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V Rack 发布第二代了,依旧免费开源,但有 Pro 版这个月内买 99 刀,支持 VST2 可以放进宿主里用。但其实第一代有一个版本,可以通过 Hack 手法放进 Ableton 里用,我至今都还在这么用……

打完疫苗第二针已经 24 小时,发烧到 39 度。从前发烧会昏昏欲睡、食欲全无,不知何故这次变得食欲亢奋,24 小时内已经吃掉了一份烤肉、一份米皮、两个三明治、两个鸡蛋、一份越南虾饺,便利店里有啥就吃啥,依旧饥饿难耐。我知道日本便利店食物的饭量已不足以支撑我的食欲,于是打开 Uber Eats 输入五个字——

铁锅炖大鹅。

一种潜意识里流淌着的对东北菜的敬意。我甚至没吃过铁锅炖大鹅。

日本的房子确实牛屄。刚刚地震了,大概 30 秒内有轻微摇晃感,轻微到还不足以我去扶一下显示器。看了一下报道,竟然 5.4 级。

亲爱的年轻朋友们,你们的 Ego 和自恋,我知道在你们自己看来已经不得了了,就这点 Ego 和自恋,也配跟我比?

持「既然使用了 Instagram 就该多发自拍」观点的人——这里主要指经纪人,以及一些莫名其妙的听众——你们窄了。我一个不使用手机只使用 Web 的人怎么自拍?我不因介质而动。

HEMe 教授的是最本源的和最尖的这两类音乐制作知识,但并不教授梁欢个人向的、过于超前的音乐制作知识(「过于超前」也许应被替换为「过度思考」,因为「超前」成立的前提是十年二十年后成为通识了)。所以 HEMe 所有成员做的歌都应该比梁欢的歌好听。否则我的装逼过程不完整。

被 Twitter 发表字数较多推文的使用体验吓哭了。

对音乐制作人来说,听歌真的太重要了。我的一位学生叫 bongbong,在 HEMe 上课期间作业完成质量低、各种问题颇多,就技术上教的都做出来了,但就是做的「傻」、「愣」。此后人家找到了自己喜欢的方向,Drum&Bass,以疯狂的热情每天听,HEMe 的同学有一个推荐歌的内部频道,他每天往里狂扔 Drum&Bass ,可以想见日常听了多少。于是当他开始做 Drum&Bass 时,音色的选择、编曲的重心抓的无比「准」。他的第一首 Drum&Bass 作品已经入选了 HEM Underground(该子厂牌仅发行 HEMe 成员生涯前九首作品中的惊艳之作),且以那首歌的质量如果不是 HEMe 成员的前九首歌,完全可以被拿到 HEM Topshelf 的评委会投一次票(该子厂牌仅发行全球范围内最好的电子音乐作品)。我第一次听到他那歌编曲时老怀大慰到差点哭出来,就你把那首歌里的 Sub Bass 拿掉说这是 Aphex Twin 早期作品完全没问题那种,我五六年没听到这种有好旋律、不傻、不愣的 Drum&Bass 了。

另外一边,很多技术端学的相当好的同学,做出来的歌「不对味」,找不到原因。原因多简单,听少了。因为当你投入一首歌的制作时,这个过程太具体、太繁琐了,你其实是在同时做 1000 个选择,如果没有充足的聆听经验,必然在海量细节选择里走偏,等其中 300 个细节选偏了,这首歌的听感就全完蛋了。此时再临时抱佛脚去听,确实能改好其中的很多选择,但消耗的时间和心力一下子全上去了,事 30 倍功 0.15。既然存在一个一开始就能选对的方式,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选对呢?

无论我在 HEMe 上课期间强调多少次日常听歌的重要性,设计啥课前听歌环节,没用的,非得等真的做音乐制作人了,做的歌垃圾了,听歌去了。

完了,由于注册了俩傻屄网站,被要求「应该多发自拍啊!」

被迫营业。令人遗憾。

梁欢的 Twitter:@notlianghuan
梁欢的 Instagram:@lianghuaninthislife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