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淹死在奶和蜜当中是不是人类最好的死法 :blobcatboo:

手上被自己撕掉一块皮,从两个小时前不断有透明的组织液渗透出来。我还挺喜欢把这块伤口贴在嘴唇上的感觉,好像我的身体里有一眼泉一样

想起楼下夜宵的牛肉饼,有点芝士和洋葱,香嫩多汁,这个点馋得死去活来

虽然困但是怎么也不肯睡,真是没救了,活该黑眼圈

明天想吃苹果雪葩,好,睡了!

听到歌单里随机播放又听得太熟的歌:我为什么在咀嚼橡胶

这个点远处传来的车辆声听起来空回又低沉,像深海鲸鸣

以前很不喜欢鲁迅,觉得他是喉舌。
后来发现他是世上最清醒和游离的文人之一,有那种感觉是因为宣传。宣传里的解读不是他。

大概是因为知道象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话,甚至连其他平台自我阉割的意识都放开了很多,重新感觉到语言是鲜活的了

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人认为上网冲浪被迫显示ID后担忧不安全的人是自己保护做得不到位/心里有鬼,这问题的最核心的核心哪里在于信息泄露,是可以不经由你同意直接把隐私披露出来啊?今天省份明天城市后天就是门牌号,隐私权被侵犯还帮人数钱,蠢到家了真是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