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在这里我以偏激的同人及文创相关发言为主,我是个过激的洁癖同人女,这是我构成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我唯一明确的「立场」。
会有关于自己作风的思考,也有对现实的反应,但这些都不是我的主调,此类碎碎念的定义是「辅餐」。

Pinned post

一个理查德。
血与铁与冰的单线进程生物。
唯独爱是奶油,会加双倍。
无糖。

没有所爱就没有美好可言。

我喝太多珍珠奶茶了。
这严重影响了我的正餐!
在吃正餐前不能吃零食!(小学生级别的生活常识)

(内涵低俗措辞)用“没见识”解释他者的反感,这是一种极其低贱的行为。 

其实可以算公众猥亵罪,光天化日之下用优越感自慰。

寿屋的小马手办。
我不想要人我只想要小马。
人形的话我要小马国女孩的版本,不要那种扑街动画片一样的人设。

宅男画自己和二次元老婆贴贴的本子其实是梦男行为。
尤其是那种男主角几乎不露脸的第一人称新婚蜜月本。

自家制香肠煎着吃不如烤着吃爽。
久违的吃撑了……

向兽性的屈服——当低级的暴力行为起效时,人们将之称为“效率”,唾弃真正的改良,直到恶果显现。
尽管改良一旦成功就能带来更真实的幸福,但其实施过程却痛苦、拖沓、牺牲极大。选择兽性的人越多,改良将面临的阻力也越大。
这蜉蝣般的兽性注定化为无尽的懊悔。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的确是收获痛苦的妙方,兼具“效率”和“质量”。

一个温和又可行的对策,必然会充满力量和自我意志,同时又是接纳万人的。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