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象上大概是这样,即使目的是搞同人,键政的浓度也会不受控制越来越高,这个号不打算继续搞同人相关的东西了,同人相关的还是另寻魂器好了。

Pinned post

有些时候我很能理解为什么墙内的人不愿意花时间看那些和政府报道不一致的信息。一个普通人,没有离开的手段,不是割人的镰刀,日常的生活没有受到影响,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上网只为了给自己的生活添一点乐趣。
让他们接受国家未来的系统性的风险,颠覆几乎从小到大的认知,之前那些美好的、被认同的价值观被拆解得零零散散,得一口口的吐出狼奶,再接受这个地方眼望去没有多少变好可能的事实。再和其他人一起反反复复的经历政治性抑郁,有多少人愿意这么做呢?没有多少的。

转:
说实话我根本不关心李云迪如何,自毁前程又如何,行政拘留交完罚款出来照样荣华富贵。但是同时被拘留的还有一名性工作者,她有犯罪记录后能否找到其他出路,是否会收到补偿,是否会被人肉、网暴甚至报复。性工作是工作,我偏要挑今天说。
https://www.douban.com/people/180693708/status/3627450660/

昨天和朋友约好一起周末一起出去玩,顺便邀请她来我这里留宿,结果今天她告诉我:学校发通知禁止学生无故外宿,外宿申请需要层层报批,否则要被“相关规定”处分。其实前几天我也有听另一个实习生说学校最近管理极其严格,我当时还没有在意。现在看着这个需要层层审批的申请表,和以那个“家人病重”为举例的请假说明,气到浑身哆嗦:

墙国就是有这种能力,用一些看似【规范严谨】、【合情合理】的程序,随便地剥夺你的权利和自由,还顺便PUA你一下,让你觉得自己的理由不配请假、觉得自己的抱怨是无理取闹、不应该有【你原本就应有的】权利。
墙国的程序和规则不是用来服务普通人的,而是用来供特权者奴役他们的。对付普通人,根本不需要”x章x条规定“,只需要一个”有关规定“就足够了。
任何机构只要有一点点权力,都可以无边际地膨胀滥用;即使没有权力,他们也可以借助普通人对权力、地位差异的恐惧和习惯性地服从,为自己凭空创造权力。

普通人每天活着就像轮盘赌,不是到什么时候,自己又要挨上一枪。

TL早上好,插播一条无关紧要的新闻,今天是那个红人对那个蓝人说出“因为你的缘故,我的心中重又萌生了多余的感情”的二十周年(按照设定来说是五周年)纪念日,名画恒久远,经典永流传,尊重,祝福。

哎,家里有矿,生活满足,又确信自己未来不会遭遇大风大浪的人躺平,我觉得真没什么。
然而我们这种几乎全靠自己又对未来常怀忧虑的人,怎么可能躺平?躺平在床上我只会因焦虑而失眠。

想起抑郁期有一个毛病,就是非常讨厌清洁活动,不是讨厌清洁本身,是去洗澡、做卫生的过程让我感到痛苦。衣服从来都是堆了好多件才会丢进洗衣机里,头发也会拖好几天才洗。但是我本身又是个有点洁癖的人,不洗头发不洗澡让我感觉到整个人结了一层垢,心神不宁焦躁至极。所以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抑郁-不做清洁-因为不清洁变得更焦虑。人在极度低落的时候,由于过于无力,就会陷进这样的怪圈里,单靠个人力量很难打破的僵局,或许自己也意识不到需要被别人拉一把。

中国的“防火墙”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复杂的网络审查系统。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和在线业务的蓬勃发展,言论受到控制,异议被压制,在官方共产党之外进行组织的企图很快被杜绝。
《中国防火长城》全面更新并首次以平装本形式提供,它涵盖了詹姆斯·格里菲思接触防火长城以及生活在它周围的政治家、科技领袖、持不同政见者和黑客的故事。新章节涵盖了武汉首次爆发 COVID-19 的信息压制、应对新疆迫害活动及镇压香港雨伞运动的洗地信息战。
bloomsbury.com/uk/great-firewa

有象友需要雅思辅导吗,破公司实在不想呆了,想自己赚点口粮钱。我本科翻译专业,上外会口,有通过CATTI三笔与二口。
雅思总分8分,阅读听力满分,写作7.5,分并不是属于最高的那一档,但的确都是实打实的考试技巧与经验,对于想要申出国或者直接跑路的象友来说,应该会很有用。
价格私聊,肯定不会很贵,不限考试次数,直到考过为止。
欢迎打扰!

同人女自信起来 不管你搞的是什么cp 只要在毛象上有一个人吃 那就是小美帝了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