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你是可以在墙内被审查和过滤的平台看到许多正常人的评论和观点,这时候我会觉得网络真是个好东西至少让你我不孤独。

但是在现实中我们通常无法知道自己身边的同事、同学、朋友和家人的观点是否一致,对我来说我不会和现实中的人讨论我心中的想法,如果说我和现实中的人表达了我的想法那么“试错”的代价是很高的。
同样又何止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在这个国家许多事是无法和周围的人讨论和提及的,讨论了以后通常会引起三观的碰撞。我想我在现实中是寂寞的。

我和朋友聊天,说到挺乌反俄的信息可以在领英等实名平台上公开发表并且得到很多转发和赞同,而有关新疆的信息则几乎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很多人都知道,心里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没有人愿意公开说什么。我说这就是中国恐怖统治扩散全球的表现,你一个普通人,就算不在中国,就算不是中国籍,也会害怕中共及其网军对你和你所属组织进行的打击和报复

结局还不够惊险,也不够弘扬正气,建议改为:雇佣兵来自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关键时刻拿出猴痘+奥密克戎+不明原因肺炎混合种终极病毒准备传播,冷锋以肉身给他划出了一个封控区,让雇佣兵陷入静默。雇佣兵说,这太不科学了。冷锋说:这里是中国,大是大非面前不讲科学。全剧终。

哎我操了 在这个国家精神正常真的痛苦,如果我这辈子无法逃离这里那我平时多做点好事下辈子投胎到个拿人当人看的正常国家。

每当谈起新疆、西藏为何绝不能分裂出去,总会有声音说“因为那里矿藏丰富,而且那里有我们长江黄河的源头,如果源头被掐断……(然后发言者还会兴冲冲地说所以印度一直怕我们给它把恒河源头断了)”。

除了流氓思维外,这个想法似乎很“现代”?就是它让我想起我们现代人很向往的那种 强大的、独立的、不与任何外部环境妥协的生存状态。多爽啊,“天朝无所不有,原不籍外夷以通有无”。

阿伦特笔下的“部族的民族主义”——“它自己的民族是受‘敌意的世界’(a world of enemies)所包围,相信自己的民族能够以一己之力抵抗整体”——俨然就是习正在打造的中国(也挺像非要乌克兰作为它战略缓冲的俄罗斯)。

阿伦特在这句话后紧跟了一句:“它宣称自己的民族是独特唯的,是其它民族所无法相较量的,缘此理论,它否定人类的共同性,在它摧毁人性之前,它已经否决人同出一源的可能性。”结果就在打这段话前,一条新闻进来——“习近平连线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强调人权不能照搬别国模式”。

孤独的、自以为是的“受害者”总是需要长大——认识到自己必须与他人依靠、联系,ta长大时就该放弃那愚蠢的执念。“中国”——emmm到那时该怎么称呼它——也一定会有那么一天。

求助:大龄重读欧洲本科+就业,数学 经济学 建筑学 哪个就业上对大龄友好啊?求大佬解答,非常感谢🙏!怎么感觉最近上网的人变少了,知乎豆瓣都很少人……#万能的长毛象# @runrunrun @help @board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