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能让我的精神病痊愈(perhaps

想玩异域镇魂曲但感觉自己受不了那么古早的画面

我对金庸没什么兴趣,奈何其作为两岸三地群体生活指南,很多时候不得不读——非常有助于了解华人社会到底在怎样的道德规则下运转的。
​比如最近读鹿鼎记,活脱脱经典而普遍的上至煮肘下至董志民的生活哲学:性骚扰女的,她就会愿意做我老婆→如果她不愿意,那就强奸她,她就会愿意做我老婆→还不愿意,就让她怀孕生娃,她就会愿意做我老婆。再美再傲的女的,一套三板斧下去也不得不服。
尤其最典的就是俄罗斯公主对韦小宝的东亚小几把念念不忘,韦小宝还能反过来嫌弃她身上毛太多摸起来不够爽,和当下国男对俄女乌克兰女的YY一脉相承了真是。
非常好笑的逻辑,可惜我是女的,我笑不出来。

反正对我来说黑袍纠察队真的是一坨。。。

只能get到诗歌提供大量破碎意象和符号的同时陈列提供的那种天马行空的想象感和自由感

其他关于诗的东西一窍不通

一不注意猫把我奶茶喝了 我还不能打它因为它没喝完我打了它它不喝了我也不能喝就浪费了(

看到小红书上吐槽上迪无障碍措施的贴子,评论区还有很多人说“就是因为很多人假冒残疾人所以才这样的”,所以就是因为有人假冒残疾人就可以一棒子打死,不设立任何无障碍措施是吗?而且你怎么知道别人是真残疾还是假残疾呢,你是对方的医生吗?就算看见有人从轮椅上站起来走路,不代表那个人并不是在承受疼痛,很多disability本来就是无形的。残疾人出门在外还得一直自证,不出门吧网友又觉得“我平时上街都看不到残疾人啊,我们国家残疾人哪有那么多,都是装的” :fuego:

在b站刷到一個學建築的女孩的視頻,看哭了。她說因為自己沒住過正常的房子,家裡在城市開個小店勉強維生,一家人就住在店鋪店樓上,她畫的房子設計都很醜,老師給的分也很低。
akira太感同身受了。
akira剛開始做全職的網文作家時寫過校園瑪麗蘇小說,然後就被很多人吐槽一看作者就沒過過什麼有錢人的生活。akira那時基本不和讀者交流的,大家說這種話akira也只能一笑置之,就是沒做過有錢人啊,幻想和實際有差距太正常了,瑪麗蘇小說本身就是一種fiction。
後來akira不是那麼窮了,到了日本之後,因為一些契機喜歡上音樂和藝術,也沒少被嘲笑過品味不佳。但是那又怎麼樣呢,我的人生大半都是在垃圾堆度過的,大眾向的藝術對我來說已經很美味了,我不是不能學習和欣賞所謂更加「高級」「前沿」的,但是藝術sense恐怕是刻進我基因的東西,我就是那種所謂的「下沈市場」。
我倒要問問為什麼我從小沒有資格和條件獲得和這些罵我的人一樣的學習音樂和藝術的機會。
我都沒有因為藝術世界對我不公平而放棄藝術,你們又有什麼資格來阻礙我學習和創作。

这个蒙古奶茶咸味版本很像做胃镜之前喝的那个催吐饮料……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