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sychosis 思觉失调

宣传片:
youtu.be/qBYUpM1-BSI

游戏下载:
cloud.maylie.org/s/5qBYT9eEHGA

设计源文件:
figma.com/community/file/11043

- 我设计的一款开源、打印即玩的社交推理桌游。

- 类似于狼人杀和阿瓦隆。支持 1~9 人游玩,而且人越多越难。

- 此游戏设计初衷是想让更多人体验到思觉失调症患者的无助和痛苦(但实际上还不及万分之一)。同时想传达一种想法——如果你有朋友是疾病患者,要尽量陪伴和帮助他。

- 这款桌游是四天前开始设计的,激发灵感的是一个「限制只能用 A4 纸能装得下的 9 张卡设计一款桌游」的比赛。相关可以看这条嘟:
alive.bar/@maylie/108231788338

- 期待大家的反馈和批评。

Pinned post

女权主义有很多分支。

比如有「自由女权主义」「激进女权主义」「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文化女权主义」……

虽然这几种分支之间也都存在观点冲突,但是也有很多一致的观点。

我们对于这么多存在分支,应该抱有的看法(我认为比较可取的)是:

1. 承认他们每一个的存在,不应该把其中一个从女权主义的范畴去除。

2. 当别人抨击其中一个分支时,要明确告知对方他反对的只是女权主义的其中一个分支,他不应该因为一个分支而反对全部女权主义。

3. 我们应该拥抱更为准确的定义,而不是模糊定义。当其中一个分支内的观点再次出现冲突,可以把它分成更细的两个新分支。

Pinned post

做好了!欢迎大家使用!

点进去 Duplicate 就可以用了。写了一个详细的填写指南,我顺便自己也填了一个当作例子。

模板链接:figma.com/community/file/10899

短链接:figma.fun/LAwVCX

Show thread

忘说了,除了打开健康模式,还得在通知里面把除了回复外的通知全关了。这一套弄下来可以获得真正的平静。

Show thread

自从打开了长毛象一个第三方客户端 Tusky 的「健康模式」后,对社交网络已经没什么依赖性了。上长毛象的多巴胺分泌已经非常低,甚至多数时候都懒得点开。

打开后,我看不到自己发的嘟文有没有被点赞,也看不到有没有被转发。同样别人的每条嘟文我也看不到点赞数和转发数。另外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每个人有多少关注者也是看不见的。

真的特别健康,从源头上根除社交网络一开始的设计失败——点赞、转发、关注数字。

主要好处:发任何东西后,再也不会过度审视自己的内容了。以前发完没互动多多少少会焦虑,怕自己发的东西不够好、怕自己说错什么得罪别人,会出现「要不然为什么没人互动?」的自我拷问。现在发完就走人,获得了一种彻彻底底的解脱感。

额外好处:每条嘟文都是平等的,我在读内容前不会被互动数字暗示,我可以以自己的判断标准去感受(此前我看到互动数高的内容会先入为主带一点好感)。

建议所有客户端都跟进这个功能,长毛象网页端也有就更好了。

梅莱 boosted

女性对抗者不是在对抗一个两个有权势的人。她们也同时在对抗植入无数普通人心中盘根错节的父权制思想,一套淹没和消解了无数人哭声的“男的如何女的如何”。我不会对她们抗争的任何结果进行责怪或者表示遗憾。为了把这个诅咒一样的东西清理出世界,每一步都有意义。

梅莱 boosted

我会特别留意那些让我感到不舒服的话,然后追问自己那些话为什么会让我不舒服。

比如“放下助人情结”这句。

一般别人会使用它的场景是:没人在求助,但其他人觉得那个人需要帮助,于是给出建议——注意,不是给钱、不是给资源、也不是给情感支持,而是给建议——但那个人不接受的时候,这群人就会互相安慰说“放下助人情结”。

这不是很荒唐吗?

梅莱 boosted

如果妳老觉得自己嘴笨不会吵架不会怼人:

1. 首先看看自己有没有做好得罪或者伤害人的心理准备
经常看到有女性朋友问“怎么样不伤和气地反击”——我觉得不存在这种东西。
如果对方真的有善意和尊重,妳大概率是有机会和办法和ta消除误会的。如果需要妳反击,肯定是你感受到了故意的不友善。
对方对你故意,就是完全不在意妳会不会不和气,妳如果顾虑,还想要不伤和气,那只能束手束脚认栽。
不是说一定得寸土必争,成年人的世界多少也会有不得不忍受的场合。但如果妳决定反击,请一定要明白,不可能不伤和气,就是会得罪人,伤害人。
另外,对于因为觉得自己比妳优越所以不需要尊重妳的人,妳任何的反击都会“伤和气”,人家打你打着玩,你惨叫分贝数不够都是得罪ta。
尽可能放弃侥幸心理,也别被北风和太阳这种寓言故事骗到了,这个故事是说,当妳可以打服或说服对方的时候,选择说服效果可能更好。不适用于妳打不过人家甚至说都说不过的时候,犹豫那我说了狠话对方万一不高兴怎么办。
如果妳要反击,就要心理上做好准备,得罪人、伤害人、看起来凶蛮、姿态难看、破坏气氛、破坏关系、甚至必要的时候承担更大的损失。
有了这个觉悟,再来考虑反击吧。不然真的很难有效的。要么说不出口,要么说出没什么用的话,反而更生气自己了。
很多时候这不是技术上的问题,首先是心理准备。

为什么说转化敌人是最好的方式?因为女权主义和父权制的战争除了权利和制度上的斗争外,其实就是思想战。

思想本来就是后天形成的,没有写在基因里面。所以可以这么去想,把一个人从 A 思想变成 B 思想并不会要了他的命。而且人一生就是会不断的切换思想的。

只要一个人不是特别自大,我们用从某种角度说服他之后,他就会逐渐接受新的思想。现实中不存在思想钢印,说服不了的人除了既得利益者,很大可能性就是说得不够好,或者时间点不对。

Show thread

alive.bar/@lengwan89/109081272

这嘟文骂得挺好的。引号里面两种观点我都很反对。

「女性要互相袒护,不要割席」本质上还是拿性别说事。女权主义作为一种思想,它的对立面也是一种思想——父权制。任何人支持父权都是女权主义者的敌人,即使这个人性别为女,甚至这个人是所谓性少数群体。

当然这里还要加一点:女权主义者对付敌人的方式,最好不是一个劲攻击和谩骂对方,而是告诉对方父权制有多害人、多腐朽。将对方转化成友军,也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即使这个人性别为男。

大多数女性的女权主义者一开始都是这么被转化的,很多人从小没得选,一直被单一思想洗脑。不告诉他一个新的观点就攻击他是略残忍的,有点像去骂一个从来没学过怎么挣钱的人活该穷。

「……花钱找骑」就更滑稽了。父权制就是通过把女性定义成性行为的客体,然后再用这种主体身份让男性爽。这种做爱就是女性「被……」的思维模式,根源上还是把女性当作性的客体,只要做爱就是女性吃亏、在付出。在这种思维下,还要给男人一笔钱,那岂不是亏两次。

(如果理解不了什么是客体,可以想象一下,本来两个人一起去逛街,但是男性被定义成陪女性去逛街的,这时候女性成为了逛街活动的主体。去哪逛、怎么逛、逛多久全是女性说了算,男性在逛街的活动中乐趣就会被无限降低。)

(本条尝试一个新的引用方式,截图加附链接。)

梅莱 boosted

世界上没有“女性主义”,只有“女权主义”。

女性主义是简中官方对feminism一词的创新翻译,弱化了feminism的核心——权,而将其简单地归咎到sexual而非gender上去。

就像把封城叫静默一样,把女权叫女性主义。官方发布的文章、书籍翻译也都选择了“女性”一词。

不要自称女性主义者。

梅莱 boosted

他讲“人们为什么会因为黑人小美人鱼而生气(跳脚)”那一集很有意思,揭露了一个本质:其实很多经典作品都有不同少数族裔的多种版本同人演绎甚至官方演绎,但是人们从来!!!都!!!看!!!不!!!见!!!习惯性无视所有少数的版本以至于某日被推上流行的风口和官方的舞台时使人们跳脚
还是那句话:因为你日常无视所有的隐形的、少数的、边缘的,把所有你常见的当做了正确,因此你才会觉得那么的“颠覆认知”才会感到那么的“错误”

Show thread
梅莱 boosted

最近又有人提起 female gaze into male gaze,像《天下乌鸦》以超然的女性视觉凝视酒局中的男性。但传到简中果然又变味了,甚至有人把“女性应该像旁观者般凝视回去”,等同淡化甚至否定女性的受害者角色,比如无视性产业中的压迫,坚持妓女是主导者,才算夺回叙事权。这种自欺欺人的角度就懒得反驳了,但我在想,假如真的要用female gaze审视性产业的权力压迫,该用什么视觉?

想起铃木凉美。作为曾经的陪酒女和AV女优,她把此段写成学术论文, 获得东京大学硕士学位。在今年与上野千鹤子合著的《始于极限:女性主义往复书简》里提到这么一段经历:
她高中开始在涩谷原味店卖内衣,那店的玩法是,男顾客隔着单面镜挑女学生,被选中的女生被带到单面镜后的小房间,在“男的看得到我、我却看不到他”的状态下,直接把内衣脱给顾客。男人认定没人看得见自己,开始放心大胆地把内裤套在头上,边闻着边手淫。

赤裸的女性在单面镜后被物化意淫,连凝视者是谁也不配知道--这大概是我见过对“男性凝视”最具象化的演绎,当时的她只感到“尊严和内衣都被扔进沟里”。但多年后,提笔书写的瞬间,她又仿佛从单面镜的一边转到另一边,冷眼旁观自慰中的男人,再也没有恐惧和羞耻感,只剩无比清醒的目光,赫然发现男人多窝囊:躲在镜子后,花光辛苦挣的钱,购买被故意用粉底弄脏的内衣,还以为拾到宝,像狗一样用气味抚慰自己。

一方面还原女性的受害者角色,同时化身居高临下的审视者,用冷峻的学术工具,把曾经物化女性的男性变成一个个不曾拥有姓名的“病态”案例。她甚至以同样抽离的视觉观察“凌辱”类AV作品,把参与的男性的心理扒光,像实验小鼠一样近距离观察,连同自己被烧伤的疤痕,还有被吊在半空差点窒息的经历... 不逃避、不掩饰,同时封印在社会学显微镜下的标本中。

这才是女性叙事的真正力量。

Show older
alive.bar

你好,欢迎使用 alive.bar 社交媒体实例。 alive.bar 仅仅是一个服务器位于美国的网站,它使用了「长毛象(Mastodon)」服务。