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情过去之后往往会出现大规模的文艺复兴,希望那时候我能在一个美丽的国度拥抱那一天

我:我被电了,胳膊上肿了一块,有几缕头发还被电糊了,好可怕啊!!
​我的朋友:我趣,咋处理,士兵突击教了吗? ​​
我的朋友:不要死掉啊!

我疯了,别管我了,实在不行你们让段奕宏报警吧

nobody:为什么你到处叫老婆啊
我:感觉叫老公有点违和,就像你不能管自己爱吃的东西叫屎即使你知道他确实是伪装成巧克力的屎,但人总要欺骗自己一下。。。
nobody:不是,我的重点在“到处”
我:哦,因为所有我喜欢的男的生来就是被我草的命,所有,everyone

想找机会操一下段奕宏,然后和朋友“去把牢底坐穿——”

没关系,还在对这个世界有所期待,很厉害了

@summmmer 你好!忍不住又拿出我之前写的https://shimo.im/docs/kHPqdxJHwqTgYpJp/ 《C盘清理技巧》,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总感觉简中人的情感非常匮乏,仿佛除了父母与子代的爱以外,其他的感情都是爱情。
所以表达对某人的欣赏时,就只会“我老婆!”“我直接嗨老公”,同性则是“我要弯了!”。
亲密朋友之间的感情也非常容易“嗑到了”,或者和恋人做对比“有这样的朋友还要什么对象”。
很多同性之间惺惺相惜或者仰慕的感情也被简单地“恋爱化”,比如腐文化是简中最甚,赠汪伦孟浩然这种互相赠诗都被有些人形容成爱情。
因此异性之间保持距离是非常谨慎的(因为我不知道同性恋会不会也这么敏感),所以连拧个瓶盖打个游戏也都是过分的举动,更别提与前任保持联系或互相帮忙了,甚至不联系但存有相关的物件都被看作是背德的。
这种“情感洁癖”说白了就是要求人不做人,“好的前任像死了一样”不能存在,对自身的过往也不能怀念,任何其他形式的善意和关照也都是目的不纯。
所以说中国非常缺乏爱的教育,也缺爱的表达,简中人的思维也很简单,仿佛任何人都应该是伟光正的,感情都应该是直白磊落的,最伟大崇高的感情都应该是爱国的。
真的很没意思。

翻来覆去地想:她被心里那点在此地显得尤为可笑又可悲的正义毁了,她履历上写着的罪名在用人公司眼里不会是功勋章, ​​​她做的一切也都将会被遗忘,群体性记忆的强大之处就在于能把个人记忆挤压到边角没有一句话可说,然后她再也不是仗义的英雄而是寻衅滋事的罪犯,离不开这里只能留在这个给她安了这么个罪的地方。在这种时候怎么让人不害怕?一辈子出不去了,要老死在这里了,在这样的威胁下勇敢者也为了离开这里而隐忍了。我的正义和我后半辈子的人生离开这里哪个更重要?又想起那个悖论了,离开这里的人永远没有在这里的人对此地发生的事情更有发言权,但不离开你的嘴就是摆设。想做个自由的能说话的有人权的人怎么这么难呢?不想背井离乡就一定要被这样对待吗?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