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maybe you're not healing because you're trying to be who you were before that trauma. That person doesn't exist anymore. There is a new person trying to be born. Breathe life into that person.

Pinned post

trigger warning: sexual assault, self harm.

问题:面对被性侵/猥亵/骚扰而感到恐惧的女孩,我们能做些什么?

具体应该做什么很难把握,随着情况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先说说「不能做什么」。
首先,不要替他们决定下一步的计划。当遭受性侵犯时,他们会感到受伤,而感到被完全剥夺权利。所以,这个时候不要立即要求对方报警立案,或者让对方向加害者讨回公道,这些都是需要他们自己决定的。
其次,不要把 ta 当作坏掉的机器。不要表现出 ta 不再是一个仍在运转的人,要把 ta 当做仍然拥有感觉和生活的人。
另一方面,同样也不要表现出什么都没有发生。虽然 ta 依然是一个在运转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ta能与被侵害前一样。当 ta 拒绝这些邀请时,请不要生 ta 的气。不要以为几天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而且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说「你已经伤心很久了,为什么不能忘了不愉快的事情呢?」这样的话。
再其次,请不要把专注点转向自己。比如,在试图带 ta 散心被拒绝后,不要觉得这是一件针对自己。不要指责 ta 忽视了你的友谊。只是提醒 ta 你爱 ta ,并告诉 ta 你相信 ta 有能力克服这个困难。同时,请不要过分表现自己的对这件事的反应,你可能会感到生气或不高兴,但请不要让这种谈话占主导地位。请不要擅自将这件事情告诉警察或者任何人,这不是你的故事。
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相信他们。相信他们的故事,相信他们愈合的能力。总之,相信他们。

好了,那现在我们来说说「应该做什么」。
首先,提醒他们进行必要的健康检查,例如 STD,HIV,和孕检(如果有条件)。
其次,支持他们,支持他们寻求帮助,或者自愈。支持他们的决定,不论你赞不赞同。这里可能会涉及长时间的支持,人们通常在受伤后不能立即在悲伤和震惊中振作起来。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周,甚至几个月内,ta 仍然需要支持。他们可能正在经历PTSD,恐惧,难以入睡和注意力不集中等问题。让他们知道你想并且会继续支持他们。例如,如果他们还没有找心理健康咨询师,并且已经表示出了兴趣,但又太精疲力尽而无法研究它,那么也许你可以帮助他们做一些功课。
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相信他们。相信他们的故事,相信他们愈合的能力。总之,相信他们。
另外,照顾好你自己。在急于聆听ta的故事,成为ta的坚石时,你可能会被激发来重温自己过去的创伤,成为看守者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不要忽视自己。与你的 support system 联系,花些时间为自己。请记住,如果你的精力耗尽,你将无法给予其他任何人。

由于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人对侵犯的反应都会不同。所以想到了几个关于如何帮助在许多不同情况下可以做出的反应:
Q1: 我的朋友不想谈论这个怎么办?
A1:不要对此做出太多反应。不要试图强迫他们谈论它,如果他们不想谈论它,那也没关系。我强烈建议人们不要试图迫使某人谈论实际事件,因为它可能使该人再次受伤,他们可能没有准备好谈论它,他们可能只是希望过正常人的生活,每天谈论正常情况事情,这就是你应该做的,由他们的方式来主导。

Q2: 如何帮助那些似乎没有认真在意这件事的朋友?
A2: 有人没有受到侵害的影响的原因有很多。他们可能反应迟缓,或者与发生的事情脱节,这是很正常的。几个月之后,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件事可能会开始对他们产生更大的影响。所以作为朋友,你需要让他们知道你在那里,如果他们需要谈论这件事,向他们提供有关你可以给出的支持。
不要让你的朋友知道你认为他们没有认真对待它。对方可能开始第二次猜测自己:「这是我的错吗?」「为什么我不认为这是强奸呢?」「 也许这是因为我有错在先?」这就是为什么不要将你的观点告诉对方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因为这是非常私密的事情,他们可能还没有准备好承认发生了什么。

Q3: 如何帮助受到侵害后自残的朋友?
A3: 保护他人是我们所有人的职责。因此,如果你认为你的朋友有立即自杀的严重危险,则需要告诉某人(可以是 ta 的 support system)。如果你的朋友说他们想自杀,那么局势将会非常严峻,请确保你知道应该寻求哪些人的帮助。
在其他情况下,若认为自杀不是直接的风险,也可以联系当地性侵犯中心,以获取有关如何帮助你的朋友的指导。未经 ta 的同意,不要透露具体信息,还应让你的朋友知道你在做这件事,并且告诉他们,他们可以使用这个资源。

Q4: 如何帮助自责的朋友?
A4:(前半段是想说给女性受害者的)
作为女性,我们不得不质疑我们应该如何行事,应该如何行事,应该穿什么,应该做什么,但是要记住的重要一点是,当受到指责时,这与你的朋友无关,而是关于犯罪者。他们是罪犯,而你的朋友是受害者。重申这不是他们的错,并继续这样说,因为他们正在处理他们头脑中的问题,以及处理社会对他们和整个受害者的指责。他们会意识到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

Pinned post

越长大越发现,人类真的不会道歉。虽然这个现象的出现很多原因,但是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认为道歉等于承认和迎接耻辱。而会本能地做出这样联系的人,大概自己会认为自己的ego很小吧。

我们文化的负面也通过道歉这件事展现出来,文化里很多都是关于骄傲,名声,声望等等的珍惜和认可。我个人有这方面的体验,因为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一个真正的道歉。

我认为如何正确地道歉的步骤大概如下。
第一步就是承认并且追究自己的错误。比如说,“对不起,我做了….。” 不可取的道歉一般是这样的“你误解我了。”或者“我不是故意做….的。”
第二步是承认自己的愧疚。这个世界上有太多1人仅仅因为做错事被人揭穿,或者他们觉得自己有压力去道歉。所以承认自己的愧疚才是真正想道歉的人才会有的情感。
第三步是列出做错的具体事例。比如说“我具体做错了….这几件事。” 列出这些错误的具体事例真的很重要,因为这让接受道歉的人了解到他们的情绪和反应被听到,被理解。
第四步是说出行为的影响和后果。 我觉得包括我在内很多人在做错事后的第一反应都是:那不是我的目的,我不会做任何对你不好的事情。但是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我的“目的”在这个场景下真正重要吗?不论如何,我对对方的伤害是真的,不会因为我的“目的”而改变;对方感受到的情感也是真的。这个场景下“后果”永远比“目的”要更重要。
第五步是请不要责任转移。比如说“如果你被被冒犯,那对不起。” ,“对不起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或者“对不起,你太敏感了。” 这些根本不是道歉,这是边缘gaslighting,这是在推卸责任。
第六步是提出弥补方案,我能做什么去缓解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在未来应该注意些什么,我要做什么才能得到原谅,等等。

在道歉中,我认为我不能容忍为自己辩护,或者可以说是给自己找理由开脱,因为辩护的同时其实就是在表达“对方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他/她应得的。” 另一个我认为不能容忍的就是,在道歉的过程中突然提起自己被这样伤害的相同经历,似乎过错可以负负得正。这样的谈话当然是可以有的,但是应该留到彼此给足了空间,诚挚道歉之后。当一个人诉说出“我被你伤害了。”的时候,应该仔细想想这是需要多大的能量,这是需要多么无法忽略的事情迫使他/她选择说出来。

感觉我完全没有阐述清楚我想说的几个点,但是接下来我想说我认为一个道歉*不应该*是什么样的。
“对不起,你有这样的感觉。” ; ”对不起,如果你感到冒犯了。“ ; ”对不起,你误解我了。“ ; “对不起,但是那你上次也做了….。”

最重要的一点: 真正的道歉是主动改变自己的行为!道歉之后再犯同样的错误不是失误,那是一个主动做出的选择。就算一个人的道歉符合了上述说的每一个步骤,但是道歉完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行为,那道歉的目的仅仅是情感操纵。道歉的时候,也应该代表一个人愿意给予一个自己伤害的人时间和空间去康复,有些耐心。康复的过程需要时间,同时,他人也不必须要接受道歉和选择原谅。

道歉也是为了有过错的那个人。我经常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回想之前我伤害过别人的瞬间,不论是时隔多久我都愿意花时间去向他/她道歉,不论是为了道歉还是为了我自己。因为我在伤害他人的同时,自己也承受着那一份记忆的重量。所以如果正在读这篇嘟文的你回想起了记忆中自己感到内疚或者可耻的事情,就算对方没有提及这件事,主动去提起。因为这样的回忆堆压在心里的时候,负能量也在影响着你伤害着你。

最后一点,如果你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道歉,不要憋在心里。借助这个去思考这段感情是否健康,不论是友情,亲情,爱情,还是其他的情。如果这样的人让你在自己的世界中感到沮丧,没有办法有一个健康的关系,那就切断它。因为选择留下怎样的能量和气场,跟选择允许怎样的能量和气场进入自己的世界一样重要。

最近去了一趟朋友家,在海边。每天在海滩上散步和听音乐感觉心情好了很多。

我发现我真的好容易hyperfixate在一些很小很小的事情上,包括我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还在在乎male validation,我需要各种各样的validation,有时候明明完全不被一个人吸引,但是还是会做任何事情去得到ta的任何,不管是sexually还是别的方面。和朋友分析了一下我hyperfixate的原因,更多是为了让我避免being me,就是把全部的精力投射到一件事或者一个人上,这样我就可以暂时不去想我自己的烦恼和困难。想了一些可能可以用到的办法去缓解这件事情,其中包括:明确自己的fixation目标;并且试图去了解自己的thought process和一些固定的行为;每天允许自己去想这件事或者这个人,但是必须在固定的时间内;用cbt和dbt skills来缓解压力。

昨天想了一晚上- 我这是怎么了?我身边的朋友都觉得我和intern的事情只是一个one time thing所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让我不要责怪自己了。但是我不敢承认的事情是:这个经历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我太久没有有intimacy的感觉了,这个经历完完全全让我又开始crave intimacy了,所以我现在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同意了这件事的发生,虽然我经过思考之后觉得这件事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但是对方突然又觉得这件事非常unethical并且希望我们可以停止。但是我又很渴望这种intimacy了。所以现在我就在陷入渴望intimacy- 怀疑自己的道德的循环中。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I slept with my therapist’s intern…

每次吃完trazodone(i only take it before bed so that i can sleep well)我早上起来就会感觉平衡能力极差而且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不知道有没有象友有这样的反应?

有一点想记录一下自己之前在医院的经历以及全过程,但是感觉想到要去回忆这段经历我就有点心情不好,所以还是等recovery更进一步了之后再说吧。

这两天真的要疯了,不停的在想死和被放出来后的overload之间切换,我现在已经想继续死了。

Luna boosted

tw:suicide 

fml,又想自杀。

我觉得快疯了,今天被别人莫名其妙问候并向我说「欢迎回来」。然后我就问了一句我的朋友「为什么xxx知道我住院了?」因为我只告诉了两个人我住院了,然后其中一个人完全不认识那个人,所以用了简单排除就知道一定是另一个人说的,然后我就去问了ta一下这个情况,结果ta气冲冲给我打了一通电话说「去看你不是我的义务,你一出来就一直在指责我。你又没说不能跟别人说。etc」我真的觉得我很寒心而且很委屈,并且我开始犹豫要不要跟ta继续当朋友了。

我正在question我的decisions,刚花了way too much money on retail therapy,但是我现在有些犹豫要不要后悔然后cancel my orders。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