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再预先作出反应啦,我只想在死时意识到要死了。

想记录下这个在育音堂大声表白、我被满足了虚荣心才答应在一起、只谈过一天、被我没道理地分手、没有发生过肉体关系的前任,描述我的话。这能满足我的虚荣心。他说:谈一天也算前女友,毕竟喜欢过,动过心的;到现在忘不了第一天遇到你的样子,跑得很快,然后坐在我身边——这妞真他妈好看。他是天津人,说话挺有意思的,长得有点儿黑,个子很高,以前挺瘦的,不知道现在吃胖了点儿没有,有没有跟风健身,练出肌肉。他这些年一直都在嘉善,昨天还来过我们镇上。也许我可以跟他谈一谈恋爱。但是他头像上有国旗,这让我感觉很糟糕。我知道他是党员,一直都是,好像是很好的大学毕业的,创业期间也一直被扶持。我应该是在上股交以岗代训的阶段认识他的,他是我的客户。不知道。要是常常一起玩儿的话,可以大力批判他,解闷儿。反正这人看起来挺没心没肺的,皮实得不得了,应该受得了这个。

继续看《红楼梦》啦。想象自己在爱人怀里,是个毛茸茸的小狗狗。这都多少天了,贾宝玉居然还在太虚幻境。朋友周五推荐了电影《哀歌》,每天都打算躺下了就看,一直没看成。昨晚已经点开了,点开了以后就暂停了,去看其他东西了。也许明晚,明晚会看。我想彻底脱离时代,只是好好生活。被搅碎时被搅碎。

我爸妈在我面前实际上(而不只是表现出来的样子),都是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我爸是用语言上的甜蜜,无端的过高的承诺来表达这种不安。我妈则是用排斥。其实都一样,都可怜得很,都无法引发我的情绪反应。

我爸可能看到了我半夜发的后来又删掉的朋友圈,在一条没删掉的面条照片下评论说:无论怎样,爸爸永远爱你!很想回复说“不用了”,又懒得多添麻烦。是懒得多添麻烦,不是嫌这样的自己太过冷漠。是知道他承受不了,不是觉得这话不应该说。也是他心里有数,几乎没有表现过“我可是你爹”这样的心安理得。

我明明只有四条微博,却显示有八条。发完这条以后,会显示有九条,然而实际上是五条。我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这让我痛苦。即使我把微博全部删掉也没办法清零。

想做一条笨拙的狗,尝试用人的语言描述自己的生活,将每个细节都放大亿万倍,从生看到死,都找不出规律。

好向往干净啊,全新的生,没有遗物的死。我最近都在与这种向往作斗争。有时甚至会主动往自己身上抹点儿泥巴,这是一种暴露疗法。把微信二维码发出来添加任何人,发收款码接受任何理由而给予我的钱,都是。

清空完以后,觉得心能静下来了。像往常那样生活。计算自己目前的财产:9803.42元。不想发收款码,它在我的页面上,会丑陋得像一道伤疤。我没觉得这件事不道德,被打赏是很正常的,我很潇洒。我只是从审美的角度上觉得它丑陋。但我又没可能开启赞赏功能。因为赞赏是打入钱包的,我的钱包绑定不了支付宝,我的支付宝已经绑定过五个帐号,我也不知道是哪五个,试过给炸掉的号解绑,解绑不了。因此不能提现。之前有个号,有人给我发了两百元红包,我不知道点开就会领取。我不小心点开了。钱是取不出来的。那个号炸了,大概也不再能登录上。我甚至不记得那是哪个号了。连讲述这些也会让我觉得丑陋。

清空自己写的,能被人们看到的东西,是自杀最廉价的平替。这种平替的疗效过于不显著,以至于我每天都要来一次,或者好几次。请原谅我,如果给你转发了或点赞了我的内容的主页增添了一道伤疤,那是我为了让自己舒服点,能允许自己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最大的伤害了。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