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考虑到很多关注我的朋友都不是为了看同人内容,也感谢跑站站长扣扣提供发银英二次元创作的平台,这个号不会再发布/转发CP向的同人内容了。如果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关注我的银英同人号→ @IserlohnYang

※因为三次元非常肝,本来已经不准备再写同人了,但银英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所以会一直写下去。

Pinned toot

@LoGH

我发现,我竟然有银英小说的电子书。

简体中文版有本传和外传,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蔡美娟 译。
繁体中文版只有本传内容。
※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在私信中留邮箱地址。

注意:
1.本条长期有效。
2.请勿将本条内容以任何形式转出长毛象平台,一旦发现立即删原文。

谢谢大家。

Pinned toot

熬夜等黎明。
历史爱好者。
史学成果搬运工。
没事瞎写写。

※AO3个人页面→ archiveofourown.org/users/lily

※个人网站(可在墙内用电脑打开) → lilylindbergh.com/

※微博→ weibo.com/7290047302/profile?r

※豆瓣→ douban.com/people/Wayi/

↑所有写的东西会同步发布在AO3、个站和豆瓣,更新通知同步发布在微博和长毛象。

@simplesimon
额,其实长毛象这边也有被关注很多的大号,但是由于一些基础原则(比如转发的内容属于发布者还是转发者,评论属于评论者还是原文发布者)的认知不同,象这边很难出现声音的多级传播(1→2→4),一直都会是第一级传播(1→1/2→1/2)。从总数来看,这都不是一个传播量级的……

没有转发附带自我意见的表达,用户就很难以一个点(意见领袖)为中心进行抱团表达,反而只能分别在同一个tag下就事件进行直接表达(这也同样提升了撕逼的难度,因为你无法带意见转发以寻求附和)

而且这边没有算法推荐,没有优先显示,没有筛选,没有高赞推前。加上信息流内容其实很多,再正确或引战的信息都会快速被其他信息淹没,不像算法app会把同一个内容集中起来(截取信息流),高赞或者高质量会优先显示,低质量就被折叠。何况这边大家发的内容多数没有公用主题tag,或者完全是自用tag发布呢hhhhh

反过来说,即同一个话题下,任何时间发布的言论被看到的几率是完全一致的,没有哪个会获得特别的闪光灯,完全取决于阅读者的兴趣。这种没有优先级的情况是很难形成意见领袖的,因为大家都站在平地,没有谁会获得高一步的台子和喇叭。

想起这些是因为看到微博讨论“底层女性读书才有出路”这个问题,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这个问题是悬浮的,读书就算有出路,这个出路也太费了,打工固然“无前景”,但它是直接的、立等可取的,不是每个人都有延迟满足的能力,何况他们比城里学生多花费百倍的努力,穷尽可穷尽的一切资源,读了书出来仍旧打工,坐在格子间里又高贵多少?我认识一个大城市的女孩子,读了英硕,毕业证没拿到,回来跟家里人闹翻了,吵嚷了几句就搬了出去,不愿向父母低头,于是找去富士康打工,干了一个月离职了,回来说:我看见富士康有许多内部的技能培训班,又不要钱,那些人既然穷,为什么不好好提升自己?难道打定主意一辈子只能站流水线了吗?是我我就学满,他们不上进就活该穷。这女孩子后来找了一份翻译工作,坐格子间,今年父母给她在深圳买了海景房,亲子关系也缓和了下来。我不是反对将读书作为女孩子的出路,但反对它在公共话语中成为“唯一的出路”,这样很容易陷入这样“不xx就活该xx”的语境之中,将事情分为三六九等固然方便快捷,容易评判孰优孰劣,但这也正是通往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快速通道。

Show thread

引用海嘟督的一段话:

”长毛象或者趴窝都并不仅仅是‘另一个微博’或者‘微博替代
品’。这是一种全新的社交方式,也是我个人很认同的未来社交发展的趋势。从设计上来讲,想要把长毛象全部封禁几乎是不可能的。有点像倒下这一个,还有千千万的感觉。

长毛象注重的不是品牌,不是某个实例自己,而是你,一个个最终的用户们。数据是你的,朋友圈是你的,言论自由是你的,你的一切都神圣不可侵犯,不需要受到任何个体或者实例的约束。

所以:欢迎来到fediverse ,祝大家happy tooting !“

Show thread

看了一篇后新冠时期的社评,原文刊于南德意志报。里面提到很多人怀念新冠爆发前的生活,那是所谓的常态。但作者指出,前新冠时期也不是什么理想世界。“想要回到那种常态之中”显示出一种怎样的欲望?其实是想回到那个对自己所属的群体有利,但大多群体仍遭到不公对待的“常态”。
很多事都不是在疫情后才出现的,比如:很多家庭负担不起孩子学习用的电子设备。屠宰场的工作条件非常糟糕。老人院和医院的护工人手不足,而且护工的工资很低也很难获得社会认可。尽管如残疾人这样的边缘群体更易受到伤害,但政策绝不会优先考虑他们。
他们突然被注意到,只是因为通常在社会危机爆发时,本来弱势的社会群体会遭受更强烈的歧视和不公平对待。如果是回到这样的常态,也不过意味着大多数人继续在可感性分割的前提下装聋作哑。实际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
Teresa Bücker指出这点后给出了许多实际建议,包括如何理性地促进经济增长,而不是盲目地鼓动消费;如何给予家庭以支持,让家长能更好地平衡工作与抚育孩子。市郊铁路上每天都播送这句标语:“一起对抗新冠”,但联邦政府倡导的这种团结,落实到现实措施中究竟应该是什么样?
我已经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的社评了……

我从不觉得科学和人文是相互割裂的。自然科学家本就是从古希腊哲学家中分化而来,更不用提在科学研究中的细致观察逻辑论证等治学方法,也是对人文学科学者的要求。
曾经有物理老师对我说,他感觉物理和历史学科中的一些逻辑是互通的。我说是的。物理学和历史学也都和其他学科一样,是人类认识自身和宇宙的重要途径。人类离不开科学,科学发展加速了人类对于地球上其他物种的技术优势,让“智人”开始向“智神”发展。人类也离不开人文,没有人文素养的科学家只会是学识渊博的怪物,多才多艺的变态狂,受过高等教育的屠夫。二战后人类的无数次教训和反思都证明了,试图将科学和人文割裂的教育,一定会带来令人不安的后果。此外,站在自己的学科之上,对其他学科产生误解甚至轻视的情绪,很难在专业领域做出真正的突破。

说白了就是一开始大家也都觉得自己人在国外服务器在国外域名也在国外就能安然无事,直到旧草莓县被物理爆破。
我相信不会有人把自己的机场订阅链接挂在微博简介或者公开分享到豆瓣的,所以我也呼吁大家按照这种方式处理你的长毛象帐号,我觉得并不是一件多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吧?

Show thread

本来来毛象与其说是微博替代品,不如说只是想找个和说中文且在国内的小伙伴留个聊天打屁的地儿。然鹅注册好了之后并没几个小伙伴愿意来,原本就在国外的我们都有推特line脸书之类。也就是说对于微博小伙伴来说我存在不存在都无所谓,那我也就无所谓了(摊手)。

既然是新地方,那就交新朋友玩呀。当然在毛象还是希望找说中文的小伙伴啦。毕竟和其他的语言使用者没有共同记忆民族记忆这种东西,很多时候虽然很亲切但是总觉缺点儿啥。但是我来了两个多月也才勾搭了一位(捂脸)。

现在微博就是个信息收集处,慢慢的看微博也不会生气了,我觉得挺好的。豆瓣饭否熬三晋江等等一律没用过,长佩是因为去年意外看到某位太太才去看的,至今也只看过那一位太太。我觉得我大概是伪网民。

个人感觉毛象不是家,而是个地盘上的无数帐篷。在这儿搭着占着这儿的一块别人的地盘,住一段时间可能搬到另一块地盘。也有可能自己买一块地,招纳小伙伴。就觉得对于非地主而言,都是暂住的感觉。人多了挤挤压压各片区生活习惯不同也正常,互相交融慢慢同化,彼此都会改变,然后慢慢成型一个社区。当然,如果这块地突然坍塌了那就啥都没了。帐篷可能都还得新买呢。

高中時和同學去電影院看賈樟柯導演的《三峽好人》,出來時一個同學說,覺得賈樟柯的電影很一般。
在回家的車站,Q問我,你覺得賈樟柯的電影怎麼樣?我說我很喜歡他藝術風格和敘事手法,他應該是我最喜歡的大陸導演之一。Q說,我也覺得。
這麼多年過去,我依然喜歡賈樟柯導演的電影,也更加相信他是最優秀的大陸電影導演之一。
能不能游到海水變藍,我不知道。但我想永遠記住海的樣子。

Show more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新加坡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