着天地大声呼喊。但我们心里都再清楚不过,这一句句呼喊声终究还是会落回我们耳边。

国家电网,傻逼国企,二批网申全部没给我们院的女生通过。工科211,没过的只有女生和民族生,前百分二十的女生没有通过,后百分十的男生通过了,打电话过去说是择优录取,这是择的什么优,忍不住痛骂,恶心,太恶心了。

我的情绪太脆了,像完整的碎玻璃灯,光一照,透亮,看起来很漂亮,快乐的情绪来得轻易,但是一碰就碎,现在不碰也碎了,碎完又是满地狼藉。最后还是划下去,没什么感觉,情绪褪去之后又开始愧疚。伤害自己就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反反复复也算是有点经验了,只是太怕给身边的人带来伤害,太怕伤害神仙。
这个坎我是自己一个人渡,还是需要人陪,我不知道。神仙想陪我一起过,他给了我很多爱,很多安慰,我想让他陪我,但不知道能不能让他陪我,不知道需不需要他陪我。
保持稳定的情绪真是太难了。

都选择爱了,还怕什么危险不危险的。依赖就依赖吧,表达依赖,表达爱,表达想念,表达想要见面的渴望,表达情绪,表达自己。把自己交给他,把相信也交给他。就这么做吧。

最近,我的最近大概是指这一周,我的情绪都很好,很难以形容的好,这是恋爱带来的——是被爱带来的轻盈情绪。
但这种情绪不是我自发得来的,是我被人妥善安放而得来的,包含这巨大的危险和不确定。我心里知道,但我愿意去信。但内心深处还是胆怯,心里告诉自己无数次要勇敢一点,去做一只不怕被伤害的勇敢小狗,但是心里还是犹疑。只要伸出的触角碰到一点点障碍——哪怕不是障碍,只是柔软的手掌,我都会想跑。
本来以为不会了,但就在刚刚,十分钟以前,我又在思考逃跑的可能性。在思考如何把对他的影响降到最小。
不想被情绪控制,但想想感觉被控制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想被情绪控制,但想想被控制好像也无所谓。

那一刀我迟早是要划下去的,不在此刻,也在未来的某一天。这是属于已经被我完全忘记的,过去的我的情绪,它需要一个当时的我认可的出口。就是不知道真的划下去之后,是结束,还是下一层情绪的开始。

和朋友聊这段感情的时候,聊到了之前感情的一点细节。
朋友:你也太温柔了!不要就这样被人欺负啊!
我:(沉思)(苦笑)这次应该不会被欺负了吧!如果还被欺负的话我也认了,之后我就再也不恋爱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