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应该多建几个 Peertube 实例,而不是分化成 YouTube 和 Bilibili 两大阵营。另外 Twitter 、Weibo、Facebook 这类社交平台不应成为基础设施,政府应该主动建立 Mastodon 之类的平台并入驻来倒逼商业平台与非营利平台兼容。

想想看,那些喊着拍电影深受审查之苦的,如果上传到 Peertube 上,甚至做成种子、用 Sync 同步之类,根本就无法封杀,只要拍的好大家愿意打赏,会吃不饱饭吗?

此处应 @lianghuan ,因为我看到了他的这条嘟文:
alive.bar/@lianghuan/104212445

Show thread
Follow

@magma 这是个常见的认知误区,原因是电影需要「出品方」,出品方不仅要出资几百至几亿的成本,还需要有出品、发行的资质。把握了出品方,就把握了整个电影行业的命脉。举个例子:早年间贾樟柯、姜文、王小帅这批导演可以拍完电影就送电影节,因为禁令是「未经审查送国外电影节,导演五年不得拍电影」,导演们是不在意的,反正五年就拿来做个扎实的剧本呗;但后来的禁令是「未经审查送国外电影节,导演五年不得拍电影,出品方五年不得出品发行电影」,掐死出品方而不是掐死导演,这就在上游控制了发行的可能,没有任何导演会顶着「葬送一家出品公司」的风险去走电影节,因为人家出品方已经顶着「赔几百上千万」的风险支持你的艺术电影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贾樟柯、姜文、王小帅们今天也需要拿到龙标后才去走电影节。说到底,电影是个太大体量的产品,需要的资本太大,而你共对待一切「资本太大」的实体,都拥有绝对蹂躏权。

@lianghuan 多谢告解,还是产业体量太大了。所以梁欢老师可以先试试低成本情景喜剧之类的?只是建议,我觉得国产色情行业那种技术流程可以参考一下。

@magma 年轻时是粉红映画的粉丝,所以拍摄色情片是一直以来想做的事,也已经写了两个成熟的色情片剧本(都是剧情长片,其中一个性虐题材的好几场戏的分镜和机位图都做好了)。但在国内这是不可行的——它意味着丧失所有工作机会、团队因此失业。所以很自然,在为团队找到一个可以营生的活计前,我不会拍;在为团队找到一个可以营生的活计后,我就拍。

@magma @lianghuan 我之前看到过一个关于 netflix 等流媒体平台邀请导演制作自制剧的新闻报道,感觉 netflix 还蛮宽松的,可以拍自己想拍的,不知道可不可以寻求这种途径?

@botwun @magma 目前与 Netflix 亚洲区内容团队的交流是非常令人沮丧的,因为对方明确表达了「不收中文 stand-up comedy、中文音乐现场」的观点。而《我们去未来》这个现场,于我个人看来,无论在中文 stand-up comedy 语境还是中文音乐现场语境,都是异常杰出的存在。

@lianghuan 原因还是 Netflix 在大陆地区没有正式业务,而对全球范围来说中文内容又并没那么重要。

@grandecup 「不重要」不代表完全不需要,衡量指标该是:中文内容是否多元?其投资多少在原创中文内容上?中文内容所占比例又是多少?

@alpha 此处「却」表转折,没有反对你意见的意思。只是想给个讽刺意味的脚注。不在意中文优质内容,却买了《陈情令》——网飞是也。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