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个人挣不到钱,是一个国家最无耻的处罚手段

春夏是我没怎么关注的一位女演员。对她的了解大概仅限于几年前,朋友向我安利「踏雪寻梅」,说她作为女主角演的不错。但这部电影我一直没来的及看。

刚刚得知,她由于在11月时声援白纸运动,微博言论被翻出来,遭到秋后算账,今后演艺事业会就此止步,恐怕未来无法再出演更多角色了。

我去翻了翻她的豆瓣影人资料,92年12月的女生,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我也看了那些所谓的「支持言论」。老实讲,我觉得她表达的都是一个心地善良且正直的普通人想表达的观点,若换做是非明星账号发出来,可能就是禁言、销号,最多网警叫过去喝次茶,接受个训诫,写悔过书也就到头了。

作为前影视行业从业者,我深知「遭到封杀」的严重性,对于一个演员,是比训诫、罚款、行政处罚、坐牢、甚至遣送出境更加严重的结果。

影视制作公司、艺人经纪团队、院线上下游、视频/影视平台,统统会进入黑名单。作为演员,无法演戏,不会在影视行业里留下任何姓名,甚至,连转行做一个网红的机会也没有。

不让你说话的结果,是让你没有谋生、没有挣钱的机会。

让一个人挣不到钱,是一个国家最无耻的处罚手段

twitter.com/whyyoutouzhele/sta

辱骂流浪地球2 没有剧透 只有辱骂 

看完《流浪地球2》,欢声笑语的进去手脚发麻的出来。这部号称“中国科幻电影里程碑”的《流2》用这么久的时间就给我们讲了一个怎样的世界呢?一个只有上流社会的、中共高层的世界,我们这样的人毫无存在的意义。既进不了地下城也没办法活在数字世界更挨不到新家园,不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在这个电影里意义何在,可能就是镜头一晃而过的“祈福状等待天降中国大英雄”的沉默的大多数吧?

我们没有选择,“大人物”周老师、马所长说了不允许开发数字世界因为“现实就是现实”,人工智能那就是假的,有假的世界谁还愿意活在现实世界呢?不利于我们的“流浪地球”计划——因为我们的文明要延续;我们没有选择,必须团结、必须服从组织安排、必须过没有既没有互联网、电力甚至娱乐活动,又没有太阳、月球、潮汐和新鲜空气的日子,最可怕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一切有没有用,这个疯狂的“流浪地球”计划真的能实现吗?且不说两千五百年之内地球能不能顺利保存,就说“我”活的这几十年里“我”有必要为了地球和人类后代做出巨大的牺牲吗?“我”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吗?“我”就等着能不能抽签然后中共高层集体美滋滋活在最上层然后“我”惨兮兮的死在地面上吗?

朋友们,看到这里我想大家和我一样发现这不是“流浪地球”,这是对中国新冠三年封控的隐喻:为了集体牺牲个人;为了国家的“铁腕政策”人民百姓就活该封到死饿到死;美国的主张都是错的咱中国人才是对的;咱中国政府用封控保住了中国人,别的国家放开结果人死光光;中国才是人类文明的希望之光;中国应该领导世界;中国由一位七十岁高龄的老人掌握政权;但是咱中国就是最牛的!此生无悔入华夏来生还入种花家!但是,你买不到的药公务员可以买到,就像你抽签去不了地下城,咱剧里主人公们个个可以去一样。至于这满屏的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尴尬而并不搞笑的笑话,都是我国政治样板戏的惯用手段。这样的电影饱受赞美,我只能说:

我和moss的想法一样:人类文明发展的唯一途径就是:毁灭人类!

个人真的很讨厌在常规影视剧看到强奸轮奸女人的剧情。
就说之前大火的电视剧香蜜让女反派被两个野人拖进山洞,据说原著是让她被轮奸后吃掉。还有楚乔传让公主被士兵轮奸。
只有最怀着不可告人的恶心的窥伺的心思,才能把轮奸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写入剧情中。看到这种剧情,只有深深的不适和反感。
看过最写实印象最深的强奸戏是香港cult片《超时空要爱》里的打扮得很漂亮眼睛里都是光和希望的女角色被老板欺骗在车上被强奸,走回家全身都是血。那一幕真的很吓人很恐惧很愤怒。
强奸戏和轮奸戏是一种需要慎之又慎的戏码,滥用只能证明创作团队的低俗恶俗和缺乏创新剧情的编造。
或者反过来说,这么喜欢强奸戏的话,男性角色也要同样安排上,男的也要被强奸被轮奸。如果强奸这么重要的话,男人为什么就不能被强奸被轮奸从而黑化从而宁死不屈呢。凭什么男观众在看到电视的时候不能突然被惊吓被恐惧到呢。

中国科幻电影面临的最大障碍,就是几千几万年以后还有没有党的领导?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看科幻电影发现几千年后还是那帮人在领导,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绝望的呢?所以中国科幻一般也很聪明地,把时间背景放在不远的将来,也算是给大家留一点念想了。中国科幻也不敢去拍什么后末日题材。文明崩溃,世界人口减少到一半就可以没有党的领导了么?即便是最后地球上只剩下三个人,也是可以成立党支部的。

蒙古和內蒙古最近是不是有發生什麼敏感事件?前幾天在高速公路上被查了一次身份證,查之前我嘀咕了一句「證件不一樣」啥司機趕忙問是不是蒙古的。再後來就是機場,入海關檢查之前聽到制服人員與一位旅客的對話「內蒙古是屬於中國的」,對方證件可能有些麻煩,不知是蒙古還是內蒙古。

怎么不是呢?

我外婆身体好的时候,每年吃团年饭都是她来张罗,就是不想给儿女家添麻烦。后来身体不行了就只是大家一起包个饺子,再后来干脆直接取消,大家一起坐一坐聊聊天就行了。

至于我奶奶……她的几个孩子说可以每年轮流办,她说:“不行!我有儿子!为什么不去儿子家!”她只有一个儿子,就是我爸爸。而她绝对知道“去儿子家”意味着几乎所有的任务都是由我妈负责的。
连着办了几年,知道我妈要提前一个月准备一顿年夜饭之后,其他家人商量说要不然出去吃吧。我奶奶:“不!我有儿子为什么要出去吃那些不干净的!”
于是每年过年就可以看到我妈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最后到大家开吃的时候她已经累到没有食欲的程度。

成年之后我只有很少的几次在家过年,每次都用言行抗议这样的安排,尤其怨恨我爸不在他家人面前护着我妈。其实我也知道,我爸没有甩手什么都不干,但是比起我妈的辛苦,他做的太微不足道了。我也知道即使我奶奶现在口口声声说“我唯一的儿子”,她对我爸从来就没有偏爱,甚至连基本的关心都算不上。

每次吃完年夜饭,我会负责洗碗,每次碗盘都多到我会洗到最后腰疼得站不住。而我只是洗碗啊,我妈必须要把这每一个碗盘填满。

不在家之后每年我都劝我妈不要再做了,她也不想再做了。然而每年都敌不过我奶奶的道德绑架。
哦对了实际上我奶奶是信佛的,一大桌子菜中的绝大多数都与她无关,然而她必须要坐在那里,监督着全家人对我妈的剥削。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